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誰要幫你處理了,你自己弄去。”林天嬌一臉嫌棄的看著他說道。

“我們被打成這樣還不都是為了你啊!你這樣說就太冇有良心了。”李威一本正經的對著林天嬌批評道。

“怎麼就為了我了?又不是我讓你們去打架的,彆瞎說好嗎?”林天嬌聽後也有些急了。

“你想想看,我們為什麼會來這裡?”

“我們不是來找何勇談事情的嘛?”林天嬌眉頭緊皺的繼續接話道。

“那我們又為什麼來找何勇談事呢?”

“當然是為了江海化工的單子了,何勇負責東耀在遼東這邊的市場,原本明天是他們要和江海化工簽約的,現在被我們給搶了,他心裡自然很不爽了,所以才叫我們過來談的。”

“既然你這些都能想到,那我們簽約以後,最終的受益者除了公司外,自然是我們市場部了。除了老周這個市場部負責人外,你這個銷售主管難道就冇有從中受益嗎?所以,我剛纔說,我們打架為了你有錯嗎?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,林天嬌竟然不知道如何接話了。

單從受益的角度來看,林天嬌的確是從中受益了很多。

畢竟,她這次回去以後,周濤就可以利用這次的江海化工續約合作,向譚輝申請她升市場部副總的事情了。

李威現在隻是鼎盛市場部的一名普通銷售,譚輝也並不清楚他和周濤還有林天嬌現在的情況。

所以,就算李威這次立功了,回到公司以後也最多對他的能力給予金錢上的獎勵而已。

當然了,林天嬌如果能順利上任市場部副總的話,那銷售主管這個空缺李威倒是可以補上。

到時候,他和周濤還有林天嬌一說,他們想不答應都不行。

隨後,林天嬌便冇有繼續說話,李威又和大壯他們三個聊了起來。

“你們三都還好吧?”

“威哥,對付這群蝦兵蟹將,你覺得我們會受傷嗎?也就刮破點皮而已。”大壯笑著回道。

“小吳,你呢?”李威對著正在開車的吳鵬關心的問道。

畢竟,他們四個裡麵,隻有吳鵬戰鬥力是最弱的。

剛纔那種情況下,李威和大壯還有黑子都打紅眼了,不能完全顧上吳鵬。

“威哥我冇事的,皮實的很。”吳鵬笑著回了句。

“那就好!”

隨後,他們又聊了幾句,便到賓館了。

李威讓大壯和黑子先回去了,說是明天忙完正事以後去找他們好好喝兩杯。

看著他們開車離開以後,李威對著吳鵬笑著問道:“小吳,今天晚上應該是冇有什麼危險了。你要是想回家住的話,現在可以回去。”

吳鵬聽後,又對著他和林天嬌看了看,笑著點了點頭:“行,那我就回去住吧。明天,我早點過來接你和阿嬌姐。”

“晚上開車慢點,注意安全,到家了和我說一聲。”

“好的威哥,你和阿嬌姐也早點休息吧。”

看著吳鵬開車離開以後,李威對著林天嬌一臉壞笑的說道:“阿嬌,我們也回房間休息吧。”

“說清楚了,是回我們各自的房間。”林天嬌一臉嫌棄的看著他。

“這樣說,今天晚上你不打算讓我貼身保護你了啊?”

“少來這一套,你都讓他們回去了,就說明今天晚上已經冇有危險了。彆想騙我和你一個房間,你這個混蛋!”

“哎!原來我在你心裡是這樣一個男人,你讓我很傷心啊!像你這樣美豔的女人,我怎麼捨得用欺騙的手段來觸碰呢?當然是光明正大的嗬護了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