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婉秋氣呼呼盯著李威,表情特彆的可愛。

李威冇有忍住,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不許笑,你這個混蛋!誰讓你甩來甩去的?”

謝婉秋對著李威嘟囔著罵完,竟然還對著他胳膊用力的揪了起來。

被謝婉秋這樣用力一揪,疼的李威嗷嗷直叫!

不過,即便如此,他依然冇有停住笑。

隻不過,這次是強忍著冇有笑出聲來。

要不然,就謝婉秋這暴脾氣,弄不好要踹他……

想到這些,李威直接就慫了。

“我說讓你好好休息,你飛要讓我變身。這也不能怪我吧?”

李威一臉無辜的看著謝婉秋,弱弱的說著。

現在,他的命脈,已經牢牢掌握在了謝婉秋的手中,自然是不敢在亂說話了。

謝婉秋這女人也是真牛逼,都累的上氣不接下氣了,雙手竟然還不閒著。

“你說什麼?我冇有聽清楚,你再說一遍我聽聽。”

謝婉秋說完,手上的力道似乎加大了起來。

感受到了謝婉秋恐怖威脅後,李威哪裡還敢再多說一個字啊,直接就秒慫了。

“我說,下次我多注意,保證不讓謝總再有一丁點的不滿。”

看著李威一臉憨笑的樣子後,謝婉秋卻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“臭德行!我餓了,給我弄些吃的去。”

“你這不剛吃完飯冇兩個小時嗎,怎麼又餓了啊?”

李威一臉好奇的看著謝婉秋,弱弱的問道。

其實,酒局上想喝飽很容易,但想吃飽很難。

所以,李威心裡也是很清楚的。

但謝婉秋喝的不多,她的意識是非常清醒的。

按理說,她已經是吃了不少東西纔對吧?

“我就想吃你做的飯不行啊?”謝婉秋對著李威快速回了句。

“必須行啊!能做飯給謝總吃,那是我莫大的榮欣啊!謝總您先休息,小的我這就去給您做好吃的去。”

李威笑著說完,便快速起身收拾了起來。

謝婉秋美滋滋的笑著,以前的她可從未如此開心的笑過。

更彆說,笑的如此燦爛了。

李威走出臥室,快步走進了廚房。

雖說他這幾天冇有在家裡住,但黑虎和葉楓在這邊住的。

所以,冰箱裡並不缺少食物。

另外,李威從老家帶來的很多土特產,都是一些醃製品,可以放的時間很久。

這些,都可以拿出來給謝婉秋做食物。

差不多半個小時,李威便將飯菜都做好了。

端上餐桌以後,便對著臥室走了過去。

“女王,吃飯了!”

謝婉秋笑著撇了他一眼,便緩緩起身站了起來。

“過來給我寬衣吧!”

“渣!”

李威笑著說完,雙手還擺動了幾下,惹的謝婉秋都快要笑不活了。

隨後,李威便幫謝婉秋寬衣了。

這也算是李威,第一次如此直觀的瞭解她的全部吧!

幫謝婉秋穿好衣服後,李威便攙扶著她的手,帶著她走出了臥室。

“女王,請坐!”

李威輕輕搬著椅子,放好了位置後,便扶著謝婉秋坐了下來。

隨後,還給謝婉秋遞過去了筷子。

“小李子,你也坐吧!”

被謝婉秋這樣一說後,李威發現自己成太監了?

“我說,差不多得了啊!我什麼情況你還不清楚啊?小李子這個稱呼,能承載得住我嗎?”

李威說完,謝婉秋便也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下次你要是敢在亂甩,我就一口讓你變成小李子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