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謝婉秋這樣一威脅,李威嚇的都不敢靠著她坐了,快速轉移到了臨邊的椅子上。

“不敢,再也不敢了……”李威憨笑著快速擺手著。

看到李威這一刻認慫的模樣後,謝婉秋笑容更加燦爛了。

隨後,她便快速吃了起來。

剛吃兩口鹹魚,便直呼好吃。

“這魚段特彆好吃,你自己醃製的啊?”

謝婉秋美滋滋的邊吃,邊對著李威問道。

“我哪裡有那個手藝啊!這個,是你婆婆醃製的,手藝我們村獨一份。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後,謝婉秋竟然臉紅了。

“混蛋!不許亂說!”

李威見狀後,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醜媳婦早晚是要見公婆的,先試著習慣習慣。”

“呸!你才醜了,我美的很!”

跟著李威在一起時間久了,謝婉秋也開始自戀起來了。

不過,她的確很美。

這一點,李威還是非常認可的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笑的特彆開心,看著就像個二傻子。

現在想想,倒也挺諷刺的。

在他的家裡,和謝婉秋吃著夜宵,還一起討論這些話題。

不過也挺好的,最起碼謝婉秋比王娟那個女人強百倍。

錢家豪那個雜碎,和王娟倒也很般配。

謝婉秋大口大口的吃了一下會後,便又對著李威認真的問了起來。

“鼎盛那邊怎麼樣了?”

李威知道她問的是什麼,因為鼎盛的事情他之前和謝婉秋聊過。

“不太好辦了!”

“怎麼了?”謝婉秋眉頭微皺的看著李威。

“東耀那邊出手了,原本我想藉助曼文公司那邊,對陸北一帶展開覆蓋式推廣的。這樣的話,就算最後不賺錢,最起碼危機可以順利度過。可現在,推廣時間延遲了。就算東耀那邊冇有在陸北一帶推廣,但鼎盛也冇有辦法推廣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後,謝婉秋便明白了。

“那,你接下來要怎麼辦呢?如果鼎盛那邊不能儘快推廣的話,一旦錯過了最佳推廣時機,一切似乎就都冇有了意義了。”

“暫時還冇有想好,這兩天先找文兒多討論討論吧。”

當李威說完這句話後,便發現自己對曼文的稱呼過於親密了。

關鍵,他還當著謝婉秋的麵前這樣稱呼曼文。

下一秒,當李威看向謝婉秋的時候,她竟然露出了一絲壞笑的神情來。

“喲!幾天不見,叫的可夠親的啊!”

聽完謝婉秋的話後,李威憨憨的笑了起來。

“我這人就是太熱情了,你懂的。畢竟有求於人,自然是要叫的親近些,這樣更好談工作嗎。”

“你們兩個在一起,確定隻是談工作?”謝婉秋一臉不相信的盯著李威繼續問道。

“不然呢?我可是正經男人啊!”

看著李威一本正經的說著這些,謝婉秋差點將吃進肚子裡的食物吐出來。

彆人不知道他,她還能不知道?

直接拿著視頻過去找她報複的傢夥,竟然還敢大言不慚的說自己是正經人?

“你現在可是越來越不要臉了啊!這個世界上,正經男人多的是,但絕對不會有你的位置。”

被謝婉秋這樣一說,李威便無奈的苦笑了起來。

“你這話說的,我怎麼就不是正經男人了?”

“曼文真的被你拿下了?”

被謝婉秋冷不丁這麼一問,李威竟然不知道怎麼去回答她了。

“你該不會真的想和她姐妹相稱吧?”

“那要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!”

李威嘴角微動,一臉壞笑的看著她,繼續說道:“九州科技圈第一女神我都拿下了,你覺得我實力如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