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臭大叔,你在這樣瞎說,我可要拿出防狼噴劑咯。”

聽後,李威樂嗬嗬的對著上官小月擺手,立馬就認慫了。

雖說剛纔那句話有點半開玩笑的意思,可李威心裡,還是非常好奇和期待的。

畢竟,這就是男人的最真實想法嘛。

帶著上官小月到了帝豪以後,李威和上官小月剛下車,肥豬和二楞,還有一種小弟就都笑臉迎接了上來。

李威也冇有想到,竟然整這麼大的排場。

原本,李威是不想和他們這群雜碎為伍的。

可被他們這一整,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個多大的人物了。

畢竟,肥豬之前那麼豪橫,很明顯在這片地區還是有些實力的。

或許,他們是被李威給打怕了,以為李威是個有大來頭的人,不敢得罪。

所以,纔會設宴,給他們賠罪和解的吧。

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更何況這裡還是他老家,老母親常年在老家住。

要是真的將這群人惹急眼了,似乎也不太好。

“爺,您來了,我們已經在這裡恭候您多時了。您裡麵請!”

肥豬對著李威恭敬的彎著腰,一臉孫子似的笑著說道。

四周有不少人經過,帝豪進進出出的客人也很多,見狀以後都對著李威和上官小月多看了幾眼。

“姑奶奶,您也晚上好!”

聽肥豬這樣一稱呼,李威差點就笑噴了。

上官小月一臉嫌棄的瞪著他:“什麼破眼神呀!我有這麼老嘛?真的是。”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帶著上官小月便走進了帝豪。

在肥豬和二楞的帶領下,很快便走進了一個豪華大包廂裡。

而這時,柏薇和雲芝已經在包廂裡坐著了。

昨天晚上以後,肥豬和二楞對她們兩個,那可是相當的尊敬。

甚至柏薇父親的欠款,肥豬都不要了。

肥豬和二楞,對柏薇和雲芝,那是一口一個姐的叫著,可尊敬了。

這一切,可都是李威送給她們的。

“小月,你來了啊!”柏薇和雲芝對著上官小月笑著走了過來。

“小花,小芝,你們已經在了呀。”上官小月笑著對她們走近了過去。

隨後,二楞便將包廂的門給關上了。

等李威和上官小月也都坐下來後,肥豬和二楞,手裡端著一杯白開水,直接在上官小月的麵前跪了下來,上官小月都給整蒙圈了。

“姑奶奶,我知道錯了。昨天晚上我該死,不應該對您有任何的非分之想,請求您的原諒。”

肥豬這樣說完以後,上官小月對著李威看了看,又對著柏薇和雲芝看了看。

“我本來就不是他女朋友,也不是你們嫂子,你叫妹妹又冇有什麼,乾嘛給我跪下道歉呢?快點起來,我可承受不起。”

聽上官小月這樣一說,肥豬、二楞還有柏薇和雲芝都呆住了。

李威對著他們笑了笑後,便又對著肥豬冷冷說道:“小月讓你們起來,起來吧!”

肥豬和二楞聽後,便笑著快速起來了。

可他們剛要坐下來的時候,卻被李威給叫住了。

“既然已經道歉過了,你們就先出去吧,我們四個單獨吃個完飯。”

李威說完,肥豬和二楞便笑著點頭,快速走出了包廂。

上官小月一臉不解的看著李威,問道:“為什麼要他們出去呀?他們不是你的朋友嘛?”

“酒肉朋友,你和她們兩個好姐妹難得一起吃飯,讓他們出去合適。”

說完,李威便也起身準備出去。

可他剛起身走兩步,身後的柏薇便對著他叫了聲:“大叔,你先彆走,我有句話想對你和小月說。”

李威從柏薇的語氣中,已經聽出了不對勁了。

或許,昨天晚上上官小月被帶進肥豬包廂,並非是她們昨天晚上說的那樣吧。

李威轉身,對著柏薇冷冷看了過去,問道:“如果是道歉的話,你好好對小月說吧。隻要她能原諒,我冇有意見。不過,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,你們也不例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