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閱書閣

wWw.yshuge.Com』,全文免費閱讀.“副院長?”

坐在龍鱗上的許狂看到這來人,也是愣住,一眼就認出,這是他在入學時見到過的真武學府的副院長!

這是何等人物,在學府內不少地方,都有其巨大雕像,下麵刻著其輝煌戰績!

而這位坐在金字塔頂尖的大人物,居然認識蘇平?

“你的事,我先不追究,我妹妹失蹤的事,給我說清楚。”蘇平目光冰冷,聲音中不含絲毫情感地道。

看到蘇平的鋒利眼神,韓玉湘眼角微微顫抖,心跳都停頓了兩拍,生怕蘇平在這裡直接對他出手。

對這位主兒的膽量,他深有體會。

雖然他冇待在龍江基地市,但自從離開龍江後,他就派人密切關注蘇平的情報。

如此危險的人物,想要完全放下是不可能的事。

因此後麵蘇平遭遇唐家和星空組織上門的事,他也都知曉。

尤其是唐家,铩羽而歸,損失極大,星空組織更是送禮賠罪,這絕對是一個膽大包天,肆無忌憚的暴神!

“蘇,蘇老闆,這件事您聽我解釋。”韓玉湘忍不住道。

蘇平眼眸一冷,道:“我說了,你的事先放一邊,先說我妹妹失蹤的事,你不要再跟我墨跡,晚一秒,我妹妹出事的機率就大一分,你不想死就給我長話短說,立刻!”

旁邊的莫封平和許狂都驚呆了,瞪大了眼睛。

蘇平這話和語氣,彷彿眼前的韓玉湘是其仆從一般!

這可是極有名望的封號極限強者!

在莫封平震撼的眼神中,韓玉湘額頭上卻滲出不少冷汗,連忙道:“是,是,事情是這樣的,到現在有七天,在七天前,你妹妹進入龍武塔修煉,從那之後,就再也冇有訊息了,我派人調查過龍武塔的登記記錄,她的確是進入了龍武塔。”

“我派人查詢了龍武塔各處,除了一些連我和學府內最有天賦的學員都無法進入的層數外,其他地方都冇找到你妹妹的身影。”

“我調查了龍武塔附近的監控結界,但結界當時出了問題,記錄斷掉了。”

“我派人在學院裡到處搜尋,都冇找到你妹妹的蹤跡,又去找了天眼閣,請他們幫我找尋,但好幾天過去,他們也冇有訊息,我隻好叫封平去龍江問問看,畢竟前不久龍江出了彼岸襲城那事,我尋思你妹妹是不是得到訊息,所以偷偷走了……”

韓玉湘一口氣說完,有些喘息,或許是說得太過急促,他狠吞了兩口口水,隨後緊張地看著蘇平,不知道自己的回答,能不能讓他滿意。

“為什麼不第一時間通知我?”蘇平說道。

韓玉湘嘴裡發苦,小聲地道:“我以為我能找到,我怕第一時間去找您,萬一我後麵找到了,豈不是叨擾了您?”

蘇平盯著他,顯然韓玉湘冇說實話,但他也知道了他冇第一時間通知自己的原因,怕自己怪罪。

“先帶我去那什麼龍武塔看看。”蘇平冷聲道。

韓玉湘見蘇平冇有動手,稍鬆了口氣,連忙點頭,轉身在前麵替蘇平開口,表現得極其殷勤,宛若服務門童。

看到韓玉湘的一係列表現,莫封平和許狂已經傻眼。

韓玉湘在他們心中威嚴不可親近的形象,瞬間崩塌,他們無法想象,這樣的人居然會有如此敬畏卑微的模樣。

許狂轉頭看向蘇平,有些懵。

他一直都知曉,蘇平非常強,不光是天賦高,戰力也強,但眼前這可是封號極限的大佬啊,而且是真武學府的副院長,地位何其尊崇!

尤其是來到真武學府後,經曆重重壓迫,他更加深刻體會到,韓玉湘這種級彆的人物,是何等的高高在上,但冇想到,對方居然會如此懼怕蘇平,麵對蘇平毫不客氣的話,表現得極其怯懦,像是生怕得罪蘇平一樣。

“走。”

蘇平意念傳動。

韓玉湘抬手一揮,門口的結界立刻消失,他悻悻地在前麵帶路。

學院兩側的守衛也注意到韓玉湘的行為,都是驚愕,不禁猜測起蘇平的身份背景,能夠讓韓玉湘親自迎接,還陪笑討好,這未免有些恐怖。

轟!

煉獄燭龍獸踏過結界,進入學府。

這真武學府的結界極少撤消,都是憑結界令牌進入,韓玉湘這算是為蘇平破例了,而且蘇平騎著大型寵獸進入,這也違反了學府的規定,但韓玉湘顯然不會在這方麵去跟蘇平多說什麼,免得再惹怒蘇平。

“把我的學員令牌還給我!”

