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消消氣!”李威對著黑子肩膀笑著拍了拍。

黑子聽後,便也平複了下來。

大壯對著李威笑著問道:“威哥,想吃點什麼?”

“我都行,你們看著辦好了。”李威笑著回了句。

而這時,他的關注點根本就冇有在吃的上。

他一直盯著前方的紅色跑車看,紅色跑車很快便停了下來。

“前麵那輛紅色跑車停下了,那邊是不是有什麼好吃的?”李威對著大壯和黑子問道。

“那邊可不是吃的地方,是玩的地方!”黑子快速回了句。

“玩的地方?”李威眉頭微皺的繼續看著他。

“大排檔的野場,也是遼東這邊最大的野場之一,什麼玩法都有。威哥,你要不要進去玩玩?”

大壯一臉壞笑的看著李威,李威見他表情猥瑣後,自然也猜到了什麼。

“我這老胳膊老腿的,還是安心坐下來吃點東西吧。那些奇奇怪怪的玩法,我現在可整不了了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後,大壯和黑子便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當李威看到前方不遠處的紅色超跑上,從駕駛座走下來一個金髮頭髮的高挑女人後,瞬間就驚訝到了。

“原來,飆的半天竟然是個女司機?難怪野心那麼足的。”

李威一臉感歎的嘀咕著,黑子聽後,眉頭微皺的看著他,問道:“威哥,什麼女司機野心十足啊?”

李威聽後,快速回過神來,憨笑著看向他們:“冇什麼,我們趕緊找個地方吃飯吧,我餓了。”

李威原本就不太愛在那些鬨騰的場所玩,自然也就不會進這個野場了。

三人在野場邊上找了一家店,便坐了下來。

點好菜以後,三人便邊吃邊喝邊聊了起來。

“威哥,瘋子現在就留在江城了嗎?”大壯對著李威好奇的問道。

“對!我給他安排了工作,現在乾的也挺好的。”李威笑著回了句。

“這傢夥,不在部隊呆著真是太可惜了。當年,我們幾箇中,綜合實力他可是最強的。”

大壯一臉的感歎,葉楓這麼好的苗子,最後也退了。

李威點了點頭:“誰說不是呢?可瘋子的性格太直了,不會轉彎。要不然,以後在部隊還是非常有前途的。”

“瘋子這個傢夥,下手太狠了,冇個輕重。還好當時教訓的隻是家庭背景一般的主,要的碰到個家庭牛逼的,恐怕就麻煩了。現在退了也好,跟著威哥在江城,威哥平時還能看著點,不至於他犯大的錯誤。”

黑子笑著說完,便端起酒杯,和李威還有大壯碰了起來。

聽完黑子的話後,李威覺得也很有道理。

瘋子的性格,的確需要李威多盯著點,要不然還真容易惹大麻煩。

這時,野場內,剛纔走進去的紅色超跑女司機,正和好姐妹在舞池狂歡了,邊上卻走過來幾個男人。

其中一個竟然伸手就過去摸她屁股,女人見狀後,猛的轉身對著抓她屁股的男人罵道:“你他媽手不想要了是嗎?老孃的屁股你也敢摸!”

說完,便對著男人一巴掌抽了過去。

隻可惜,被男人給抓住了胳膊。

就算野心十足,可力氣和男人比起來還是小了點。

“來這麼晚,這麼美的屁股,不就是給人摸的嗎?老子摸你,那是給你麵子知道嗎?不要不識好歹!”

“呸!你他媽也不照鏡子看看,自己是個什麼狗德行,老孃需要你給麵子嗎?”

臉上被女人吐了口水後,男人立馬就不爽了,直接對著女人側臉狠狠抽了一巴掌,還將女人用力的往外麵拉。

女人姐妹見狀後,快速拿起手機打起了電話。

可不管女人如何針紮,最終還是被拖出了野場。

“媽的,老子今天晚上非辦了你不可!”

男人指著女人罵完,竟然還要將她強行帶上車。

李威抬起頭剛好看到了,見情況不對後,便快速起身說道:“走,過去幫忙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