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完這句話,李威便走出了包廂。

這時,上官小月也意識到了什麼。

雖說她昨天晚上喝醉了,可肥豬對著她又是下跪又是道歉,外加李威剛纔對柏薇和雲芝說的那些話,似乎都證明瞭,昨天晚上她喝醉以後,還發生了些她斷片記不起來的事情。

而且,那些事情,極有可能會傷害到她,要不然李威也不會那樣說的。

柏薇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心裡更加的難受。

她緩緩起身,對著上官小月麵前走了兩步,隨後便又對著她跪起來。

“不是,你們這都什麼情況啊?就算拜個早年,也不至於行這麼大的禮吧?小話,你這樣我可承受不起呀!”

說完,上官小月也“撲通”對著柏薇跪了起來。

“你們乾嘛啊?有話就直接說,為什麼都要跪著啊!趕緊起來!”

雲芝看不下去的對著她們走了過去,雙手一邊一個,想要將她們給拉起來。

可柏薇卻怎麼也不起來,上官小月見狀也不起來。

因為,她受不起柏薇這樣的一跪。

“小月,昨天晚上,你喝醉以後,是我將你帶進肥豬包廂的。如果不是小芝及時勸阻我的話,恐怕你已經被肥豬給……我該死,我不是人……”

說著說著,柏薇便帶著哭腔的對著自己側臉,一邊一個耳光的抽了起來,聲音很響。

上官小月雖然不太明白柏薇說這句的意思,可也基本聯想到了。

也就是說,肥豬今天給她下跪道歉,還說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話,正是和昨天晚上有關係?

原本,她還以為肥豬是李威的朋友,現在她全都明白了。

可即便如此,上官小月還是起身,然後將柏薇給扶了起來。

“小花,我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,但我知道你一定是有苦衷的對嘛?因為,在我心裡,你一直是個善良的女孩,你是絕對不會這樣無辜傷害我的對不對?”

說著說著,上官小月也落淚了。

她心裡這一刻特彆的難受,也非常的糾結。

麵對現在的柏薇,她不知道到底要如何去原諒和接受?

可她心裡依然堅信,柏薇昨天晚上那樣做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

柏薇聽後,猛的將上官小月緊緊抱在了懷中,上官小月也緊緊將她抱在了懷中。

二女就這樣緊緊抱著,大聲哭泣了起來。

雲芝在一旁看著,也漸漸失聲落淚了。

“小月,小花的父親從她上學校開始,就開始賭了。初中畢業以後,你去了南方,小花就輟學了,在黑廠打工給他父親還債。可就算是這樣,她父親的賭債卻還是越欠越多,最後將小花結婚的彩禮錢都給輸光了。她父親在肥豬這邊也欠了很多錢,昨天晚上你進帝豪以後,被二楞那幾個雜碎給盯上了,後來看到你和小花進了同一個包廂,就找了小花,讓她將你灌醉以後,帶到肥豬包廂去孝敬他。這樣,小花父親的欠款就可以晚點還了,還能免去一筆不小的利息。我將這些都告訴你了,至於你如何懲罰小花,你自己來決定吧!”

上官小月聽完雲芝的話以後,心裡特彆的難受。

她冇有想到,小花這些年經曆了這麼多。

即便她心裡對這件事依然耿耿於懷,有種被自己好閨蜜出賣的感覺。

可最後,上官小月還是選擇原諒了小花。

隻是她心裡知道,以後,她們恐怕都不會再見麵了吧。

李威走出包廂以後,正巧碰上了二楞,便讓二楞帶著他去肥豬的包廂了。

到了肥豬包廂以後,李威讓二楞去拿十瓶白酒過來。

等二楞拿來以後,李威便讓二楞在包廂外站著了。

他對著肥豬冷冷走了過去:“就算小月原諒了你,可有些錯,既然犯了,就要承擔相應的後果。兩隻手都伸出來,我一隻手砸你五瓶酒不過分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