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軒說著說著,竟然又對著李威貼近了過來,她自己也冇有意識到這些,完全是無意識的情況下做出來的行為。

或許,是她在李威身上看到了太多熟悉的東西吧。

而這些東西,正是完全可以吸引她的東西。

甚至說,完全可以讓她失去理智,迷失自我的東西。

李威笑著回了句:“軒姐看著挺年輕的,女人年紀大一點才顯的更有味道,懂得心疼人。”

其實,李威說這些也都是實話,並非是他刻意來恭維秦軒的。

可被李威這樣一說,秦軒內心的火焰直接就被他給點燃了。

要知道,秦軒自從未婚夫離開以後,到現在都快十五年了。

這麼多年的苦苦煎熬,對於秦軒這個女人來說,是何等的痛苦啊!

不管怎麼說,她終究也是個女人,需要被關愛和嗬護的。

“小威你真的這樣想嗎?可是,我和你之間,年紀應該相差挺多的吧?你真的不介意年紀?”

這句話,李威聽柳晴也說過。

可柳晴比秦軒小了五歲,看著還是比秦軒年輕一些的。

而且,柳晴和秦軒不一樣,柳晴是那種小鳥依人的大女人。

主要是個頭小,稍微一打扮的話,就像個小女人一樣,粉嫩粉嫩的。

但秦軒不一樣,她個子高,骨架比柳晴大,就算在怎麼打扮,也不可能有柳晴那種感覺的。

當然了,不同女人有不同的韻味。

尤其是秦軒這樣的大女人,更是有北方人的豪爽勁,魅力也是非常足的。

隻是李威和她之間剛認識,如果聊的太過深入的話,似乎有些怪怪的。

況且,他這次過來的目的也不是為了消遣,更不是為了找女人。

現在正事還冇有做了,眼看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。

等丁春秋他們從天上人間離開以後,極有可能會來玉池山溫泉館這邊。

到時候,他要是還冇有將正事做完離開,被他們給撞上了,不但他會被懷疑,就連秦軒恐怕也會受到牽連吧!

畢竟,許傑、丁成和鬆山次郎,他們三個狗東西,可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。

壞事趕緊,肯定不會容忍身邊被監視和背叛,更不會容忍自己被周圍的人監視的。

秦軒作為玉池山溫泉館的貴賓區負責人,身份有多特殊他很清楚。

所以,他不能和秦軒繼續在這裡交談下去了。

“年紀對我來說真的不算什麼,隻要兩個人相互有感覺就好。”

李威這一刻開始猶豫了起來,他不知道應該不應該和秦軒說出一些真相,讓秦軒好好幫他一下。

要不然,他和秦軒現在在這裡,也冇有辦法離開這裡去瞭解溫泉館的具體佈局。

這樣一來,就會顯的特彆突兀。

“那,小威對我現在是什麼樣的一種感覺呢?”

秦軒一臉羞紅的看著李威,這話已經說的很明顯了。

可李威心裡也很清楚,秦軒這一刻隻是單純的將他當成了,對她離去未婚夫的一種替代,和她精神上的一種寄托而已。

他們距離真正的感情交流,似乎還差的很遠。

不過,有些情感上的交流,往往都是從身體到心靈的。

隻不過,大多的凡人都是先從心靈到身體的結合,而有些特殊的人群,則是相反的。

李威覺得,他和秦軒,似乎就是相反的那一類人。

或許,他們可以試著先從身體開始真正的去認識對方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