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婉秋這個女人,竟然還李威杠上了,二人似乎誰也不服誰。

快速吃完麪以後,李威對著謝婉秋一臉得意的壞笑著:“開始治療嗎?”

“來啊!誰怕誰!”謝婉秋一副無所畏懼的接道。

隨後,李威便又繼續幫謝婉秋加班加點的治療了起來。

這一次,李威不單單隻是讓謝婉秋在客廳治療,什麼廚房、洗手間等等,基本都帶著她治療了一遍。

治療完以後,已經淩晨四五點了,二人也都累的夠嗆。

“不介意我在你家沙發上休息吧?現在這個點,完全不想動了。”

看著李威有氣無力的說著,謝婉秋也累的接不上話了。

“隨……隨你便……”

說完,謝婉秋便強行站了起來,晃晃悠悠的對著臥室走了過去。

眼見她身體一癱,快要摔倒的一瞬間,李威強忍著猛的衝了過去,將她緊緊抱在了懷中。

“我送你進去吧。”

謝婉秋抬起頭看了看他後,冇有繼續說話。

李威將謝婉秋送進臥室後,剛要起身離開,卻又被謝婉秋給叫住了:“要不,就在這裡休息吧。”

這還是第一次,謝婉秋主動留他。

李威得意的笑著:“我待遇提升的這麼快嗎?”

“混蛋,少得意忘形。”謝婉秋嫌棄的對著他繼續罵道。

“謝總的被窩還真是香啊!”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猛的將被子拉了過來,隨後便快速休息了。

雖說二人是隔著兩邊的,可對於李威來說,卻是和謝婉秋拉進了一大步。

畢竟,這裡對於謝婉秋來說,可是通往她心靈深處的入口啊!

李威是真的累了,躺下後很快便呼呼大睡了起來。

可謝婉秋卻久久都無法入眠,她側著身子,閉起雙眼卻一直在想著和李威的點點滴滴。

身後這個混蛋,自從上次來她的辦公室威脅她開始,似乎就和她有了不可描述的緣分了。

從一開始的嫌棄和厭惡,在到後來找他簽了協議,讓他幫助治療。

漸漸的,謝婉秋對他的厭惡和嫌棄也越來越少了。

尤其是在金陵城那一次,謝婉秋知道,在她最危險的時候,李威這個男人義無反顧的站了出來保護了她。

從那一刻開始,謝婉秋就認定了李威是一個有責任感的男人。

至於他是不是好男人,謝婉秋似乎更喜歡叫他混蛋吧!

想著想著,謝婉秋竟然傻笑了起來,隻不過,聲音很想,小到李威根本冇有聽到。

第二天上午,李威醒來以後,腦袋依然昏昏沉沉的。

他眯著雙眼緩緩對著四周看了看,發現謝婉秋已經不在臥室了。

雙手伸著懶腰,活動了一下後便下了床,整理好以後,快步走出了臥室。

可讓他驚訝的是,謝婉秋雖然不在,但餐桌上竟然有早飯?

李威快步走了過去,走到餐桌前看了看,上麵有謝婉秋準備的白米粥,煎蛋還有一盤小炒菜。

白米粥李威喝了一口後直接就吐了,米根本就冇有熟。

煎蛋就更不用說了,黑漆漆的明顯焦了。

至於小炒菜,看著倒是挺清爽的,可他稍稍微微嚐了一口後,差點齁死個人。

這TM絕對是黑暗料理啊!

謝婉秋這突如其來的關愛,還真是要命啊!

李威一臉無奈的苦笑著,快速轉身走進了洗手間。

收拾好了以後,已經是上午十一點了,肚子咕咕直叫。

他將謝婉秋這些黑暗料理都倒掉以後,又快速將碗筷和廚房收拾乾淨,將垃圾袋換了以後才離開。

剛坐上車,準備去找個地方吃飯的時候,艾琳的電話便打過來了。

李威看了看後,快速接通道:“琳姐,中午好啊!”

“小威,你小子夠能耐的啊!幫了姐這麼大個忙,想要姐怎麼答謝你啊?要不,讓姐看看你還能不能在拯救一下?興許,姐有招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