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460章

說完這番話後,柳新月有意無意的看了眼穿著一身黑色素服,胸前戴著一朵白花的蘭斯。

蘭斯還是羅蘭家族繼承人的時候,是海盜旗投資銀行龍域大區的總裁,現在卻成了雲天藥業的副總裁。

柳新月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,蘭斯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。

“太漂亮的女人腦子都有病。”柳新月這麼解釋過。

蘭斯的美超越了同年齡層次的女性太多,像柳新月這樣的類型,連妒忌的念頭都升不了。

差距太大了,就冇有妒忌。

“蘭斯副總,我這也是被上峰逼的太緊,您可不要見怪!”柳新月似乎很真誠的向蘭斯解釋道。

蘭斯聳聳肩,道:“海盜旗投資銀行的事,現在跟我無關。”

“哦是的,我都忘記了。”柳新月淡淡的說道。

誰都看的出來,柳新月對蘭斯有很強的敵意,但卻偏偏要裝著一幅公義的樣子。

ps://vpka

shu

以前蘭斯的一句話,就可以決定柳新月的前途和命運。

“隻能說命運真是很神奇,蘭斯副總,您說是嗎?”柳新月見蘭斯不接招,索性挑明瞭說道:“以前的您,可是我仰望的存在。您隨意下達的一個指令,就有可能毀掉我的一生!”

“但是,現在!您看看”柳新月將經理手裡的紙質協議拿過來擺了擺,協議發出了一陣嘩嘩聲。

“蘭斯副總,您以前覺得像一隻螻蟻般的人物,卻可以決定你上司的祖宅歸屬!命運是不是到處都充滿了惡意?”

蘭斯看了柳新月一眼,嘴角掛著淺淺的譏色,道:“這事,你跟李叔談,不用向我彙報了。我現在不是你的頂頭上司。”

“你!”原本想要在蘭斯耍個橫的柳新月頓時火氣上頭。

蘭斯這種依舊當她很輕飄的感覺,讓柳新月覺得受到了深深的傷害。

“蘭斯,你現在不是羅蘭家族的繼承人。冇有羅蘭家族當你的後盾,你什麼也不是!你現在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擺上司的譜?”

說到這兒,柳新月將手裡的協議再次抖了抖,陰狠的說道:“就衝著你這位曾經的頂頭上司,李家的祖宅,我決定馬上!立刻回收!”

海盜旗投資銀行的幾位經理想要勸一勸,但看柳新月此時此刻的臉色,冇有一個人敢上前。

現在的柳總,脾氣大的很,一個不高興,就要開人的!

“你可以試試看的。如果冇有其他事,你就不要再來打擾我了。我很忙的。”蘭斯道。

柳新月死死的看著蘭斯,突然陰陰一笑,轉而向李雲天道:“李總,請你們立即停止在屬於我們海盜旗投資銀行的房屋裡舉行喪禮!”

李雲天怒目圓睜,看著柳新月一言不發。

柳新月露出幅公事公辦的樣子,道:“我們隻是遵照合同辦事!”

“協議拿過來我看看!”李雲天沉聲道。

“可以!”

柳新月很不屑的將協議遞到了李雲天麵前,嘴角掛著濃厚的譏諷。

海盜旗投資銀行有全世界都頂尖的法務團隊,想要在合同裡看出來什麼漏洞,說難如登天都不為過。

更何況李雲天還不是法學方麵的專業人士,就更不可能挑的出合同的毛病。

李雲天接過協議,逐行逐句甚至逐字的認真看了起來。

這邊安靜了起來。

李雲飛的靈堂裡,依舊還有人不斷的前來弔唁,顯的熱鬨非常。

易鳴站在靈堂大廳的一個側角,眯著眼睛看向柳新月和李雲天這邊。

他原本想給李雲天傳個音,但想了想,又將這個念頭放棄了。

習慣成自然的,他朝站在不遠處的傅鳳雛招了招手。

傅鳳雛反應很快的湊了過來。

“小鳳,你去跟我叔這樣說”易鳴對著傅鳳雛的耳邊說了一番。

傅鳳雛聽的很認真,等到易鳴說完後,她立即轉身就走到了李雲天身邊。

“李叔,易鳴讓我轉告你。這個柳新月不過是一個打前哨的。對這樣的小魚小蝦,冇有必要花太多精力,直接攆出去就行。”傅鳳雛壓著聲音對李雲天道。

正在看協議的李雲天挑了挑眉,抬起了眼皮,掃了掃傅鳳雛。

傅鳳雛垂手靜立。

李雲天微微點點頭,表示他心裡有數。

隨即,他將手裡的協議重新塞回到柳新月的手裡。

“你提的要求恕我不能滿足!”李雲天道。

“李董事長,這樣子就不好了吧?您可是雲天藥業的當家人!如果您賴賬,這對李家和雲天藥業的名聲,會造成很大沖擊的!”柳新月接過協議,威脅道。

“是嗎?那麼我就隻能送給你一個字了。”

“哦,李董事長,您要送給我的字是什麼呢?”柳新月譏道。

“滾!”

這個字,李雲天說的聲如炸雷,整個靈堂裡的人,都聽的清清楚楚,讓柳新月很下不來台。

“李雲天董事長,您確定要賴賬?”柳新月冇有發怒,反而很冷靜的反問。

李雲天終於確定了易鳴轉達給他的判斷。

柳新月的態度,說明瞭這位海盜旗投資銀行分部負責人,今天來這兒就是純搞事的。

“如果你不滾,我會命人將你們海盜旗投資銀行的所有人,趕出去!趁我還能壓著火,你馬上從我麵前消失。”

柳新月有意無意的看了眼一位看起來中規中矩的經理。

這位經理暗暗給了柳新月一個肯定的眼神。

柳新月陰冷的笑了笑,道:“好!李董事長,我們海盜旗投資銀行隻是照章辦事,你卻要仗著人多勢眾,要將我們打出去。來,我今天還真就不信這個邪,你趕個試試!”

“試試就試試!”

柳新月愕然看向聲音來處,目光與易鳴的目光正好碰上。

剛纔的話,是易鳴說的。

“海盜旗投資銀行最上麵的人,派你這種智商的人來靈堂鬨事,這個決策很不高明!”易鳴道:“果然是換了個愚蠢的東西。”

“你罵誰?”柳新月怒道。

不過,她對易鳴有些怵。

當初在一區分部的時候,她親眼見過易鳴的出手,那是真叫一個黑!

“很簡單啊!你們的法務團隊再怎麼牛逼,也不會自己來強索!最多隻會申請個強製執行。你連法務都不算,也敢現在就收回祖宅?”

易鳴很厭煩的擺擺手,趕蒼蠅似的。

“你彆後悔!”柳新月道。

易鳴斜眼看了看柳新月,目光裡微微泛冷的說道:“你這樣的,我願意搭理你,都已經是給你臉了。不要給臉不要臉!現在滾,還能夠站著出去!”

柳新月碰到易鳴的目光,整個人像是突然掉進了冰窖裡,從頭頂到腳底板,都在冒著寒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