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濤聽著很不爽,李威這明顯是說他冇用,順便還說他老婆太胖了。

可即便這樣,他依然忍住冇有對李威發火。

就算要對付李威,也不能在公司裡,更不能在他的辦公室。

李威走到門處的時候,又轉身對著他們看了過來,補了一句:“對了,柳晴那邊我來接手,阿嬌你回頭和趙軍說一聲。”

“柳晴那邊趙軍已經接手三個月了,我聽他說都快要拿下了,你現在接手不太合適吧?”周濤快速回了句。

李威一臉不屑的繼續接話道:“都TM三個月了還冇有搞定,你覺得他能的搞定嗎?運營那邊第三季度可是花了不少錢做推廣了,可我們市場部的業績似乎並冇有達到預期,你覺得譚總現在心裡是怎麼想的?”

周濤聽完李威的話後,便冇有繼續多說什麼,他心裡也很清楚,第三季度的銷售業績的確很差,運營那邊和他又不對付,要是這最後一週在不好好衝一下的話,譚輝那邊還真就不太好交代了。

其實,周濤現在考慮的並非是公司的業績問題,而是他年終的獎金問題。

李威說完,便轉身走出了周濤的辦公室。

林天嬌見李威離開後,快步走到了周濤的身邊,雙手抱著周濤的右胳膊,一臉委屈的撒嬌道:“濤哥,你剛纔都看到了,李威他太過分了。你要是在不好好管管,恐怕……恐怕他都要讓我陪他了。”

周濤聽後,猛的站了起來,右手抱拳用力的敲打著辦公桌,惡狠狠的罵道:“李威這個窩囊廢,老子要不給他點教訓還真以為我是病貓了。你去幫我聯絡一下阿彪,讓他晚上帶幾個人去教訓一下李威。我明著可以配合他,但暗地裡我也可以慢慢搞他。我要讓他知道,得罪我周濤是冇有好果子吃的。”

林天嬌聽後也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來,李威竟然敢拍她的屁股,還讓她按摩肩膀伺候,她早就氣的不行了。

阿彪是江城一個不入流的混子,身後跟著幾個小弟整天在娛樂場所鬼混,之前也幫周濤做過不少缺德事。

讓他出手對付李威,看來李威今天晚上是有麻煩了。

李威走出周濤的辦公室後,便回到自己的工位休息了。

其實,柳晴那邊的情況他早就開始關注了,自然也想到了一些列的應對辦法。

下午三點半,李威打著哈欠,伸著懶腰,緩緩起身對著洗手間走了過去。

這要是換著以前,他敢這樣肆無忌憚的趴在工位上睡覺,林天嬌早就過來罵他了。

可現在,就算他睡到晚上下班,林天嬌也不敢對他說什麼。

李威洗了下臉,收拾了一下後,便出了公司。

他騎著電驢直接去了柳晴兒子在的學校,因為這樣可以直接碰到柳晴。

雖說趙軍能力不如他,可趙軍現在業績做的也還算可以,在整個鼎盛市場部也是數一數二的。

他三個月都冇有拿下柳晴這單,就說明柳晴這個人很難約。

與其打電話給柳晴遭人家拒絕,還不如直接來這邊等她,最起碼還能見上一麵,說上兩句話。

可就在李威騎著電驢來到柳晴兒子柳明浩學校的時候,卻發現柳晴在和一個女人還有一個男人在爭吵,四周圍滿了人。

女人微胖,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,身邊的男人也是五大三粗的,柳晴明顯是處於下風的。

見女人要對柳晴動手,李威快步衝了過去,一把抓住了微胖女人的手,將他給推開了。

“有什麼話好好說,彆動手!”

男人原本想動手的,可見李威又高又壯,漸漸慫了。

“叔叔,是劉大壯先罵我是個冇有爸爸的野孩子,我才和他動手的。”

李威聽後,便低著頭看了過去,原來是柳明浩在和他說話。

小男孩的眼眶有些濕潤,似乎很委屈的樣子。

先不管柳晴這單能不能成,他都要站出來幫柳明浩,要不然他會留下陰影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