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壯和黑子見李威對著前方走過去後,頓時一頭霧水。

“威哥,什麼情況啊?”

大壯對著李威一邊問著,一邊起身跟了過去。

黑子見狀後,快速拿出手機,先將他們點的這些結賬了,然後對老闆說不先不要收拾,他們等會還要過來吃。

畢竟,他們三突然這樣起身離開,老闆以為他們要逃單了,心裡肯定是慌亂的。

“放開我,你這個混蛋!”

女人一臉憤怒的掙紮著,卻怎麼也掙紮不開。

“放開你?老子在這野場看上的女人,就冇有輕易放跑的。”

男人一臉囂張的說完,便繼續對女人用力推了過去,眼看女人就要被腿上車的時候,李威衝過來了。

他猛的抓住了男人的胳膊,用力的將男人甩了出去。

“對女人怎麼能這麼粗魯呢?我們男人的口碑都是被你這樣的垃圾給搞壞了。”李威冷冷對著男人說道。

“草!你他媽誰啊?知道老子是什麼來頭嗎?敢管老子的事,我看你是找死!”

男人罵完,剛想對李威衝上來,卻被跟過來的大壯一把抓住了。

“孫子,跟誰叫老子呢?那他媽是你爺爺!”

大壯說完,右腿猛的用力,對著男人後退踢了過去,男人下一秒直接雙腿一癱給李威跪下了。

“你們他媽看戲呢?給老子上啊!”男人一臉不爽的對著幾個小弟叫罵道。

可話音剛落,還冇等幾個小弟衝到李威麵前,就已經被黑子給攔住了。

“就你們幾個,也想碰我大哥?是不是有點給你們臉了?”

黑子說完,一臉不屑的對著幾人衝了上去,幾下就將他們全都給打趴下了。

不管是李威還是大壯或者是黑子和葉楓,他們幾個對待敵人下手都非常的狠。

不過,黑子最擅長的並不是將敵人打骨折,而是將他們的身體骨架給拆散了。

躺著地上的幾個人,手臂全部都被黑子給卸掉了,一臉痛苦的鬼叫著。

女人和她的閨蜜見狀後,也是被李威三人的實力給驚到了。

原本,她還以為是哥哥叫來保護她的。

“小梅,他們三個是你打電話給我哥,然後我哥叫人過來的嘛?”

小梅快速搖頭:“我打電話給天哥的時候,天哥距離我們這邊還有點距離了,應該不會這麼快趕過來吧。淩蝶姐,你說他們三個是什麼人呀?感覺好厲害的樣子。”

沈淩蝶聽完小梅的話後,便也對李威他們三人仔細打量了起來。

大壯和黑子雖然身手可以,但長相的確一般。

至於她眼前這個高大的男人,倒是長的又白又帥。

如果冇有見過李威的身手,很多女人都會以為李威是個小白臉的。

當然了,李威這個年紀的小白臉,所控製的女人範圍就有些侷限了。

要是在年輕幾年的話,可控範圍就更加廣了。

見幾個小弟全部都被打倒在地後,男人瞬間傻眼了,知道今天晚上碰上硬茬了。

“三位爺,小弟不知道她們兩位是你們的女人,還請三位爺給個活路。”

見男人一臉孫子似的對著李威三人笑著哀求後,李威轉身對著沈淩蝶看了過去。

笑著問道:“美女,他交給你了!”

沈淩蝶聽完李威的話後,對著李威笑了笑,快步走到了男人的麵前,對著他側臉狠狠抽打了好幾個耳光。

“老孃的屁股你他媽也敢摸,手不想要了是吧?混蛋!”

說完,還讓男人將雙手都伸出來。

男人跪在地上,一臉慌張的將雙手顫顫巍巍的伸了出來。

沈淩蝶也是夠野的,直接將自己的高跟鞋脫了下來,用鞋跟對著男人的雙手手背,狠狠的用力砸了下去。

一瞬間,男人的慘叫聲響徹了整個大排檔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