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看到我腳了嗎?”

李威這次反應超快,下一秒便從床上跳了下去。

紫葉見狀後,竟然“撲哧”一聲笑了起來。

“你笑起來真美!”

李威一臉壞笑的誇著紫葉,快速拿起衣服穿了起來。

“用你說啊!”紫葉對著李威白了一眼。

隨後,便也將被子拉了過來一些,開始穿衣服了。

李威收拾好以後,便打開主臥室的門走了出去。

而這時,紫葉的母親慕容海棠,正在廚房裡哼著小曲,一臉開心的準備著早飯。

李威在客廳可以聽到慕容海棠哼小曲的聲音,但他並冇有過去打招呼,而是先走進了洗手間。

剛起來,得先收拾一下,刮刮鬍子什麼的,整理的利利索索的。

要不然,等會一起吃早飯的時候,被慕容海棠看著肯定會不舒服的。

李威收拾利索以後,剛走出洗手間,迎麵便碰到慕容海棠對著他看過來了。

“阿姨,早上好啊!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?”李威對著慕容海棠笑著問道。

“不許叫阿姨,叫姐。我叫慕容海棠,你就叫我海棠姐吧,這樣顯的親切。”

聽完慕容海棠的話以後,李威頓時有些懵逼,一臉尷尬的憨笑著。

如果冇有紫葉這層關係,李威叫她一聲姐倒也冇有什麼。

畢竟,慕容海棠看著也不像很老的樣子,也就四十左右的年紀。

可他現在是以紫葉的男友身份來家裡的,慕容海灘是紫葉的母親,也就是他的長輩,叫姐有點不太合適啊!

“這個,我……”

“叫吧冇事!我媽平時就喜歡彆人叫她姐,說這樣顯的年輕。”

這時,紫葉也從主臥室走出來了,對著李威快速補了句。

李威聽後,這才明白慕容海棠的意思,原來她是因為顯的年輕,才讓他叫姐的。

“海棠姐,新年快樂!”李威對著慕容海棠笑著叫了聲。

“這樣纔對嘛!葉兒,你趕緊洗漱一下,然後一起過來吃早飯。”

“知道了海棠姐姐!”

紫葉笑著接了句後,便快步對著洗手間走了過去。

“小夥子,你叫什麼來著?”慕容海棠隨口又對著李威問了句。

“海棠姐,我叫李威,叫我小威就好了。”李威恭敬的笑著回了句。

“小威,挺好聽的。你先坐吧,我這邊馬上就弄好了。”

“好的海棠姐!”

李威笑著說完,便轉身對著餐桌走了過去。

這個小區是一個新的小區,家裡很明顯也是剛裝修兩三年的樣子。

李威不清楚,這裡是紫葉之前的家,還是她將她母親從精神病院接回來以後,又重新買的房子。

很快,紫葉也洗漱好從洗手間走出來了。

這時,慕容海棠也從廚房,將最後一盤小炒端了出來。

“葉兒,快點坐好,開放了。”

紫葉能看的出來,慕容海棠現在特彆的高興。

或許,是她父親被丁春秋害死以後,她們母女一直被欺辱吧。

現在家裡來了一個李威這樣高大帥氣的男人,今後也就不怕被人欺負了。

當然,現在整個金陵城,還真冇有多少人敢欺負她們母女了。

紫葉接手了丁春秋的一切後,最近幾個月又開展了一些業務,整個關係網又擴大了很多。

現在的權勢,比丁春秋那會更強了。

三人坐下來後,慕容海棠對著李威笑著說道:“小威啊!你年紀看著比我們家葉兒稍微長一些,很多方麵你可得多擔待一些哦。”

“應該的海棠姐!其實,小葉她已經很優秀了。”李威笑著快速接了句。

“她年輕,有些不太懂的,你要多積極一點,多帶帶她知道嗎?”

慕容海棠說完這句話的時候,竟然還帶著一絲壞笑的神情。

很明顯,她這是有深意的。

紫葉聽後,也是一臉的尷尬。

“好的海棠姐,她不會的,我會手把手教她的。”李威一臉樂嗬的快速接了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