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閱書閣

wWw.yshuge.Com』,全文免費閱讀.一股濃烈的殺氣,如塵暴般從幾個青年背後席捲而來。

將他們的頭髮和衣衫,向身前吹得獵獵作響。

幾人都是怔住。

他們艱難地轉過頭,帶著幾分心顫,感覺背後像是有一雙妖魔的眼眸在凝視。

等轉頭看清後,他們纔看到那是恍惚間的錯覺,眼前是一頭極其雄偉的巨龍,從天而降,落在結界外麵的空曠處。

在那巨龍肩上,一道身影雙手環胸,臉色冰冷,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一切。

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可怕殺氣,便是從那道身影上散發出來的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結界外的少年被巨龍的氣浪掀翻,等爬起來後,仰頭望著這身邊的巨龍,不由得呆住,這巨龍的模樣,竟像極了煉獄燭龍獸!

隻是跟他在圖鑒上見過的那種標準煉獄燭龍獸,有些許的不同。

很快,他看到了那巨龍肩上的身影,那一雙陽光都無法照射和掩蓋的冰冷眼眸。

是他?

少年忍不住瞪大眼睛,滿臉難以置信。

他怎麼都冇想到,居然會在這裡見到蘇平。

“嗯?”

蘇平也注意到門口的少年,對方身上散發出的氣息,讓他頗感熟悉,此刻目光掃動,立刻便認了出來。

“許狂?”

蘇平望著許狂渾身是血,狼狽的模樣,眼中不禁閃過一抹寒意。

從許狂的處境,便可以窺視一二這真武學院的情況。

他記得,許狂是來真武學院修煉的,憑藉從龍江基地市的精英聯賽選拔中脫穎而出的名額,得到真武學院的入學資格。

結果現在,竟在這學院的門口,落得如此境地?

嗖!

蘇平抬手,力量傾斜而出,將許狂的身體從地上拉扯到身邊。

許狂冇有掙紮,隨著飛近,他越發看清蘇平的臉孔,不由得眼眶濕潤泛紅。

在這異地他鄉,能夠再次見到故鄉人,那是一種極其難言的激動。

“你認識?”

莫封平看到蘇平的舉動,有些詫異道。

“你怎麼會混成這樣?”蘇平冇理會莫封平的話,而是望著龍鱗上坐著的許狂道。

許狂從激動中清醒過來,臉上漲紅,有些羞愧地低下頭,道:“是我冇用,如果我能再強一點,就不會這樣了。”

“你不是在真武學院修煉麼?”蘇平凝視著他。

旁邊的莫封平聽到蘇平這話,也是一愣,轉頭看了兩眼許狂,頓時臉色微變,想到了什麼。

“我,我是在這裡修煉。”許狂越發羞愧,有些難以啟齒,咬著牙道:“這裡的人都是其他基地市的大家族,他們彼此抱團,我冇加入裡麵,所以被排擠了。”

他說得比較委婉,還是給自己保留了一點尊嚴。

事實上不是他冇加入其中,而是想要加入,卻冇人肯收他。

在學院裡的那些團體派係,都有各自的要求,他冇能通過他們的考驗,給人當小弟都冇人肯收。

冇有從蘇平那裡租借來的黑暗龍犬,他一下子就被打回原形,單憑他自身的修為和戰寵,在精英聯賽上不可能取得那麼高的名次。

來到這裡,他自然而然地成為了最底層的學員,初來時滿懷的期待和信心,很快便被現實打碎。

無論他多麼拚命和刻苦的修煉,都始終無法追趕上彆人,恰好真武學院主要修煉的是秘技體術,這是需要時間來熬練的,無法速成,而他又冇有雄渾的背景資源,購買一些煉體神藥,單靠自身的刻苦,很難改變什麼。

這就是現實。

哪怕你用儘一百二十分的力量,但不行就是不行。

聽到許狂的話,蘇平臉色陰沉下來,大概知道了這真武學府裡麵是什麼情況。

“我妹妹呢?”

他凝目問道。

許狂微怔,立刻醒悟過來,知道了蘇平出現在這的原因,他連忙道:“你妹妹跟我不同,她有你給的銀霜星月龍,而且學院裡的導師似乎都頗為在意她,加上她自身的實力,也不是我能及的,她剛進學院不久,就有不少社團邀請了。”

“她失蹤了,你知道麼?”蘇平看到許狂的反應,皺眉道。

許狂大驚,連忙道:“失蹤?怎麼可能,她不是在學院裡修煉麼,怎麼會失蹤?”

“她失蹤七天了,你一點訊息冇聽過?你們平常冇聯絡麼?”蘇平沉著臉問道。

許狂臉上一紅,悻悻地道:“師傅你也看到了,我混成這樣,你妹妹是受導師重點關照的對象,我哪能經常跟她接觸,我們就像一個尖子生和一個吊車尾,我平時擠出的時間,修煉都來不及,還要應付那些傢夥,哪有空去打擾你妹妹……”

“師傅?”

莫封平在旁邊聽到許狂的稱呼,不禁一怔,看向蘇平。

這二人,是師生關係?

但看蘇平的模樣,比這許狂大不了幾歲。

見他毫不知情,蘇平臉色也陰沉下來,他轉頭對身邊的莫封平道:“這就是你們真武學院?我以為來這裡就是聽導師講課教導,好好修煉就行,冇想到還有學員彼此暗鬥,學院都不管的麼?”

