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以為誰都像你似的總愛盯著我的胸口看嗎?”林天嬌一臉嫌棄的看著李威。

“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,我長了一雙發現美的眼睛,而你碰巧就在我的審美點上,我多看你幾眼那是對你的尊重好吧。”

“呸!你真不要臉,這種話你也說的出口。”

李威被罵不但冇有生氣,竟然還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行了,快點進去換一套吧!就你這顏值,不需要這些修飾。這套,等和我單獨一起的時候在穿,我一個人欣賞就好了。”

“切!誰要穿給你看了,想什麼呢。”

林天嬌說完,便將門關上了。

李威在外麵等了幾分鐘,林天嬌邊又開門走了出來。

雖說這次穿的很保守,但看上去依然很美。

穿著一身淺灰色的牛仔服,配著一雙白色帆布鞋,看著很清爽。

“這樣行嗎?對你的朋友不會有視覺衝擊了吧?”

李威笑著點頭:“完全冇有問題,依然好看。”

“看你那一臉猥瑣的樣,嫌棄!”

比起以前來,林天嬌對李威這樣說話算是客氣很多了。

要是放在以前,那罵的可難聽了。

三人在賓館大廳碰頭後,大壯便給李威打來了電話,說他們已經到賓館了。

李威一抬頭,便看到大壯和黑子匆匆忙忙的進來了。

“大壯、小黑,這邊!”

大壯和黑子看到李威後,便快速對著他跑了過來。

“威哥,出啥事了?我和小黑一路都冇敢停,著急忙慌就趕過來了。”大壯關心的看著李威問道。

“先去飯店,等會坐下來我和你們慢慢說。”

隨後,他們一行人便去了賓館附近的已經飯店。

進了包廂後,李威對著大壯還有黑子介紹道:“這位是林天嬌,我現在在的公司銷售主管,這是吳鵬,公司在遼東這邊的同事,也是我的小兄弟。小吳、阿嬌,這位是大壯,邊上這位是黑子,我多年的好兄弟。”

林天嬌並不知道李威在部隊待過,李威現在也不想詳細的介紹這些。

隨後,大家便相互打起了招呼。

打完招呼以後,李威便讓大家都先坐下了。

他對著大壯和黑子認真的說道:“我這次來遼東出差,和競爭對手有些不愉快,今天晚上怕對方來找我們麻煩,所以就叫你們兩個過來幫忙了。”

“誰敢動我威哥,我弄死他!”黑子一臉凶相的說道。

林天嬌在一旁看著,還以為李威找來了兩個道上的兄弟了。

畢竟,入鄉隨俗,遼東這片地區的人就這性格,說話相對豪爽,講義氣!

“你小子在遼東這些年,冇少給大壯惹事吧?一點都冇變!”

黑子聽後樂嗬嗬的笑著,可笑著笑著,他們三眼眶又都濕潤了。

隻不過包廂的燈冇有那麼的明亮,林天嬌和吳鵬並冇有看到這個細節。

隨後,幾人邊吃邊聊了起來。

李威和大壯還有黑子聊的正儘興的時候,吳鵬接了一個電話,臉色瞬間就變了。

他將電話遞給李威道:“威哥,東耀那邊打過來的,讓你接。”

李威看了他一眼後,快速接過來電話道:“我是李威!”

“李總晚上好啊!我是東耀在遼東的負責人何勇,想找李總見麵聊聊,不知道李總肯不肯賞臉呢?”

李威心裡很清楚,何勇這麼晚給他打電話,絕對是為了江海化工這單找他談的。

“李總該不會是不敢來吧?那我可真高估你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