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還真是越來越不要臉了啊!”謝婉秋對著李威笑罵道。

可下一秒,李威便對著謝婉秋吻過去了。

“我……我剛吃飽……”謝婉秋嘟囔著說道。

“吃飽喝足,我正好帶著你一起消消食。”

隨後,李威便帶著謝婉秋開始消失了。

謝婉秋的家,應該是李威最熟悉的了。

因為,去年下半年那幾個月,李威基本都是在她家裡,幫她專心治療寒宮疾病的。

雖說剛纔在車上他們也放空過了,可車上空間和謝婉秋家的彆墅比起來,舒展的程度完全就不一樣。

謝婉秋現在和之前治療的時候很不一樣,她現在是閉著雙眼的,特彆的享受李威帶給他的每一點快樂。

他們心裡對待彼此的感情,和當初治療的時候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

但有一點冇有改變,就是步驟。

李威依然按照幫謝婉秋治療時候的標準,帶著謝婉秋再次熟悉了一下自己家的每一個角落,以及她家的每一件傢俱。

或許,李威是想帶著謝婉秋,將他們轉變身份後的點點滴滴,都印刻在這些傢俱和角落中吧。

“我想看你變身!可以嗎?”

謝婉秋一臉羞紅的盯著李威,對著他柔聲問道。

“是不是期待已久了?”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謝婉秋。

“嗯!”

謝婉秋嬌羞的應了聲,這一刻特彆的小女人。

李威見她如此小女人後,便也開始憐惜起她來了。

感受到李威變身以後,謝婉秋神情立馬就變了。

“你好像又強化了?”

“男人嘛,當然要不斷的強化自己了。要不然,怎麼給心愛的女人足夠的疼愛呢?對吧秋兒!”

李威一臉壞笑的說完,便繼續向謝婉秋展示了他進化後的強大實力來。

麵對這樣的李威,謝婉秋自然是更加心悅誠服了。

一直到晚上八點,可能是李威將手機放在客廳的茶幾上了,而他帶著謝婉秋進了臥室,所以一直冇有聽到手機震動的聲音。

李威看著有氣無力,癱躺著的謝婉秋後,便對著她得意的笑問道:“怎麼樣,我的變身你還滿意嗎?”

謝婉秋看著李威,話都不想去接了。

隻是對著李威白了兩眼,屬於情侶間的彆樣情調吧。

突然,李威想起了一件事,就是晚上和曼文約好一起討論推廣方案的。

之前他可是放過一次曼文鴿子了,要是這次還爽約,或者是和她玩消失的話,曼文極大可能會生氣的。

李威快速起身,一邊整理著衣物,一邊對著謝婉秋笑著說道:“秋兒,你先在家裡好好休息,我得先走了。”

“這麼急?”謝婉秋好奇的對著他追問了句。

當然,聲音挺小的。

見證了李威變身後的強大,還能大聲呼喊的,目前來說還冇有一個女人能做到。

即便是歐陽倩也不行!

現在,唯一能達到這一程度的,應該就隻有方婷了爸啊。

“剛想起來有一個重要的事情要討論,現在必須得過去了。你好好休息,想我的話就給我打電話。”

看著李威一臉壞笑的樣子後,謝婉秋便眉頭微皺的對著他壞笑了起來。

“該不會是越了曼文一起討論合作的吧?”

果然,女人對女人還是最敏感的。

謝婉秋見過曼文,曼文再去鼎盛找李威合作之前,已經好幾次聯絡過她了。

對於曼文,李威還是有一定瞭解的。

當然,對於女人來說,她也能感受到曼文這個年輕女人的魅力。

年輕,永遠都可以當做資本和籌碼的,尤其是在職場。

這個,謝婉秋非常清楚。

“其實,你們當姐妹也挺好的。你說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