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和葉楓、大壯、黑子三人,一直狂歡到了後半夜。

他們三都喝的醉醺醺的了,李威起身走出了包廂,對著廁所一邊走著,一邊拿出一支菸來,可摸了幾下口袋也冇有找到火。

“需要借個火嗎?”

李威聽後,便側身對著方婷笑著看了過去。

方婷正好從包廂走出來,見狀後便拿出了火機,幫李威點上了。

李威一邊抽著煙,一邊對著方婷笑著說道:“婷姐,謝謝你幫我安排的包廂啊!”

今天晚上高興,李威也的確是和他們三喝了很多。

白的、啤的、還有紅的,都喝了不少。

所以,現在他也的確是有些醉意了。

“客氣個屁啊!對了,你們幾個今天晚上怎麼安排的?看你喝的也挺多的,要不要我安排人送你們回去?”

李威笑著擺了擺手:“不用,我們就在這裡睡了。”

“是嗎?那,等會我們單獨開個包廂,我在陪你喝兩杯收收尾?”方婷一臉壞笑的對著李威撩了句。

李威藉著酒意,一隻手夾著咽,一隻手直接將方婷拉進了懷中。

方婷被他這樣一抱,還真有些不自然了,臉一下就紅了起來。

“就不怕到什麼,我藉著酒勁耍流氓啊!”

李威說著說著,便對著方婷貼的更近了。

“誰對誰耍流氓還不一定了!”

方婷說完,竟然雙手抱起了李威的脖子,對著他熱吻了過去。

李威頓時有點懵,隨後便又一臉壞笑的將煙給滅了,雙手緊緊抱起了她,瘋狂的迴應了起來。

可正在他興頭起來的時候,方婷竟然對著他下嘴唇輕輕咬了一下,疼的李威快速將她給鬆開了。

方婷對著他一臉妖媚的說道:“姐是這麼容易就讓你得到的嗎?該乾嘛乾嘛去!”

看著方婷轉身離開後,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右手輕輕擦著嘴角,對著廁所走了過去。

方婷這個女人,還真是越來越對他的胃口了。

等李威回到包廂的時候,他們三已經躺在長沙發上呼呼大睡了。

李威見狀後,便給方婷打了電話,讓她幫忙叫幾個人過來,將他們三扶到對麵的酒店去了。

大壯和黑子之前的房間已經幫他們開好了,李威又開了一間,他和葉楓住。

當然,每個房間都是兩張床,他們都是分開睡的。

第二天醒來以後,李威暈乎乎的對著四周看了過去,發現葉楓已經不在這裡了。

他眯著眼,好奇的拿起手機看了看,驚訝的發現已經到下去四點了。

而這時,他也看到了葉楓、大壯和黑子的未接電話,還有他們的資訊留言。

大壯和黑子說,這邊的時候忙完了,他們又趕著回遼東了。

年底了,修理廠的事情比較多,要抓緊回去忙一下,等過年有時間在聚。

葉楓說,他開車送大壯和黑子去了,見他一直都冇有醒,就冇有叫醒他。

李威看完後,便起身沖洗了一下。

收拾完,便走出房間去樓下退房了。

剛從賓館出來,便看到不遠處方婷從車上走了出來,李威對著她笑著走了過去,至於昨天晚上和方婷的熱吻,他也不是很記得了。

“好啊婷姐!”

方婷看到李威後,對著他笑著走了過來:“你該不會是剛醒吧?還真是屬豬的。”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:“對了,昨天晚上一共消費了多少,我現在轉給你!”

“不好說!”方婷笑著回道。

“冇事,姐你直接說就行。”

方婷對著他貼近了過來,小聲的撩道:“你昨天晚上喝大了以後,見到我就拉過去吻,這個要怎麼算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