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就在沈夢溪擺好姿勢,準備對李威展示她這幾天的學習成果時,李威的手機突然響了。

聽到鈴聲後,李威不儘緊張的抖動了下身體,快速站了起來。

他從口袋裡拿出手機一看,竟然是謝婉秋打來的。

李威對著沈夢溪左手食指豎著“噓”了一聲,便快速走出臥室接起了電話。

“怎麼了謝總?”

聽到李威這樣稱呼她後,謝婉秋也想到了什麼。

“你在忙?”謝婉秋眉頭微皺的追問道。

“和下屬開了個會,基本結束了。”

李威這編瞎話的本領,還真是與生俱來的。

“這個點在加班開會?和女下屬吧!”

果然,謝婉秋還是非常瞭解他的。

“你給我打電話,是要我現在過去還是?”

“對,你如果忙完就過來。我今天好像著涼了,全身無力。”

“喲!聽你這麼說應該是發燒了,那我得趕緊過去給你打一針才行。要不然,你今天晚上這覺恐怕就難睡了。”

李威一本正經的說著,謝婉秋聽後竟然笑了,隻是冇有發出聲音來,李威也看不到她這一刻的美。

“混蛋,你還真能瞎編!”

罵完,便掛斷了。

李威樂嗬的將手機放下後,沈夢溪便走臥室裡走了出來。

“怎麼了威哥?有什麼急事嘛?”

沈夢溪剛調節好狀態,被謝婉秋打來的電話給打破了。

現在,她的準備還得慢慢調整才行。

“是有點急事,剛纔物業給我打來電話說,我樓上漏水了,讓我回去看一下有冇有漏進我家裡去。”

“物業打電話你搞的這麼神秘乾嘛?我還以為是你老婆查崗呢。”

的確,剛纔李威的舉動,是有那麼點嚴肅過頭了。

主要是和物業接電話,根本就不需要這樣嚴肅的。

很顯然,李威這話編的有瑕疵。

“老婆是查不了崗了,我現在單身。這不是怕你被誤會嗎,畢竟大晚上,是吧!”

聽到李威說單身後,沈夢溪頓時眼睛就亮了。

這樣說的話,她可是有機會了啊!

她雖然現在,但李威的能力她心裡是非常清楚的。

李威這樣高大帥氣,又有能力,在鼎盛還是運營負責人,特彆符合她找男人的標準。

跟著李威這樣的男人過日子,最起碼不用辛苦賺錢了。

“威哥你離婚啦?”

很多人都知道李威是已婚的,隻是他現在離婚了並冇有和任何公司的同事說,大家也都不知道而已。

而沈夢溪,平日裡和同事聊八卦,肯定也少不了李威了。

畢竟,他這幾個月升的太快了,已經是整個鼎盛公司的焦點人物了。

所以,通過以前在鼎盛的老同事嘴裡,肯定是聽到李威是已婚男人了。

現在,李威親口說他單身,沈夢溪自然是非常驚訝的。

“對啊!不過,你彆說出去,丟人!”

李威眼神微變,沈夢溪見狀後快速點頭應著。

她怎麼可能會說出去呢,萬一公司的女同事知道了李威單身後對他有想法,豈不是給她自己添堵嗎?

更何況,林天嬌現在也是單身,在沈夢溪的眼裡,林天嬌和李威也是非常有可能的,所以她一定會替李威保密的。

“嗯,放心吧威哥,我一定會幫你保密的啦。”

“那,你好好休息吧。今天也累了一天了,我得抓緊時間回家看看情況。這花了幾十萬剛裝修的,要是被水給泡了可就完蛋了。”

“那,威哥什麼時候在來考覈人家呢?”

李威對著她一臉壞笑的回了句:“改日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