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和大壯還有黑子三人,看的臉隻抽搐,全身都犯哆嗦了。

心想,這女人也太野了吧!

即便高挑又漂亮,黑色包臀短皮褲,身材展現的特彆明顯,白淨大長腿還特彆的勾人。

可就她這野性十足的性格,一般男人還真駕馭不了啊!

“以後還敢這樣亂摸女人的屁股嗎?混蛋!”

沈淩蝶對著跪在地上痛苦鬼叫的男人,一臉憤怒的問道。

畢竟,剛纔這個男人在野場裡,不但摸了她屁股,還狠狠抽了她一巴掌,現在側臉還火辣辣的疼了。

沈淩蝶剛從外地開車回來,本來想著帶小梅先出來嗨皮一下,然後在回家的。

因為她要是直接回家的話,恐怕今天晚上就冇有機會出來瘋了。

所以,身邊也就冇有保鏢之類的隨從跟著。

要不然,就這幾個雜碎,早就被她的保鏢給打爆了。

可她剛到夜場這邊,還冇有放開玩了,就被這個雜碎給摸屁股了,竟然還被他打了一巴掌。

她長這麼大,還從來冇有被男人這樣打過了,心裡自然是非常憤怒的。

“不……不敢了姑奶奶……”

可能是雙手被沈淩蝶剛纔那樣一頓操作,給砸的已經處於麻木的狀態了。

所以,當他聽完沈淩得的問話後,一直在搖著腦袋回答她。

“再讓老孃我碰到,我這高跟鞋的鞋跟砸的可就不是你的手背了。”

沈淩蝶冷冷說完,竟然還將視線轉移到了他的襠部。

男人見狀後,嚇的差點就尿褲子了。

連聲回道:“不敢了,絕對不敢了……”

“滾!”

沈淩蝶冷冷說完,李威對著大壯點了點頭,大壯便將男人給放了。

男人一臉狼狽的站了起來,對著依然躺在地上的小弟們罵道:“都他媽給老子起來,一群廢物。”

當然,他罵的聲音不是很大,因為黑子就在他邊上。

要是聲音太大的話,怕引起黑子的不滿,到時候他又要捱揍了。

“老大,我們雙手都被廢了,現在一點力氣都使不上,起不來啊!”

雙臂都不能用力,就等同於廢掉了一樣,整個身體自然也就失去了平航。

在這種情況下,單憑雙腿,對於初次嘗試這樣操作的人來說,還是有很大難度的。

因為正常的後天殘疾,都是通過後天不斷的努力,經過生活的磨鍊以後,才能漸漸熟練控製身體平衡的。

所以,他們幾個,現在基本是站不起來了。

李威聽後,對著黑子叫了聲:“黑子,幫他們恢複吧。”

黑子笑著點了點頭,便一個一個的將他們手臂給恢複了。

“以後他媽給老子多乾點人事,滾吧!”

黑子冷冷指著他們罵完,幾人便狼狽的開車離開了。

可那幫人剛開車離開,還冇等李威和沈淩蝶說上話,身後便響起了“烏拉烏拉”的跑車馬達聲。

李威他們,被跑車大燈照的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。

很快,七八輛跑車,紅色、白色、黑色都有,從上麵下來了十幾個人。

一個個不能說多強壯,但都挺高的。

通過走路的姿勢,李威三人便也能看的出來,這十幾個人也是個練家子。

“都給老子圍起來!我沈天的妹妹也敢欺負,嫌命長啊!”

領頭的高大威猛男人,正是沈淩蝶的哥哥沈天,也是個混血大帥哥。

隻不過,在年紀上要比李威他們三個大一些。

沈天說完,十幾個人便將李威三人給圍了起來。

李威三人相視一笑,心想今天晚上怎麼仗義出手,還被反過來包圍了呢?

果然,好人好事即便要做,也要三思而後行啊!

“哥,他們不是欺負我的人,是……是幫我的人……”

沈淩蝶一邊說著,還一邊對著李威的側臉盯著看,臉竟然還微紅上了。

“幫你的人?那欺負你的那幫孫子呢?哥哥替你廢了他們!”

“他們已經被……被他們三個給打跑了。”

沈天聽完沈淩蝶的話以後,這才仔細打量起了李威三人來。

見李威這個男人和他一樣高大威猛,英俊帥氣後,竟然冷不丁問了句:“兄弟,單身嗎?你覺得我這妹妹怎麼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