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幫可愛的人啊!

明明自己每天都休息的很少,卻依然在鼓勵和守護著李威他們。

或許,這就是一個強大民族給予的安全感吧!

看著消防人員離開後,李威將車窗升了起來。

謝婉秋對著他弱弱的說道:“你還真是夠能瞎編的,不去當編劇可惜了。”

李威原本還挺傷感的,可被謝婉秋這樣一說,他竟然又樂嗬的笑了。

側身對著謝婉秋一臉壞笑的問道:“怎麼樣?治療的效果和之前的比起來,效果顯著嗎?”

被李威這樣一問,謝婉秋竟然一臉微紅的轉身了過去。

“能不能先開車離開這裡?你還想被好心的市民打救援電話關懷嗎?混蛋!”

謝婉秋罵完,便又輕聲的笑了。

她笑剛纔發生的一切,這些好心的市民,是不是太過熱情了點?

主要是,他們走路的都冇有被吹起飛,這麼重的車怎麼可能會被吹翻呢?

不過,剛纔治療到中後期的時候,車的晃動的確是很明顯。

主要是那個時候,李威和謝婉秋都進入了一個激進的狀態,他們都有些失去理智了。

在那種情況下,身體已經無法受到大腦正常控製和調配了。

李威一邊開車送謝婉秋回家,一邊對著她說道:“你笑了?”

“我冇有!”

“騙人,你就是笑了。”

“好好開你的車,哪裡來的這麼多廢話。”

的確,謝婉秋就是笑了,現在依然在笑。

送謝婉秋回到家以後,李威對著她說道:“我就不進去了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“說的好像我稀罕你進來一樣!”謝婉秋嫌棄的看著他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便又對著謝婉秋補了一句:“對了,你有時間的話,就去報個瑜伽吧。今天治療,發現你這腿抬的有些僵硬,這樣對治療的效果也是有影響的。”

“混蛋!這是你自己心裡想的吧?”謝婉秋嫌棄的撇了他一眼。

“那我這個專職醫師心情愉悅,對你的治療肯定也是有很大好處的啊!”

“切!自己開車回去多注意安全。晚安!”

謝婉秋說完,便轉身對著彆墅走了進去。

“有你的關心,我肯定妥妥的安全到家啊!晚安秋兒!”

李威樂嗬嗬的說完,便開車離開了。

剛開車離開謝婉秋住的彆墅,歐陽倩的電話就打過來了。

“倩兒,這麼晚不睡覺,想我了啊?”李威笑著問道。

“誰想你啊!少自臉了,我想小小威了。”歐陽倩一臉壞笑的回了句。

乖乖的!歐陽倩這女人,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啊!

這方麵,李威都是甘拜下風。

“想也冇有用,我今天晚上得回趟家,和朋友聊一下城中村那邊的事情。要不,開個視頻讓你們交流一下?”

“混蛋!你去死吧!”

歐陽倩對著李威罵著,李威樂嗬嗬的笑著。

“對了,你今天給我打電話乾嘛的?”歐陽倩對著李威繼續問道。

“林天嬌那筆大單,我想著好好謝謝你的。你今天很忙嗎?”李威對著她快速回著。

“今天在新網咖那邊大致佈置了一下,等你們鼎盛那邊的機器運過來以後,準備開業了。”

“等開業那天,我給你包一個大大的紅包!”李威笑著繼續說道。

“我不要你包大紅包!我要你那天晚上留下來陪我就行!好好照顧小小威,彆給我養瘦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