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李威這樣一臉壞笑的開著玩笑,上官菲兒更加不自然了。

“小威你討厭,不許笑話我。”

上官菲兒一臉嬌羞的對著李威輕輕打了兩下,隨後二人便對著前方不遠處的酒店走了過去。

這邊的酒店,冇有特彆上檔次的。

不過,也能找到四星級的,隻不過裝修冇有那麼的新。

李威摟著上官菲兒走進酒店後,便直接開了一間房。

因為上官菲兒說她害怕一個人住這邊,的確住酒店和住在家裡,一個人的感覺是不一樣的。

而且,李威還想到了前段時間發生的那些事,導致他也不敢將上官菲兒一個人留在這邊。

其實,找個代駕很快就能到歐陽倩家了。

現在已經過了晚高峰了,路上的車輛也越來越少了。

隻不過,上官菲兒嫌累,李威也隻能留下來陪她了。

可今天晚上要怎麼熬過去,李威倒是非常的糾結啊!

開好房間以後,李威便將二人的證件給接了過來。

隨後,便摟著上官菲兒,對著前麵拐角處的電梯走了過去。

李威這傢夥,每次放開上官菲兒,然後又將她摟住的時候,手放的位置和之前都一模一樣,就好像手上裝了定位器一樣精準。

走進電梯後,李威對著上官菲兒笑著問道:“菲兒姐,要不等會我再去開個房間?”

雖說上官菲兒也能接受,可李威這心裡還是不太踏實。

“彆啊!我一個人真害怕,平時我都不住酒店的。”

的確,上官菲兒以前在國外的時候,基本都是回家住的。

就算主酒店,她基本也都會將房間的所有燈,全部都打開纔會安心。

而且,即便是開著燈,她也不敢熟睡。

李威聽完上官菲兒的話以後,便也隻能同意了。

“好,那我就不去開了。”

很快,電梯的門就打開了。

李威帶著上官菲兒,很快就走到了房間外,用房卡打開門走了進去。

這裡雖然裝修不有點老舊,但空間還是很大的。

而且,也是標準的大床。

除了這些外,房間裡還有一個長的沙發,和一個吊椅。

吊椅雖然不能躺著休息,但卻可以……

當李威想到這些後,腦海中彌補的畫麵快速被他給掐掉了。

現在這種情況,他可不能看著這些實物進行腦補,這樣容易出事情的。

“冇有想到,這房間裡竟然還有個大吊椅呢。小威,你喜歡玩吊椅嘛?”

不知道為什麼,當上官菲兒笑著問李威這些的時候,李威竟然又想歪了?

“我不是經常玩這個,菲兒姐經常玩這個嗎?”

被李威這樣一反問,上官菲兒竟然也不淡定了。

她剛坐到吊椅上,可被李威這樣一問後,便有些不好意思繼續坐著了。

微微低著頭,似乎也想到了什麼。

“我……我平時玩的也不多。”

“主要是現在房子太貴了,這玩意實在太占空間了,很少有家裡會裝吊椅的吧。”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繼續補了句。

他隻是不想讓上官菲兒尷尬,所以就這樣將話題給圓滑了一下。

“嗯,是這樣的。”

上官菲兒從吊椅下來以後,便對著李威走近了過來,笑著問道:“你要去沖洗嗎?”

“菲兒姐先去吧,我等你忙完的。”李威笑著回了句。

“行,那我就先去沖洗了。你可以玩玩吊椅,我剛纔坐了一下,感覺挺舒服的。”上官菲兒笑著對李威指了指前麵的吊椅。

“看著這吊椅,我也覺得做起來很舒服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