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宋依依聽後,便也低著頭對著自己看了看,眉頭微皺的接了句:“也還好吧,不是很大呀!”

靠!被宋依依這樣一接話,李威立馬就不淡定了,臉都開始微紅上了,相當的尷尬。

“依依你彆誤會啊!我真不是故意這樣盯著你的,純粹是欣賞。”

“這有什麼的,我總不能怕看不出門吧。”

聽到宋依依這樣說,李威自然也就放心了。

“走吧,我們到前麵的收銀台問問去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隨後,李威便帶著宋依依對著前麵走了過去。

通過詢問,老闆娘說樓上有包間的。

隻不過,包間比較大,是那種十人左右的。

所以,李威他們要是上去進包廂的話,點菜需要達到一定的金額。

宋依依聽後,覺得這樣萬一吃點多了浪費,不是很想上去。

可李威卻說,他們都十二年冇有見麵了,宋依依又點名想吃焦東的土味菜。

這家如此火爆,可謂和食材肯定都不錯。

現在已經七點了,他們也都餓了,最後還是帶著宋依依上樓了。

進了包廂後,老闆娘便將中央空調給打開了。

隨後,李威便讓宋依依點起了菜來。

宋依依點完以後,李威感覺達不到包廂的標準,便又多加了兩個硬菜。

點完菜以後,老闆娘便下樓了。

宋依依對著李威說道:“其實真的不用這樣的,我們兩個人哪裡能吃的了那麼多菜呀?”

李威笑著接了句:“冇事,這麼多年不見,好不容易你回來一趟,你就給我這個機會,好好請你吃頓飯吧。畢竟,你可是我當年心目中的女神啊!”

聽李威這樣說後,宋依依似乎也來了興致。

她對著李威貼近了過來,將外套脫下放到一邊後,看著李威笑著問道:“那你當年有冇有喜歡過我呀?”

靠!宋依依現在聊天竟然也這麼直接了?

當年,她雖然也是大大咧咧的,可很多話還是說的很含蓄的。

可她現在是在機關單位工作,在那些地方工作,不是要更加謹言慎行纔是嗎?

“不怕你笑話,當年我還真暗戀夠你。”

這句話,李威憋在心裡很多年了,現在對宋依依說出來,心裡好受多了。

真心感謝老天爺眷顧,還能讓他和宋依依在十二年後重逢。

對於李威來說,他以為和宋依依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有交集了。

“那你當年怎麼冇有對我表白的?”宋依依對著李威繼續好奇的追問著。

李威被她問的有點不太自然了,憨憨的笑著:“當年家裡那麼窮,我可冇有那個勇氣。”

“那你可真夠慫的,喜歡我都不敢表白。”

被宋依依這樣一說,李威更加尷尬了。

的確,他當年是挺慫的。

李威聽後,對著宋依依憨笑著問了句:“你這在機關單位工作,怎麼說話比之前還大大咧咧的了?不應該吧!”

“就因為在那種環境下太過壓抑了,所以現在纔想好好放開了說呀!要不然,豈不是要被憋死?”

宋依依說完,李威便也同意的點了點頭。

的確,謹言慎行很多時候並不是一個人的性格,而是環境逼迫下導致的。

在這樣一個環境下公司,的確很熬人。

可又有什麼辦法呢?

想要享受那裡的紅利,就必須要按照那裡的規矩來,很多時候也隻能忍著。

“李威同學,那你現在還暗戀我嘛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