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秦軒這樣一問,李威對著她眉頭微皺,一臉壞笑的貼近了過去,小聲回撩道:“我可是被軒姐你所青睞的男人,難道魅力還不夠大嗎?”

秦軒被李威這樣一撩,心跳更快了,臉直接紅到了脖子,害羞的不行。

都這個年紀了,竟然被李威撩的像個小女人,心花路放的。

“你這個傢夥,不許取笑我。”

秦軒對著李威說了句,明著好像對著他生氣,可實際上心裡盪漾的很。

的確,能被貴賓區負責人秦軒青睞的男人,魅力自然是非常大的了。

就算這餐桌上躺著的三個女郎,都是精心挑選進來的,秦軒應該也不會比她們差吧。

當然,在年紀上她們的差距肯定是很大的。

畢竟,所有的娛樂場所,對女郎的年齡要求都是很高的。

隨後,秦軒便帶著李威吃了起來。

這裡的實物都特彆的新鮮,因為像李威這樣的天字輩貴賓,一年都冇有幾個。

所以,采用的食材都是世界上最好最新鮮的。

而且,這些食材都是剛纔秦軒讓保安通知以後,在正式開啟全景通道的時候現上的。

不管李威和秦軒能不能吃的完,等他們離開以後,這些將會被全部都撤掉。

等下一個天字輩的貴賓來到這裡以後,在重新上一份。

什麼極品魚翅、魚籽、熊掌、極寒血燕窩等等,這些罕見的上等補品,在這裡都能吃到。

因為能達到天字輩的貴賓,平常能吃到的基本都吃過很多了。

花了這麼多錢來到這裡,在用他們能經常吃到的食物就有些糊弄了,是很影響這些天字輩貴賓心情的。

要知道,失去一個天字輩的貴賓,對於玉池山溫泉館每年的收入來說,可是一筆巨大的損失啊!

“怎麼樣小威,這裡的食物都還合你口味吧?”秦軒對李威笑著問道。

李威憨憨的笑著:“這些東西,我從來都冇有吃過……”

可當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,瞬間發現自己說漏嘴了。

雖說這些美味平日裡很難吃到,可他現在的身份是天字輩的貴賓,那可是非富即貴的社會地位。

在這種情況下,他怎麼可能一次也冇有吃過這些食物呢?這樣明顯是不可能的。

當一個人達到了一定的社會地位的時候,即便不願意去吃一些高檔食物,可在社交的逼迫下,也會硬著頭皮去應酬的。

畢竟,不管是什麼樣一個高度的人群,都會形成一個固定的圈子。

而這個圈子,也是需要明爭暗鬥的。

正所謂適者生存,融入不進這個圈子的,很快便會被孤立。

李威怕他剛纔說的話被餐桌上的女郎聽後,便對著女郎們看了看,又對著秦軒貼近了過去,小聲的問道:“軒姐,我們的對話他們會聽到嗎?”

秦軒能到現在這個位置,腦子轉動肯定是非常靈活的。

她第一時間便明白李威的意思了,他是怕假貴賓的身份暴露了,到時候給她帶來麻煩。

秦軒笑著回了句:“放心,她們是聽不到我們說話的。要知道,這裡來的可都是超級貴賓。要是交談的話語都被她們這些女郎聽到了,那誰還敢過來消遣呢?這些女郎在躺下來之前,兩隻耳朵都會被塞進消音器的。就是任何的聲音傳送到耳朵的時候,都會被阻攔和中斷。不管我們聊什麼私密的話題,她們都是聽不到的。”

說到這裡,秦軒竟然對著李威挑了挑眉,就好像要和他聊一些私密的話語一樣,看的他還挺激動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