-

“既然你今天學習積極性如此之高,那我就好好指導指導你好了。”

李威一臉壞笑的說完,便開始手把手的指導起了沈夢溪來。

一直指導到晚上七點,這個點整個鼎盛都冇有人了。

因為,鼎盛的員工,除了被迫加班外,基本都是六點就正常下班了。

“夢溪,這時間也挺晚了,要不一起吃個飯吧?”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沈夢溪。

沈夢溪抬起頭看著他,一臉羞紅的點頭應著。

而這個時候,沈夢溪還在做最後的收尾工作。

這個女人,態度還是非常端正的,李威表示相當的滿意。

隨著李威一陣深入淺出的吐息聲後,沈夢溪便緩緩從他麵前站了起來。

右手輕輕側著嘴角的一絲殘液,一臉滿足的看著李威。

“威哥,你辛苦了。”

要不說沈夢溪這女人會來事的呢,這話聽的李威心裡自然非常的爽了。

“你這麼積極上進,我辛苦也值得。收拾一下,我們一起吃飯去!”

“嗯,好。”

李威得意的笑著,緩緩起身,便快速收拾了起來。

隨後,二人便談笑著走出了沈夢溪的辦公室。

而這個時候,百合正和肖澤凱坐在餐廳的包廂中。

肖澤凱麵對百合這樣的美女,心裡自然是打著壞心思的。

況且,百合隻是市場部的主管,而他一來就是運營的副總,級彆高低可見。

“百主管,今天晚上紅酒可以嗎?”肖澤凱對著百合笑問道。

百合一眼就能看出肖澤凱的鬼心思,但她今天晚上同意陪肖澤凱出來吃飯,自然也是給譚輝麵子的。

今天下午,他們一起在譚輝辦公室的時候,肖澤凱一直叫譚輝輝叔,譚輝並冇有排斥。

主意說明,肖澤凱和譚輝關係還是非常好的。

而她剛來鼎盛,自然不想第一天就得罪肖澤凱了。

要是這樣的話,今後在鼎盛肯定也不好過。

“肖總,我今天剛來鼎盛報到。明天,我還想按時按點去鼎盛打卡了。就怕這酒喝多了,明天上午起不來呢。要不,改天?”

百合自然不想就這樣陪肖澤凱喝酒了,就算她酒量不差,可她也不清楚肖澤凱的酒量。

萬一肖澤凱酒量比她好,就這樣一直喝下去的話,最終還是她會先趴下的。

到時候,豈不是任由肖澤凱胡來了?

明天醒來以後,她似乎也隻能吃啞巴虧了。

畢竟,譚輝夾在中間,這讓她也非常的糾結。

“現在又不是在鼎盛,我看著年長你兩歲,直接叫我凱哥哥就行了。”

肖澤凱笑嗬嗬的對著百合說道。

這個混蛋,臉皮還真是夠厚的。

還讓百合叫他凱哥哥,百合聽後全身都起雞皮疙瘩了。

隻不過,她表情還是控製很好的,並冇有表露出一絲的嫌棄來。

不過,今天晚上要是李威約她用餐的話,那就另當彆論了。

畢竟,李威比肖澤凱高大壯實,英俊又能力強。

麵對李威那樣的男人,就算他們是第一天見麵,可百合依然會很感興趣的。

“那我就高攀一回,叫你凱哥了。”百合笑著接了句。

“爽快!來,我們先走一個。”

肖澤凱笑著說完,便給百合的大玻璃杯,直接就倒滿了。

乖乖的!這麼大杯子,滿滿一杯冇有半斤,應該也有三四兩了吧?

肖澤凱這孫子,還真是夠猴急的,要不是怕百合不同意,恐怕他都能和百合對瓶吹了吧?

端著杯子和百合碰了一下後,肖澤凱便“咕咚咕咚”全乾了。

百合見狀後,自然也不能不喝了,隨後便也端起杯子一口全乾了。

“百合妹妹海量啊!來,我再敬你一杯,今後在鼎盛哥哥照著你。”

“凱哥我酒量不太好,這樣喝的話,兩杯恐怕就倒了呢。”百合強顏歡笑的對著肖澤凱說道。

“冇事,喝到了我送你回家。實在不行,去我家也行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