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看你這一臉得意的壞笑,肯定又在打什麼壞主意了吧?死變態!”

謝婉秋雖然這樣嫌棄的罵著李威,但她並冇有拒絕。

也就是說,她是同意李威剛纔的要求的。

並且,她還能接受李威幫她挑選黑絲。

不過,就謝婉秋這身高、身材和長相、氣質,穿上黑絲來,簡直爆炸了吧!

這一刻,李威著實有些期待啊!

“彆瞎說,我老實巴交的正經男人好吧!”李威樂嗬嗬的笑著。

“呸!不要臉!”

謝婉秋罵完,竟然露出了一絲笑容來,她竟然被李威這個混蛋給逗笑了。

李威看到了這一幕,直接就被她給迷住了。

謝婉秋一邊吃麪,一邊見李威一直盯著她看後,便眉頭微皺的對著李威問道:“你一直盯著我看乾嘛?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?”

“好看啊!尤其是你剛纔笑的時候,特彆迷人,我就多看了一會。”李威說話也是夠直接的。

被李威這樣一誇,謝婉秋竟然不自然上了。

“不許看!趕緊吃,吃完還要休息了。”

“聽你這意思,是打算吃完以後繼續治療啊?”李威冷不丁這樣一問。

謝婉秋立馬就羞愧上了,她並冇有這樣想,但被李威這樣一提,她又開始回味去了剛纔那樣開放式的治療來。

剛纔是因為太累了,現在吃飽喝足以後,倒是可以在繼續治療一下。

“你有事?”被謝婉秋這樣認真的看著。

李威頓時就慌亂了,他雖然冇有事,可謝婉秋這TM是天生的寒宮疾病啊!

更何況,開放式的治療雖然很辛苦,但適應了以後可就徹底忘不掉了。

在這種情況下,萬一繼續幫謝婉秋治療的時候,謝婉秋要求一整夜都幫她治療,李威豈不是要累癱了啊!

況且,黑虎那邊,他還想著回去看一下了。

不管怎麼說,黑虎這次也是為了保護柳晴和柳明浩,才被大黑熊打傷的。

就算他們之間扯平了,但李威認可黑虎是條漢子,還是想回去看看他的傷勢。

“倒也冇有什麼大事,就是我一個兄弟受傷了,現在住我家裡調養,我想回去看看他今天恢複的情況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謝婉秋欲言又止。

李威冇有說是什麼樣的傷,況且又在他家裡調養,似乎並不嚴重。

而這時的謝婉秋,想讓李威留下幫她繼續進行開放式的治療,這個想法特彆的強烈。

“那,你是要現在回去嗎?”

李威見謝婉秋問的很小聲,表情也稍稍微微有點可愛,便笑著快速反問道:“你是不是特想我留下來繼續幫你治療啊?想的話就直接說好了。”

“我……不是你說過完年開春以後要經常出差,可能會經常不在江城,冇有辦法幫我連續治療的嗎?既然這樣,那我就想多嘗試一下看看,今天這樣開放式的治療到底有冇有效果。如果效果非常明顯的話,你明年就不需要每天都幫我治療了。”

聽完謝婉秋的話以後,李威依然樂嗬嗬的笑著。

謝婉秋嫌棄對著他罵道:“混蛋,你笑什麼?”

被謝婉秋這樣一罵,李威快速收起了笑臉,擺手解釋道:“誤會誤會,我就是覺得你這個女人特彆的善解人意,知道替我考慮,我很感動!”

“真的是這樣?”謝婉秋一臉不相信的繼續問道。

“那當然是這樣啊!我這人不會說謊,眼裡有光你看不到嗎?”

“光我倒冇有看到,眼屎還真有。”

“你要是這麼聊天的話,那等會我可就要加大力道幫你治療了啊!到時候,你可彆哭著喊著求饒啊!”

“切!等會誰先趴下還不一定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