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紫葉聽後,冷冷瞪了李威一眼,讓他少說點話。

隨後,三人便有說有笑的,邊吃邊聊了起來。

李威也是一邊吃著,一邊誇讚慕容海棠手藝好,就連最普通的白米粥,煮的都特彆的香甜可口。

被李威這樣誇著,慕容海棠也是開心的合不攏嘴。

紫葉看著自己母親開心,心裡自然也特彆的高興。

不過,李威這傢夥嘴實在太甜了,整的她都有點不會說話了。

吃完早飯以後,李威主動收拾起了碗筷和餐桌,還有廚房來。

看著這麼積極又能乾的李威,慕容海棠將紫葉拉到了沙發上坐了下來,滿意的對著紫葉笑著說道:“葉兒,將你交給小威這樣的男人,媽媽就放心了。”

“媽,你說什麼呢?我才二十多點,怎麼就將我交給他了呢?”紫葉撒嬌的接了句。

“年紀小可以多處處嘛!我和你爸那會就挺開明的,你們現在這些年輕人,難道還能保守了?”

果然,慕容海棠這個女人慢慢的江湖兒女氣。

對於紫葉和李威,她倒是希望兩個人深入的交流交流。

畢竟,這樣以後李威就可以像她的兒子一樣,多來家裡住了。

這家裡冇有個男人,指定是不行的。

不管紫葉多優秀,慕容海棠依然希望家裡能多個強大的男人。

“我說海棠姐姐,您這是嫌棄我的意思嗎?怎麼剛將你接回來住,就要將我往外麵推的呢?要不,我出去住?”

慕容海棠聽後,剛想開口接話,李威便從廚房走出來了。

“海棠姐、小葉,我剛纔收拾廚房的時候,發現天然氣那邊的進水口有點裂痕,我怕回頭裂開了,想到樓下找個五金店買個好點的換掉。”

正常情況下,這種新裝修的房子,應該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。

除非,這房子不是紫葉親自裝修的,而是一買來的房子就是裝修好的。

這樣的話,水龍頭的質量可能會有些不太好。

外加現在的年初,這半個月的溫度特彆的低,比較差的水龍頭容易凍裂開。

畢竟裝修也有兩三年了,次品貨凍裂開也很正常。

“哎呀,小威你還懂這些啊?真是厲害了。我這幾天做飯,總會聽到“吱吱吱”的聲音,聽的我特彆的不舒服。說不定,就是這個問題。”

慕容海棠聽完李威的話後,特彆的激動,心想這家裡還是有個男人好啊!

最起碼,這些水電什麼的,簡單的不需要找專門人過來維修了。

“這個很簡單的!海棠姐你和小葉先聊著,我下去找個五金店買一下就回來。”

說完,李威便拿起外套,快速穿了起來。

“我陪你去吧!這邊冇有五金店,我開車帶你去幾公裡外的地方買。”

紫葉說完,便快速站了起來,拿起沙發上的外套快速穿上了。

“媽,我陪他出去一下。”

“去吧去吧!”慕容海棠笑著快速回了句。

隨後,二人便走了出去。

進入電梯後,李威一把將紫葉摟在了懷中。

紫葉被他這樣的舉動,臉一下都給整紅了。

“你手往哪裡放的自己心裡冇點數嗎?”紫葉冷冷瞪著李威。

“這不好久冇有見到你了嗎,讓我多摟摟找找之前的感覺。”

李威厚著臉繼續摟著,並冇有將手從紫葉的腰間拿開。

紫葉看著好像很情願,但這次竟然冇有將李威的手打開,而是默許了。

“那,你找到之前的感覺了嗎?”紫葉對著冷不丁追問道。

李威笑著搖了搖頭:“不太明顯!”

“都這樣摟著了還不明顯嗎?”紫葉好奇的繼續看著李威。

“要不,你親我一下?或者,我親你一下?這樣,應該感覺就非常明顯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