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r小說網 >  南頌 >   第1868章

-

站在冰冷空蕩的大殿上,藍聿和肖恩隔著將近十米的距離,他靜靜看著肖恩,肖恩也在打量著他。

隻是遙遠的距離,讓兩個人都看不清楚彼此臉上的表情。

親衛將玉璽捧到肖恩麵前,肖恩瞧了一眼,打了個手勢讓親衛將玉璽放到幾案上,張口,說了第一句話。

“這玉璽是假的。”

親衛聞言,滿臉震驚,差點一個腿軟跪倒在地。

藍聿麵上卻無多餘表情,光影錯落間,隻聽得見他低沉淡漠的聲音。

“你手上那個是假的,依舊被你帶著東征西走,號令群雄。所以真真假假,重要嗎?”

肖恩冇見過真正的玉璽是何模樣,當初讓牧州幫他製造這個玉璽,模樣也是他通過查閱各種資料,讓牧州改了十幾版圖紙才改成了現在這個模樣。

而藍聿拎來的這個,比牧州做的那尊顯得簡陋不少,也粗糙不少,樣子倒是差不多。

他不太相信洛茵會將真的玉璽拿來給他,但又一想,玉璽再貴重在洛茵的眼裡恐怕也比不上人命重要,她捨得出去。

如果他們真要騙他,不會隨便造一個東西來給他,肯定會比牧州製作的那個更加精緻。

想到這裡,肖恩不由多看了玉璽兩眼。

而這兩眼,都落在了藍聿的眼底。

他眸光沉靜,表情一如既往的淡漠,等著肖恩的下文。

肖恩將目光收回來,重新落在藍聿身上,“你就一個人來了?不怕,我對你做什麼?”

“你能對我做什麼。吊起來打,架在火爐上烤,還是給我上鐐銬?這些,你不是都做過了麼。”

藍聿淡淡道:“鞭刑、烙刑、火刑、水刑……我都受過了。一副臭皮囊,不怕你折騰,留口氣,讓我見到我妻子就行。”

“阿聿,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。”

肖恩輕歎一聲,“若非你不乖,背叛我,將阿茵給放走,我又怎麼捨得對你用刑?我和阿茵之間,你終究選擇了她,而不是我。”

他一副無可奈何,神傷的模樣。

“我放走姐姐,選擇留下來,就是選擇了你,可你依舊把我逼上了絕路。”

藍聿聲音很輕,“大哥,是你不肯放過我,不肯饒了你弟弟。”

一句話,令肖恩心中一痛。

人非草木孰能無情,隻是肖恩的心比一般人要硬得多,這麼多年過去,能夠走進他的內心,真正牽動他心腸的冇有幾個。

宋西做不到,哪怕是索菲亞,他親手養大的女兒,在他心裡也未必有什麼分量。

這些年來,讓他魂縈夢牽的還是二十多年前的那段歲月,讓他放心不下的還是洛茵和藍聿,他的弟弟妹妹。

當年他們對他的背叛,實在是傷得他很深。

“那現在呢?”

肖恩犀利的眸射向藍聿,“現在大哥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,你會選擇洛茵,還是我?”

藍聿靜靜地站在那裡,他早就過了那個為了選擇而左右為難、深陷痛苦的日子,老天爺其實從未給過他什麼選擇。

良久,他說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