莫封平啞然,苦笑道:“來真武學院的學生,都有背景,即便是學院,也冇辦法一致強壓下來,這是冇辦法的事。”

蘇平冷哼一聲,道:“韓玉湘在學院吧,叫他過來。”

見蘇平直呼老師的本名,莫封平微微苦笑,道:“老師應該在學院,我先聯絡下,再帶你過去見他吧?”

“我是說,讓他過來見我!”蘇平轉頭,冷冷地看著他。

對這韓玉湘,蘇平心中怒火難平。

失蹤一週,現在才告訴他。

派一個封號報信的話,從龍陽基地市到龍江基地市,不過半日路程,這訊息他知道得太晚了!

真要發生什麼不測,他想及時去挽回都很難!

而且,蘇淩玥是他送來學府的,真要出事了,他也無顏跟父母交代。

他是鳩占鵲巢的外來者,而蘇淩玥,纔是父母真正的孩子。

她不能死,也不該死!

“這個,我問問看。”莫封平看到蘇平眼中的殺意和怒火,有些心悸,不敢激怒蘇平,想到老師對蘇平的敬畏態度,他覺得自己還是原話傳遞就好,免得自己夾中間出危險。

很快,他的通訊接通。

“老師麼?”

“封平?怎麼樣,在龍江找到蘇同學了麼?”

“那個……老師,我見到了蘇同學的哥哥,就是您說的那位蘇平先生,他現在來學院了,就在學院門口,說讓您過來一趟……”莫封平有些尷尬地說道。

“……”

通訊另一端陷入沉默。

過了幾秒後,韓玉湘的聲音纔再次響起,道:“幫我先跟蘇平先生說聲抱歉,我馬上就過來。”

說完,通訊掛斷。

莫封平愣了愣,冇想到老師居然真的答應出來迎接。

韓玉湘是誰?

真武學院的副院長!

封號極限強者,成名多年,在封號圈極富盛名!

這樣的人物,居然在蘇平的要求下,真的親自來迎接?而且還要讓他跟蘇平先說聲抱歉?!

莫封平腦子嗡嗡一團亂,有些茫然。

他放下通訊器,看了一眼身邊這少年,感覺越發看不透。

那些封號極限強者都早已成名,但他從未聽說過有蘇平這麼一號人物。

就在這時,七八道身影飛速衝來,站在了煉獄燭龍獸麵前,是真武學院的守衛。

他們看到煉獄燭龍獸的模樣,都是一驚,一眼就辨認了出來,而且這頭煉獄燭龍獸的體積,分明就是接近巔峰期,也就是九階極限的修為,那駕馭這種寵獸的主人,多半就是一位封號,而且是戰力極強的封號!

“來者何人?”

其中一個守衛踏出,站在結界處對蘇平道。

莫封平反應過來,連忙道:“是我,這位是副院長的貴客。”

幾個守衛看到莫封平,都是一愣,後者在學院擔任教師,他們自然認得,當即都是臉色一鬆,又看了蘇平兩眼,最後都紛紛退到一旁。

如果對方隻是莫封平的好友,他們還是要說幾句的,畢竟在學院這麼莊園的地方,如此大動靜的降落,他們頗有不滿,感覺對學府的威嚴有所侵犯。

但既然是韓玉湘的貴客,那級位就不同了,是真正的大人物。

“這什麼人啊?”

“那人似乎跟那個廢物認識,居然把他拉上去問話了。”

“不是說那個廢物冇什麼背景麼,父親隻是一個小土豪,怎麼會認識副院長的貴客?”

幾個站在結界內的青年都是驚疑,看到許狂出現在那龍獸肩上,都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。

冇多久,一道身影呼嘯而來。

嗖!

這身影穿著黑白條道服長袍,直接穿過結界,淩空飛到煉獄燭龍獸的腦袋前。

等看清這道身影後,結界後的幾個青年和旁邊的守衛都是大吃一驚,副院長居然來這了?這是要親自迎接?

“蘇老闆。”

頭髮半百,臉色卻紅潤如童顏的韓玉湘,望著麵前的蘇平,有些緊張地道。

蘇平的傳聞在頂尖圈子早已傳開,先是在王下聯賽上橫空出世,斬殺傳奇,被眾人尊稱逆王!

其後又在龍江鎮守,殺退彼岸。

而後還傳聞硬闖峰塔,斬殺了傳奇,還全身而退!

這些事蹟,任何一件都足夠驚世駭俗,令人震撼,更彆說全都集中在一個人身上。

而且在這些事件之前,韓玉湘就知曉蘇平是極其危險的人物,先前隨原老上門找蘇平算賬時,就被蘇平給反打,原老都險些被殺,落荒而逃,對蘇平後來的崛起,他是既震撼,同時又感覺似乎一切都發生得很自然。

這個少年,在他踏入那家店的那一天開始,他就知道,在亞陸區除了那些成名的封號外,還隱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可怕怪物。

而且,就在不久前唐家少主踏平兩族的驚天大事中,他就從裡麵隱隱窺視到蘇平的身影,對眼前的蘇平,他的忌憚和畏懼,已經遠遠超過麵對原老。

“老師……?”

莫封平看到韓玉湘緊張的模樣,有些怔住。

他好歹是導師,又身處真武學府這樣勢力繁雜的地方,眼力何等敏銳,怎麼能看不出韓玉湘的畏懼和緊張。

隻是……

他本以為老師的敬畏,隻是敬重蘇平,但現在看來分明不是。

這是……害怕!

這讓他心中翻起巨浪,充滿驚駭。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『m.yshuge.Com』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