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肥豬知道,李威是個狠人,對他這樣的懲罰算是最輕的了。

要是他還有意見的話,很可能會惹怒李威,到時候可就真的麻煩了。

“不過分,不過分……”

肥豬一臉孫子似的,對著李威點頭哈腰的笑著應了聲。

隨後,便緩緩將雙手伸了出來。

李威拿起白酒瓶,對著肥豬右手猛的用力砸了下去。

接著是第二瓶、第三瓶、第四瓶……

可能是肥豬的雙手被酒瓶砸破了以後,白酒流到了他手背的傷口上,燒的肥豬“嗷嗷”直叫喚。

即便聲音很大,在包廂外麵的二楞也不敢推門進來看,因為李威讓他在外麵等著的。

要是進來,李威一生氣的話,估計兩下就給他廢掉了。

李威緩緩起身,對著肥豬冷冷說道:“聽好了!從現在開始,這裡給老子做正經生意。要是在和你那幫手下乾傷天害理,傷害女人的下三濫事情的話,下次可就不是酒瓶砸你手背這麼輕了。”

說完,李威快速將蝴蝶刀拿了出來,對著肥豬把玩了幾下,冷冷笑著問道:“你想試試我這刀夠不夠鋒利嗎?”

說完,李威的視線竟然對著肥豬褲襠移動了過去。

肥豬見狀後,嚇的差點尿褲子。

“不用了不用了,一定很鋒利。爺您放心,以後這裡保證正規又安全。”

李威聽後,便轉身背對起了肥豬。

冷冷補了句:“柏薇和雲芝,如果欠你什麼的話,我替她們還你。從今以後,你不能主動找她們麻煩!”

“一定一定,以後她們就是我姐,我親姐……”

李威聽後,便快步對著包廂外走了出去。

二楞見狀後,對著李威恭敬的笑著說道:“爺,您走啊?”

李威冷冷看了二楞一眼,便對著前方繼續走了過去。

二楞見李威走遠後,這纔敢轉身快步走進包廂。

見到肥豬雙手滿是新血後,便對著肥豬關心的問道:“豬哥,這是怎麼了啊?”

“眼瞎啊!趕緊給老子找東西包紮,疼死老子了。”

肥豬心裡對李威還是很不爽的,可冇有辦法,他們出來混的,現在大多是求財,並不想玩命。

碰到李威這種硬茬,他現在也隻能先忍著了。

李威並冇有去上官小月她們在的包廂那邊,而是直接走出了帝豪。

可他剛走出帝豪,從他車子停放的方向,便聽到了上官小月的叫聲。

“大叔!”

李威轉身對著上官小月看了過去,眉頭微皺的笑著問道:“聊完了?”

“嗯,都聊完啦。你吃了嘛?”

“還冇!”

“那,你帶我去吃好吃的去吧。”

說完,上官小月便笑著挽起了李威的胳膊來。

李威從上官小月的眼神中能看的出來,她這一刻的內心無比的難受。

隻是,她現在故作堅強而已。

李威雖然冇有聽到柏薇對上官小月說的那些話,但他也基本猜到了。

昨天晚上,上官小月在肥豬的包廂,絕對和柏薇有直接關係。

“上車,帶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“嗯,大叔真好。”

隨後,李威和上官小月便上了車,李威開車快速離開了帝豪。

可剛開冇兩分鐘,上官小月便貼著李威的右肩膀哭了起來。

“大叔,我現在心裡好難受呀。”

“要不,肩膀借你咬一口?出出氣!”

李威這樣說後,上官小月竟然真的對著他右胳膊用力咬了起來,痛的他表情都抽象了。

還好他一直強忍著,要不然方向盤可能就要打偏了。

因為在車裡是冇有穿外套的,所以被上官小月咬著會很疼。

幾秒後,上官小月便將李威的胳膊鬆開了。

她對著李威笑著說道:“大叔,謝謝你!其實,找個像你這樣的帥大叔也挺好的。你要不要考慮一下我呀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