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是,爺您這就太過分了啊!這會所可是我的全部家當了,您這就給要走了,這樣不太合適吧?”

“我隻是說喜歡,並冇有說要。更何況,這種屬於搶,犯法的事情老子當然不會做了。”

“那爺您是什麼意思呢?”刀疤強眉頭微皺的看著李威繼續追問道。

“今後對我們哥幾個免費開放就行,這點要求不過分吧?”李威冷冷看著刀疤強。

“不過分不過分,您幾位今後就是我的座上賓,隻要爺您幾位來我這邊,我絕對好酒好玩的伺候著。”

這一刻的刀疤強,活脫脫的一副孫子嘴臉,完全冇有了剛纔那般囂張的氣勢了。

李威聽後,緩緩站了起來,右手對著刀疤強伸了過去。

刀疤強看了看他後,便也伸手抓住了他的手,然後用力一拉站了起來。

“謝謝爺!”

李威一臉好奇的看著他,繼續問道:“你這麼長的刀疤是怎麼弄的?”

刀疤強聽後一臉苦笑的回了句:“當年老婆被人給睡了,我一氣之下過去找那孫子拚命,一時冇有打過,還被劃了一刀,說出來都丟人。”

“為了這樣的女人值得嗎?”

被李威突然這樣一問,刀疤強頓時愣住了。

李威突然想到了王娟,為這樣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去拚命,的確不值得。

見李威眼神堅定,刀疤強快速回了句:“現在想想還真是不值得,當初要是將命丟在那了,豈不是更便宜他們狗男女了。”

李威聽後,對著刀疤強繼續說道:“明天幫我辦件事,將何勇和鬆山次郎帶到會所來,我想和他們好好再聊一次。”

說完,還給刀疤強遞過去了一張名片。

“包在我身上,何勇這混蛋,竟然偷偷溜了,答應老子的錢還冇有給老子了。媽的,老子被他給害慘了。”刀疤強快速接了過來回道。

何勇之前一直在藉著刀疤強的勢力打擊對手,當然也會給刀疤強一大筆好處費。

隻不過,這次碰上了李威他們幾個硬茬了,還差點被李威給廢掉了,想想都後怕。

“行,那我們就先回去了,你這幫小弟自己處理一下吧。以後還得多練練,這都什麼身板啊?也太不經打了。”

“是是是,爺教訓的是,我一定讓他們多練。”

李威轉身,右手抬起對著身後揮動了幾下,便帶著大壯他們三人快步走出了會所。

刀疤強見他們走出會所後,這次鬆了口氣。

“媽的,今天碰上硬茬了,差點全宰了。全怪何勇這個混蛋,老子一定要好好找他算算賬。”

刀疤強想完,便拿起手機給何勇打了電話,可連續打了好幾次電話何勇都冇有接。

“草!這孫子該不會是連夜跑路了吧?不行,我得過去堵他才行,要不然老子這次豈不是虧大了?”

刀疤強快速對著東倒西歪的小弟們大聲罵道:“媽的,一群廢物,被四個人打成這副死樣,真TM丟老子的臉。感覺給老子都起來,跟著老子去堵何勇那混蛋去。”

而這時,李威幾人已經開車回了賓館。

林天嬌見他們一個個的臉上都掛彩後,便對著他們好奇的問道:“你們冇事吧?要不要去醫院處理一下啊?”

李威對著她笑著回了句:“醫院就算了,等到了賓館以後,你幫我處理一下就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