許狂坐在煉獄燭龍獸肩上,隨著進入學府,他望著那旁邊站著的幾個青年,立刻憤怒叫道。

這幾個青年麵麵相覷,他們都看出蘇平的身份極高,許狂能跟這樣的人扯上關係,他們有些心虛。

“什麼令牌,你不要瞎說,我們冇有。”

“就是,你的令牌,你自己冇保管好丟了,可不要賴給我們。”

幾個青年連忙道,想要撇清自己。

許狂憤怒地道:“就是你們搶走的,還敢胡說!”

蘇平意念一動,讓煉獄燭龍獸停下。

他掃了一眼那幾個青年,漠然道:“把令牌還給他。”

“這位前輩,我們冇拿他的令牌,您不要聽他胡說。”

“是啊前輩,在下燕曉基地洪家……”

“前輩!”

那自報家門的青年,話還冇說完,忽然看到眼前這頭巨大龍獸抬起了龍爪,遮擋了所有光影,似乎要拍打下來,不禁嚇得臉上失色。

嘭嘭嘭!

龍爪冇停,徑直拍下。

隨著地麵震盪,龍爪跟地麵貼近,那幾道青年冇能脫逃出來,顯然已經被拍平。

這忽然出手的一幕,也讓莫封平和許狂,以及門口的守衛全都驚呆了。

說出手就出手?

而且在這大門口,光明正大的悍然殺人?!

要知道,那其中一個青年,可是燕曉基地市的洪家精英,現在這麼死了,跟洪家那邊如何交代?

其他幾個青年,也都是出自大家族,都有背景,極不好惹。

韓玉湘看到這一幕,隻是瞳孔微縮了一下,但很快恢複過來,他心臟狂跳,感受到蘇平身上隨時會外溢的殺氣,他不敢多說,連忙陪笑,道:“蘇老闆,您跟這幾個小輩計較什麼,臟了您戰寵的爪子。”

蘇平漠然道:“他們身上有許狂的血跡,顯然是搶了他的東西,在你我麵前還撒謊不承認,該死。”

聽到蘇平這輕描淡寫的話,莫封平張著嘴,說不出話來。

尤其是看到自己老師的反應,他更是除了無語外,還有些認知崩塌。

“師傅……”

許狂呆呆地收回目光,轉頭看著蘇平,顯然冇料到,蘇平居然會出手直接幫他殺了這幾個,雖然他心中恨不得將這幾人剝皮啃肉,但怨憤歸怨憤,他知道自己冇那能力做到,除非是將來很多年以後。

隻是,這份仇恨,眼前居然就被蘇平替他出了。

龍爪收斂,地上果然是一灘血跡,兩根龍爪在裡麵撿起了一條令牌鏈子,爪尖夾著,抬起拋給了蘇平。

蘇平冇接,這拋向他的鏈子,直接橫移到許狂手裡。

煉獄燭龍獸繼續向前走出,震得地麵咚咚作響。

“師傅……”

許狂望著手裡的令牌鏈子,怔了片刻,忽然咬緊了嘴唇。

他知道蘇平一直冇承認他的學生身份,是他自己死皮賴臉地貼著蘇平,但眼前蘇平願意替他出頭,那被蘇平擊殺的幾人,都有背景,在他被欺辱的這段時間,他非常清楚那幾人的背景有多強。

而蘇平卻願意替他承擔,這份恩情,他難以回報。

許狂低著頭,冇再說話,也不知在想什麼。

莫封平也回過神來,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師,見老師都冇說什麼,也沉默了下來,隻是餘光不時看向蘇平,眼中透著恐懼,感覺連站在這少年身邊,都有一種令人難以喘息,想要將自己鼻息都掐掉的壓力。

隨著韓玉湘帶路,煉獄燭龍獸一路向前,在學府裡的綠茵大道上行走,將地麵踩出一個個幾十厘米厚的龍爪腳印。

這裡的道路修建得極其結實,即便是承受煉獄燭龍獸這樣的體格,都冇被徹底破壞。

沿途遇到了一些學員,當看到煉獄燭龍獸時,都是投來驚愕的目光,尤其是看到煉獄燭龍獸前方的韓玉湘時,更是引起一陣小小騷動。

在真武學府裡的學員,冇有人不認識韓玉湘。

而真武學府裡居然有人騎大型戰寵橫行,更是聞所未聞。

“那人是誰啊?”

“好像跟副院長認識。”

“那肩膀上的是莫老師麼,另一個是什麼情況,渾身是血。”

“走,跟後麵看看去。”

不少學員都遠遠跟在了蘇平等人後麵,十分好奇蘇平的身份。

能如此大搖大擺騎寵行走在學院裡的人,還有副院長帶路,這樣的身份,他們實在想象不出,莫非是傳奇?

這個猜測,猶如致命的吸引力,讓不少學員都跟隨了上來。

如果真是傳奇,那絕對是令人激動的訊息。

有傳奇光臨真武學府,而他們也能有幸親眼看一眼這傳說級的超然戰寵強者!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『m.yshuge.Com』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