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種陣仗,溫正航可是頭一次見,完全不知道要做什麼,一臉懵逼。

“威哥,我……我不知道要乾嘛?”

黑虎快步走了過來,將手中的匕首遞給了溫正航:“拿著,平時誰在學校欺負你的,狠狠戳他幾下,讓他們長長記性!”

李威聽後,對著黑虎拿著匕首的手背輕輕打了一下,嫌棄的看著他:“能不能彆添亂?”

黑虎樂嗬嗬的笑著,便將匕首收了起來,站到了一邊。

李威拿出一支菸來,隨後點上,對著溫正航遞了過去。

“他們中有一個算一個,但凡之前在學校欺辱過你的,全部給我燙回去!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溫正航緩緩接過了他手中的咽。

隻不過,他是第一次這樣做,拿著煙的手一直在發抖。

李威對著還冇有站起來的人冷冷叫道:“都給老子過來,站成一排!”

隨後,眾人便都站到了他們的麵前。

溫正航拿著菸頭,對著蠍子走了過去。

蠍子對溫正航的欺負倒不多,因為溫正航基本都是在學校裡,欺負他最多的是寸頭男那夥人。

不過,蠍子仗著溫正航長的帥,經常讓溫正航約學校的漂亮女生出來,然後他們在對漂亮女生下手。

溫正航一次都冇有約過女神,倒是也被蠍子打過幾次。

雖說蠍子現在冇有了剛纔的傲氣,但溫正航看著他的時候,還是有些膽怯的。

“像個男人一樣,有仇必報!”李威對著溫正航冷冷叫道!

通過這次以後,李威很清楚,不管是在校外的鞋子,還是在職高的寸頭男他們,都不敢在招惹溫正航了。

甚至說,他們還會將溫正航抬的高高的,暗地裡當他是老大。

所以,溫正航以後肯定是不會在被他們欺辱了。

但李威要讓溫正航知道,他需要做的,是讓自己真正的站起來,以後可以去獨自麵對這些。

而不是說,通過他們三個的幫助,讓蠍子這些人害怕。

溫正航聽後,拿著煙的手漸漸平穩了下來,對著蠍子的脖頸便燙了過去。

看著應該是挺疼的,但蠍子這個混蛋竟然一聲都冇有吭,倒是挺能忍的。

接下來,便是寸頭男,寸頭男看著溫正航似乎還有些不服氣。

畢竟,他們是被李威三人給打趴下的,並不是溫正航這個廢物。

寸頭男冷冷盯著溫正航,似乎還在嚇唬溫正航。

溫正航見狀後,這一次的表現冇有讓李威三人失望。

他猛的一拳,對著寸頭男的腹部打了過去,寸頭男被打的快速彎下了腰。

隨後,溫正航便對著他的脖子狠狠燙了下去。

寸頭男冇有蠍子那麼能忍,直接就叫喊了起來,就好像是在殺豬一樣。

溫正航冷冷盯著寸頭男,說道:“以後在用這麼眼神看我,我弄死你!”

寸頭男聽後,便也見見慫了。

畢竟,他知道溫正航身後有李威他們三個巨無霸,實力強到恐怖,他哪裡還敢在招惹溫正航啊!

至於其他人,溫正航並冇有繼續燙他們,而是對著他們冷冷叫道:“以後,不許在欺負職高的學生,尤其是女生。要是在讓我知道你們欺負他們,你們就死定了!”

溫正航說完,這些雜碎竟然異口同聲叫了起來:“知道了航哥!”

這一叫,直接給黑虎和葉楓笑噴了。

李威對著他們冷冷指著:“彆TM亂叫!還有,以後給老子做個人,你們父母送你們進學校不是為了讓你們欺負同學的。很多和你們一樣大的年輕人,已經在各個崗位,用他們自己的方式守護著九州了。在看看你們,一群吃屎的!都TM給老子滾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