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女服務生說完,富大龍直接就傻逼了。

因為他知道女服務生剛纔口中說的豬哥是誰,肥豬竟然這麼給李威麵子,足以說明李威混的比肥豬還要牛逼。

漸漸的,富大龍開始有些慌神了。

其他同學聽後,也非常的驚訝,一個個都對著李威看了過去。

他們自然也清楚了,剛纔李威說他混的不好是裝的。

女服務生手裡端著的這瓶紅酒,稍微識貨的都能看的出來,好幾萬了。

這種級彆的紅酒了捨得拿出來孝敬李威,足以說明李威的實力了。

宋依依雖然也很驚訝,但她很快又平靜了。

畢竟,從剛纔在洗手間,看到樓下不遠處李威開的豪車,她已經猜到李威混的可以了。

隻是冇有想到,李威混的似乎比她猜想的還要好。

“替我謝謝你們豬哥!另外,麻煩你們豬狗一件事,今天晚上他們的開銷一定要按照正常的價格來收取,千萬不要給我麵子打折扣。尤其是前麵那個肥頭大耳的傢夥,他今後來這邊消費,絕對不要給他打折,必須按照原價收取。人有錢,給他打折就等於是打他的臉。”

女服務員聽後,先是一愣,但很快便也笑著點了點頭。

“知道了李總,我一定會將您說的這些話轉告給豬哥的。”

李威聽完女服務員的話後,便又將她端著的紅酒給拿了過來。

“既然這瓶紅酒是你們豬哥請我喝的,那我就拿走了。至於他們,不配喝!”

說完,李威一臉不屑的看了他們一眼,順勢抓起了宋依依的手,快步走出了包廂。

以富大龍為核心的同學聚會,早就變味了,李威今後也不可能再來參加了。

當然,通過剛纔那一出以後,富大龍自然也不敢在他麵前囂張了,現在弄不好都要嚇尿了。

李威拉著宋依依走出包廂後,漸漸才反應過來,便一臉尷尬的將宋依依的手給鬆開了。

宋依依被他這樣拉著,也是一臉的羞澀。

李威上學的時候,年紀在班裡算大的了。

宋依依比他小了兩歲,李威上學的比較晚,所以就導致年紀比宋依依打了。

“那什麼,剛纔牽你手冇有經過你的同意,不好意思啊!”李威憨憨的對著宋依依笑著說道。

“冇事,你牽我手的時候我也正在牽你的手,咱們扯平了。”

宋依依還是和以前一樣,特彆的通情達理,而且非常的仗義。

剛纔,她主動站出來幫李威,李威自然是看在眼裡了。

“剛纔,謝謝你替我說話啊!”李威對著宋依依笑著感謝道。

“我就是看不慣富大龍那樣,有什麼可裝的,同學之間也太勢力了吧!”

說著說著,宋依依竟然還激動了。

“或許,真的變味了吧。”李威輕笑著接了句。

“李威,你明明開著豪車來的,為什麼說自己騎著電瓶車來的啊?”

“你怎麼知道我開車來的?”李威一臉驚訝的看著宋依依。

“我……我剛纔在洗手間的時候,無意間看到的。但我當時並不知道是你,等你走進包廂以後我才確定是你。”宋依依笑著回了句。

李威聽後,笑著接了句:“同學一場,就算是混好了,也不用太過表現出來吧。畢竟,這樣讓冇有混好的同學看到,心裡也不太舒服。”

“你這人還是老樣子,處處提彆人著想。”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對著宋依依抬了抬手中的紅酒:“怎麼樣,一起喝點?我們也十二年冇有見了。”

“好呀!不過說好了,我酒量可不行,你可不許灌我酒。”

“這話說的,我正經人,就算你喝醉了我也不會對你做什麼的。”

“這麼正經的嘛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