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李威這樣笑著一問,譚輝頓時也想起來了什麼。

他竟然被肖澤凱忽悠,將李威做市場部的臨時負責人這件事給忘記了。

的確,隻是換了一個辦公室而已,這倒是不耽誤正常的部門開會。

畢竟,現在也同樣是市場部的負責人啊!

聽完李威的話後,譚輝頓時還有些尷尬。

不過,他這個老狐狸,自然表現的非常淡定了。

“這個當然冇有問題了,市場部那邊的辦公室,你回頭也找人收拾一下。市場部開會,最好還是在那邊比較好。要不然,容易被人說閒話。”

譚輝為了給自己台階下,便將話題又轉移到了市場部那邊。

聽完譚輝的話後,李威便笑著點了點頭:“好的譚總,我等會就讓欣怡找人收拾以後。回頭找她們開會,直接去市場部那邊。”

肖澤凱見李威一臉得意的樣子後,心裡自然非常的不爽了。

“輝叔,你可不能聽李威忽悠啊!他們四個,在這邊鬼鬼祟祟的,肯定有什麼秘密?”

譚輝聽完肖澤凱的話後,便陰陽怪氣的接了句:“他們可都是我親自提拔上來的,能有什麼秘密瞞著我呢?”

這句話,看著好像是回肖澤凱的。

可實際上,卻是說給他們幾個聽的。

的確,李威當初運營部負責人的位置,也是譚輝親自讓他坐的。

沈夢溪那邊,雖然不是譚輝親自讓她當市場部副總的,但也是他點頭的。

百合就更不用說了,他剛內招過來的。

至於王欣怡,也是譚輝親自安排到李威這邊的。

也就是說,他們要真是揹著他乾了什麼,那就有點吃裡扒外了。

譚輝剛纔那句話,意思就是這個意思了。

聽完譚輝的話後,百合和王欣怡都一些不太自然了起來。

不過,依然麵帶微笑的看著譚輝,並冇有表現的太過明顯。

“可是,輝叔……”

“行了,你做為運營部的副總,不好好忙你自己的事情,下摻和什麼呢?一天天的淨扯淡!”

譚輝冷冷說完,便轉身走出了李威的辦公室。

“輝叔,我……”

肖澤凱看著譚輝走出李威的辦公室後,一臉不爽的對著李威四人看了看,指著李威冷冷說了句:“走著瞧!”

看著肖澤凱也走出辦公室後,王欣怡趕忙將辦公室的門關上了。

隨後,四人便都鬆了一口氣。

“嚇死我了都!”沈夢溪弱弱的吐了句。

“我們在聊正經工作,你們有什麼好怕的呢?”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她們。

“威哥你真壞!”三女異口同聲的對著他指著輕聲罵道。

李威得意的大笑了起來,看著她們三走出辦公室後,便拿起手機給秦軒打了電話。

既然譚輝那邊他已經說了收購晶片的事情,並且還提出了離職,新公司就必須要儘快成立才行。

不管是秦軒在金陵城的關係網絡,還是紫葉藉助紫威娛樂的關係,都能最快的將所有手續搞定。

這一點,李威倒是不擔心。

不過,這個新公司的掌門人,李威得先和秦軒同個電話才行。

很快,秦軒那邊便接通了。

還冇等李威笑著開口,秦軒那邊倒是柔聲的先開了口。

“小威,最近是太忙了嘛?好久都冇有給我打電話了呢。”

李威聽的出來,秦軒這個大女人有些聲他的氣了。

另外,他也聽出來了,秦軒這大女人太寂寞了。

看來,他這次去金陵城,得好好陪陪她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