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黑虎罵完,二人又都傻兮兮的笑了起來。

到家以後,快到十一點了。

李威將車停好充電,便帶著黑虎上樓了。

黑虎走進洗手間洗漱的時候,李威給謝婉秋打了電話過去。

昨天晚上謝婉秋給他打電話,說是等她通知在過去幫她治療。

可今天一整天,都到這個點了謝婉秋也沒有聯絡過他,所以他就想打過去問一下什麼情況。

問問看,謝婉秋是不是又出差去了?

他連續打了三個電話,謝婉秋都冇有接,第四個電話謝婉秋直接就掛斷了。

“這個女人,長本事了,竟然連我的電話都敢掛斷了?等我下次去幫她治療的時候,看我怎麼收拾她!”李威一臉不爽的嘟囔著。

謝婉秋這兩天搞的挺神秘的,這讓李威非常的好奇。

這個點,或許她已經睡了吧。

李威想了想後,便冇有繼續打過去,而是在床上躺下休息了起來。

等黑虎收拾完以後,李威也走進洗手間收拾了起來。

等他收拾好走出洗手間的時候,黑虎卻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著他了。

“你怎麼不去休息的?”李威對著黑虎好奇的問道。

“不是你說晚上和我聊聊的嗎?”

李威笑著拍了拍腦袋:“年紀大了,記性不好了。不過現在挺晚了,要不我們先休息,明天在聊?”

“行吧!那就都休息吧!”

黑虎聽後,便起身對著次臥走了進去。

李威走進主臥後,便躺下休息了。

第二天上午九點,他醒來的時候發現黑虎已經出去了,應該又是去保護他朋友女兒去了。

李威收拾好以後,下樓了。

開車在小區外買了兩個包子,去公司的路上吃了起來。

到了公司以後,他剛走進新辦公室,還冇等他屁股坐熱,辦公室的門便被敲響了。

“李總,我能進來嗎?”

聽聲音,是王欣怡在外麵敲門。

“請進!”

隨後,王欣怡便打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。

“威哥,我今天這樣穿可以嗎?”

李威聽後,快速抬起頭對著她看了過去,頓時眼前一亮。

王欣怡這小女人,冇有想到身材這麼好?

關鍵是,她衣品也特彆的好。

之前穿的都是比較保守,而且包裹的嚴嚴實實的,又不怎麼化妝,整個人就好像是鄉村土丫頭一樣。

但氣質,李威從第一次見到王欣怡開始,他就覺得王欣怡這個小女人很不一般,家裡的條件肯定非常的好。

那種由內而外散發出的自信,會讓一個女人的氣質上升到一個很高的高度。

而王欣怡,就是這樣一個小女人。

王欣怡雖然不是特彆的高,但也不算矮,穿著黑色高跟鞋,也是非常高挑的。

今天的王欣怡,穿著一條黑色超短褲,白淨大長腿的優勢立馬就體現出來了。

白色襯衫外穿著一件黑色西服,是那種領口比較大的西服。

關鍵是,王欣怡白襯衫最上麵的兩個釦子竟然冇有扣,這就很善解人意了啊!

最讓李威眼前一亮的,還不是這些,而是她今天整的髮型。

她昨天晚上應該是做個髮型了,長髮飄逸,戴著一對粉色的菱形耳墜,特彆的迷人。

現在的她,纔算得上是一個合格的私人助理。

最起碼,李威眼睛被她閃的晃晃的。

“威哥,我這樣穿可以嘛?”

王欣怡見李威冇有回她,便對著李威柔聲繼續問道。

李威快速回過神來,對著王欣怡憨憨的笑著:“美,非常美。欣怡啊!就你現在這樣的,我看了以後真的是乾勁十足啊!”

“啊?”王欣怡一臉羞紅的低下了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