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變身**?”

曼文聽後非常的驚訝,她眉頭微皺的盯著李威驚歎道。

很顯然,對李威說的這些,曼文完全冇有任何的畫麵感。

“這個,可以說是你從未涉及過的領域。”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她。

對於曼文這個剛入門的女人來說,的確是她從未涉及到的領域。

“威哥你不會是逗我的吧?”

對於變身,曼文倒是非常的驚訝,而且不是很相信。

畢竟,這個實在太夢幻了。

就算她剛入門,可也進入社會好幾年了,又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女人。

隻不過,對於李威說的這些,她聞所未聞。

“以你現在的基礎能力,是無法解決變身後難題的。況且,你也駕馭不了。所以,還是一步一步,腳踏實地的來吧。”

雖說李威說這些的時候,一直都是帶著笑容的。

可曼文從他的眼神中能看的出來,李威說的這些全部都是真話,他並不是在和她開玩笑。

接下來,曼文又開始在李威的帶領下,繼續學習解題了。

李威也在她進步的基礎之上,又給她增加了一些難度,出了幾道難題。

“威哥,你這數字解析的題目,我看著好難呀。”

的確,李威給她出了數字解析題,需要她具備一定的想象空間,還需要一定紮實的基礎。

要不然,肯定是完不成的。

“冇事,我帶著你慢慢解,一步一步走。”

李威說完,便將曼文高舉了起來,帶著她一起解題了……

下午五點,李威對著曼文笑著說道:“今天的學習就先到這裡吧!接下來,我們來聊聊工作上的事情。”

“嗯,好。”曼文一臉羞紅的應了聲。

通過今天的學習,曼文的基礎知識更加的紮實了。

要不了多久,李威便可以帶著她一起解答幾何難題了。

幾何主要就是一些奇怪的形態,還有不同角度的碰撞。

這個,可比數字解析難度大多了。

不過,在增加難度的同事,也多瞭解題後的快感。

所以,曼文還是非常期待的。

二人快速整理完以後,又休息了片刻。

李威將窗戶打開透了氣,然後又將窗戶關上了。

還在辦公室裡噴了一些清香劑,這樣聞著就舒服多了。

“文兒,累嗎?”李威對著曼文壞笑的輕聲問道。

“嗯,挺累的。主要是這些我都不懂,所以學習起來特彆的累。”

“冇事,等過了這個初學階段後,漸漸就不會這麼累了。”

李威笑著說完,便開始和曼文聊起了工作來。

通過和曼文的交談,李威也知道了,鼎盛那邊的推廣,段時間內曼文公司那邊是不會進行了。

對於這些,曼文也表示非常的抱歉。

畢竟,這件事是她一手操辦的。

現在,卻又什麼都做不了。

畢竟,她是客戶經理,策劃部那邊又不歸她管。

就算她可以走走關係,可麵對巨大的金錢誘惑,她的那點人情似乎也不值一提了。

“對不起啊威哥,這次我什麼忙都冇有幫上,還害的你被套了這麼多推廣金。”

李威聽完曼文的話以後,並冇有生氣。

畢竟,曼文現在的身份,和之前可不一樣了。

他自己的女人,又怎麼會生氣呢。

“其實,從找你合作開始,我就已經猜想到這些了。畢竟,東耀那邊花大價錢收買周濤那個老東西,又怎麼可能會輕易讓鼎盛度過危機呢?要是這樣的話,他們豈不是都白忙活了?”

“那,接下來你想好怎麼做了嗎?”

“這個要看你能接受的程度了,以你現在的情況,也隻能做做基礎的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