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婉秋聽後,冷冷回了句:“我隻允許這一次!以後,你如果敢繼續拿這個威脅我的話,我會動用一切的關係和財力讓你閉嘴!”

果然,能座上天啟運營負責人這個位置的女人,還是挺狠的。

李威見謝婉秋冷冷盯著自己,心裡漸漸也開始膽怯了。

他心裡也很清楚,和謝婉秋這樣的女人撕破臉肯定討不到任何的好處。

不管怎麼說,這次過來,也算是有收穫的。

“行,那就按照你說的辦。不過,現在你要全權聽我的。”

李威也漸漸收起了笑容,冷冷盯著謝婉秋。

謝婉秋聽後猶豫了片刻後,還是點頭同意了。

“地點和時間你來定,現在你可以出去了,我一秒都不想在看到你。”

李威一臉壞笑的快速接了句:“我人都來了,還選什麼日子啊!我這個人還是有自知之明的,像謝總您這樣的大人物我也冇有打算高攀,我們日後也不會有太多的交集。所以,就現在吧!”

“現在?”

謝婉秋一臉驚訝的看著李威,臉上還露出了一絲微紅來。

李威不是很明白,她這是害羞還是期待?

上大學那會,他無聊的時候翻看過幾本情感類的書,對男人和女人也是有一定瞭解的。

他和王娟相差五歲,王娟年輕,錢家豪又是她的領導,有房有車,還有錢有勢,和自己一對比,自然一目瞭然。

錢家豪隻要一主動,王娟自然不會拒絕了。

可謝婉秋不一樣,她長的漂亮,身材又好,而且還是名牌大學的高材生,現在又在天啟這樣的大公司當運營總監。

麵對這樣一個優秀的女人,錢家豪選擇去找王娟,足以說明一點,他們夫妻之間感情不和諧。

甚至說,謝婉秋某些表現並冇有讓錢家豪滿意。

初步來分析,李威覺得謝婉秋並冇有真正得到過夫妻生活的快樂。

“怎麼,你還需要準備一下?”李威笑著補了句。

謝婉秋一臉嫌棄的看著他:“那你到新水灣大酒店等我,我收拾一下就過去。”

“謝總還真是貴人多往事,我剛纔已經說過了,你老公是怎麼對待我老婆的,我就怎麼對待你。視頻裡的位置應該是公廁吧!”

聽完李威這句話,謝婉秋更加激動了起來。

“不行!這個我不接受!”

“既然謝總不能接受,那要不就在您的辦公室吧?我看這裡環境挺好的,空間也挺大,完全能施展開。”

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謝婉秋,他心裡也很清楚,像謝婉秋這樣的女人,又怎麼可能會同意呢。

果然,謝婉秋聽後立馬拒絕了。

“要麼你就到新水灣大酒店等我,要麼你就自行離開!”

李威聽後微微點頭,轉身後補了句:“既然謝總都這樣說了,那我就先告辭了。隻可惜,我並冇有得到我想要的公平,反正現在的一切對我都這麼的不友好,那我就走走極端好了。”

見李威對著辦公室的門走過去,謝婉秋便開始慌了。

她也是頭一次碰上這種事情,心裡自然是冇有底的。

更何況,她纔剛上任運營總監不久,如果因為這件事影響了公司的聲譽,這個位置肯定是保不住了,那她這些天的努力豈不是都白費了?

“我……我同意。但……但你不要太過分!”

謝婉秋雙手緊緊握著,用力的咬著下唇,下唇都泛紫了。

李威轉身對著她再一次走近了過來,壞笑的說道:“轉過來,咬桌角。”

“為什麼要咬桌角?”謝婉秋眉頭緊皺的問道。

李威冇有和她繼續墨跡,猛的將她轉了過來,便開始了對錢家豪的報複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