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r小說網 >  南頌喻晉文 >   第1871章

-

藍聿進了白度城堡,洛茵焦躁的一顆心反而冷靜了下來。

她有一種夢迴過去的感覺。

二十多年前,她離開東鎮,是藍聿助了她一臂之力,當時她想帶他一起走,他卻選擇了留下。

他隻淡淡說,“姐姐,我無處可去。”

她以為他選擇了肖恩,可到了今天她才終於明白,當初弟弟之所以留下,是選擇了‘死’,將‘生’的機會留給了她。

東鎮的那場大火總要有人來承擔,肖恩的怒火也要有人去承受,藍聿選擇了擔受她所不願意擔受的。

時至今日她才體會到那一句話——如果你覺得前路輕鬆,那一定是有人為你負重前行。

因因果果,是個循環。

一切,又回到了過去。

看著沉默下來的洛茵,一家人心情也跟著莫名沉重。

白鹿予沉不住氣,不安地問道:“媽,肖恩就是個瘋子,萬一他對舅舅不利怎麼辦?咱們還等什麼呀,乾脆衝進白度城堡乾他姥姥的!”

洛茵依舊沉默著,冇有說話,也冇搭理白鹿予。

傅姿站在白鹿予身後捏了捏他的肩膀,讓他不要多話,長輩總有他們的考量。

她抬眸往艾娃那邊看了一眼,問她,“你們在東鎮待了些時日,可有查到什麼事情,或者聽到關於白度城堡的一些訊息?”

晚上天氣便冷了,艾娃燒了一些熱水給眾人端上來。

老闆和長輩在,艾娃便換了一身穿著,長褲加短T,依舊露著一小截腰,露出臍釘,白鹿予都不敢往她身上瞄。

這娃娃隔著老遠走過來,都彷彿散發著一種肉香,熏得他直想打噴嚏,一個勁兒地往傅姿身後躲。

怕被小妖精勾了魂兒去。

艾娃看著白鹿予躲躲閃閃的模樣,就想逗他,她覺得很神奇,老闆縱橫商場十餘載,最後挑來挑去居然挑中了一隻小鹿,看著就很好欺負。

眼看“老闆娘”都快貼在了傅姿身上,艾娃心中好笑,及時收回了目光,應傅姿的話。

“東鎮的百姓很少出來,出來也是采購一些日常用品,白度城堡也是如此,城堡裡的守衛每次出來也是到酒吧買點酒喝,我那日套出了點話來,問他們怎麼不出來采購,其中一個喝大了,說城堡裡應有儘有,隻是酒水種類不多,好酒輪不到他們喝……”

艾娃將她探聽到的訊息一一說明,白鹿予還冇聽出些什麼,便見傅姿瞳孔一縮,“這麼說,城堡裡麵有地道?”

話音一落,眾人神色皆變了變,知道為何洛茵和喻錦程等人為何遲遲不肯動手了。

又為何一定要先派個人進去。

然而季雲和白鹿予卻並不明白,齊齊驚訝出聲,“地道?”

就這麼一個小破鎮子,居然還挖地道呢,這是要跟他們上演什麼鐵道遊擊戰嗎?

洛茵和洛君珩等人神色沉沉。

艾娃打聽到的事情,喻錦程那邊早就派人打探清楚了,他們不會打無準備之戰,這次是憋著一定要滅掉肖恩纔來的,就不能夠再讓他逃脫。

言淵滅了肖恩在T國邊境地帶的寨子,也發現了地道,這更加證實了他們的猜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