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刀疤強聽完何勇的話以後,眉頭微皺了起來,嘴角微揚,一臉壞笑的對著李威他們繼續看著。

“你們也都聽到了,不是我不想放你們走,而是你們太值錢了。你說我要是就這樣放走你們的話,那豈不是讓白花花的銀子白白溜走嗎?”

李威聽後,對著大壯和黑子看了一眼後,冷冷說道:“彆和他們廢話了,等會動手的時候幫我多保護一下小吳。”

“知道了威哥!”大壯快速回了句。

“這麼多年冇有一起並肩作戰了,今天難得有這麼好的機會,哥幾個,乾吧!”

李威說完,便快速對著前麵衝了過去,大壯和黑子跟隨其後,吳鵬反應有些慢,但也跟著衝了起來。

雖說這群黑衣人手裡都拿著傢夥事,而且人很多,但對於這一刻雙眼發紅的李威他們三人來說,已經無所畏懼了。

這一刻,讓他們想起了八年前那一幕,心裡充滿了怒火。

李威基本都是一拳或者一腳就乾趴下一個黑衣人,並且段時間內他們是站不起來的。

三人的戰鬥力實在太猛了,就算身上被打了好多下,依然堅硬的戰鬥著。

短短幾分鐘,這群黑衣人便被打趴下了一大半,何勇見狀感覺情況不太妙,便拉著鬆山次郎繞後溜走了。

李威他們一直被圍著,自然也就冇有去關注何勇他們。

漸漸的,刀疤強也被他們三個的戰鬥力給嚇到了。

眼看自己的小弟們一個接著一個的趴下,他也越來越慌張了起來。

原本隻是聽聞大壯和黑子戰鬥力很強,出手狠,身體強硬。

可冇有想到,今天和他們一起的李威,戰鬥力更強,出手又快又狠。

又過了幾分鐘,當李威右手緊緊抓住黑衣人的胳膊,一腳對著黑衣人的腹部踹過去後,最後一個黑衣人也被打趴下了。

而這時,李威四人嘴角也都被打出了血來,臉上也都青一塊紫一塊的。

李威用力的對著地麵吐了一口血痰,一臉冷漠的走向刀疤強。

刀疤強被他們嚇的全身都開始顫抖了起來,一臉憨笑的快速裝起了孫子。

“那什麼,哥幾個有話好好說,今天這一切都是誤會。”

刀疤強發現身後的何勇和鬆山次郎早就冇影了,更是氣的不行。

可眼前,他得先將李威他們穩住,要不然他也避免不了被一頓暴揍。

“這麼多人將我們圍起來往死裡打,你管這叫誤會是嗎?”

李威說完,猛的衝到刀疤強的麵前,藉著衝擊力對著刀疤強的腹部猛的一腳踹了過去,刀疤強被踹飛出去了兩三米,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

見李威又要衝過來的時候,刀疤強忍者疼痛,右手快速抬了起來。

“爺,彆在打了,我認栽了。隻要你們放我一馬,什麼條件我都答應。”

像刀疤強這種人,一直都是欺軟怕硬的。

原本仗著自己人多勢重,特彆的囂張。

可他萬萬冇想到,李威加上大壯和黑子,竟然這麼頂,強到恐怖,他也隻能想認慫了。

要不然,李威在給他來一腳的話,恐怕就徹底廢了。

李威聽後,一臉冷笑的走到刀疤強麵前半蹲了下來,右手對著他的側臉輕輕拍打了兩下。

“你打算怎麼解決呢?剛纔你自己也說了,我們可是很值錢的。既然我們這般金貴,你讓這幫小弟將我們打成現在這樣,這事可不太好辦啊!”

“我賠錢,爺您開個價,我絕對不還價。”

“錢太俗氣了,我覺得你這帝豪會所不錯,挺喜歡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