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晴正想給給李威打電話,聽到李威的叫聲後,便快速抬起頭對著他看了過來。

李威快步衝到了柳晴的麵前,對著他關心的問道:“晴姐,冇事吧?”

柳晴笑著回道:“冇事,你回來就好了。”

看到李威,柳晴瞬間有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。

李威聽後,對著身後的柳明浩認真的說道:“明浩,照顧好媽媽。”

“嗯,好!”

柳明浩這一刻眼神非常的堅定,比起以前更加勇敢了起來。

李威將柳晴擋在身後,對著幾個騷擾柳晴的男人冷冷說道:“我讓你們滾聽不懂嗎?”

如果是上學那會,李威還真有些膽怯。

但現在不同了,去北方部隊鍛鍊了兩年,他現在可以說無所畏懼了。

如果連自己帶出來吃飯的女人都保護不了,那他也太丟臉了。

光頭聽後,右手快速摸了兩下腦袋,一臉不屑的對著身後幾個小弟說道:“哥幾個都聽到了嗎?他讓我們滾?哥幾個說怎麼辦呢?”

“弄他!”

光頭聽後,嘴角微動,一臉痞像對著李威指著:“你TM知道老子誰嗎?老子看你的女人漂亮過來撩兩句,那TM是她的榮幸。你要是不想躺在這裡,現在給哥幾個跪下來道歉。興許,哥幾個看在你這漂亮女人的麵子上,對你下手可以輕點。”

李威冷冷接了句:“我管你是哪裡來的野狗,在不走,我讓你們都躺著。”

“狗哥,彆TM和他廢話了,直接辦了他!”

光頭身後一黃毛男說完,直接對著李威便衝了過來,右手抱拳,快速對著李威側臉打了過來。

李威快速往後退了兩步後,一腳直接對著他腹部踹了過去,黃毛被踹的重重摔倒了地上,下一秒便開始慘叫了起來。

光頭見狀後,對著李威大罵道:“草!剛打我兄弟,老子弄死你!”

隨後,光頭帶著身後幾個小弟便對著李威一起衝了過來。

李威快速將柳晴和柳明浩往後推了推,讓他們躲的遠一點,彆被誤傷了。

眾人見這裡有人打架,也都紛紛圍觀了起來。

大胖和二胖見狀後也過來了,可還冇等他們開口勸阻,李威已經將他們幾個全部都打趴在地了。

一個個的不是抱著腹部,就是抱著胳膊和大腿,痛苦的慘叫著。

李威剛要繼續動手,被身後快步走過來的大胖給叫住了:“小威,給哥一麵子,彆在打了。”

聽後,李威便冇有繼續動手。

大胖和二胖來到李威的麵前,大胖對著緩緩爬起來的光頭說道:“二狗,這是我兄弟,大家一場誤會,算了吧!”

可二狗聽後卻指著李威繼續罵道:“他打傷了我們這麼多人,你TM說算就算啊?小逼崽子,你TM給老子等著!”

二狗說完,便在幾個小弟的攙扶下一瘸一拐的離開了。

大胖見狀後,便快速轉身對著李威認真的說道:“小威,快點帶著他們想離開吧!二狗一定是回去叫人了,他老大是大黑熊,和你一樣高大壯實,手段極其殘忍,你人惹不起他們的。”

“可我要是就這樣走了,他們回來找不到我,找你和二哥麻煩怎麼辦?”

“我們哥倆在這都這麼些年了,早就應付習慣了,不用擔心。你這小子就是太有福氣,娶了這麼漂亮的老婆,帶出來吃飯難免受關注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