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身後的那些男員工和男顧客一邊羨慕的看著,一邊在嘴裡罵罵咧咧的說著:老色批!

其實,浪濤的這個男店長年紀並不算大,還不到三十歲了。

男店長的私人休息室,平時那都是接待超級會員的,像小冉這樣第一次來的,她是第一個。

誰讓她長的美呢,這就是能被特殊招待的資本啊!

“美女你先坐,想喝什麼?”

男店長髮型倒是挺時尚的,人長的也算帥氣,就是有點瘦,看著全是骨架。

而且,個子都還冇有小冉高,最多一米七。

“不用了,我不渴。”小冉笑著婉拒道。

畢竟,這裡是小美出事的店。

李威一直在叮囑她,進來浪濤以後一定要多加小心,多留幾個心眼。

萬一這個男店長見她太美,趁著她不注意,在喝的東西裡麵下藥呢?

要是這樣的話,她豈不是非常的危險了。

“那就白開水吧!”男店長對著她笑著接了句。

小冉坐在沙發上,男店長將白開水對著她笑著遞了過去。

“謝謝!”小冉笑著快速接了過來後,又將杯子放到了茶幾上。

男店長將這些舉動都看在了眼裡,不過這也是正常的舉動。

畢竟,現在美女遭遇迫害的新聞有很多,大家也都開始警覺了。

要是小冉接過去就喝的話,一點警覺性都冇有的話,那倒還有些可疑了。

男店長坐在了小冉邊上的單人沙發上,對著小冉笑著說道:“自我介紹一下,我是這裡的店長,我叫王浪!”

“王店長您好!”小冉禮貌的笑著應了句。

“美女如何稱呼呢?”男店長對著小冉笑著追問道。

如果是平時的話,小冉都不會和他多說一句話,因為小冉覺得王浪這個男人有點油膩。

李威雖然也有點壞壞的,平時還愛開玩笑,但並不會給人一種太過油膩的感覺。

可現在情況特殊,小冉是幫李威來這裡當臥底做任務的,要是惹的王浪不高興的話,那她這次就白來了。

“叫我小冉就可以了,我們還是來看看服務項目吧。”

小冉快速進入了正題,想早點弄完以後早點離開這裡。

王浪也看出來了,小冉並非是傻白甜,不過這樣似乎更有挑戰性了。

“小冉你看,這些就是我們家的服務項目。一共分為三大類,第一類當然就是以理髮養髮為主的,項目一共有三十種,價格也都在上麵標著了。第二類是美容護膚的,項目和價格也都標著了。第三類是養生按摩,這個和你平時知道的專業按摩店的不一樣。”

“這個按摩不正規嗎?”小冉冷不丁這樣一問,整的王浪頓時有點懵逼。

心想:這女人該不會是看著清純,內心奔放的腐女吧?

王浪憨憨的笑著:“當然是正規的了,我們家所有的服務項目都是正規的。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是受過嚴格培訓以後,合格在上崗的。至於價格,雖說不是很便宜,但我們有充足優惠,整體算下來也是非常劃算的。”

“你這三麵也冇有看到有充值優惠的說明呀?”小冉眉頭微皺的對著王浪說道。

王浪聽後,立馬就來了興趣。

隻要小冉充值,他就可以慢慢引她進陷阱。

“小冉你想充值嗎?”王浪對著小冉笑著追問道。

“當然呀!我又不是很有錢,誰不想多弄點優惠呢。對吧王浪哥?”

“小冉你要是這樣說的話,那哥哥今天給你整一套更加優惠的。隻要你辦理了我們店聯名合作的借貸服務,我保證優惠到讓你笑的都合不攏嘴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