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閱書閣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“你的修羅斷惡劍,已經修成。”

暝望著蘇平揮劍斬碎的空間,說道:“但目前隻是初級,還需要再好好修煉,而且你剛體內的氣息有些奇特,我似乎感覺到一點神的氣息。”

蘇平冇否認,剛剛金烏神魔體吸收了修羅王血,多半是流露出的氣息,被這暝感知到了。

“多謝。”蘇平抱拳道。

暝微微搖頭,道:“我之所以答應教你學劍術,是因為在這裡除了那些死靈生物外,已經太久太久冇出現彆的生命了,你的出現很蹊蹺,如今劍術也傳授給了你,希望你能履行我們的約定。”

蘇平點頭,“我一定會儘力替你找尋那尊神女。”

暝看著他,片刻後微微點頭,他又想到什麼,手掌一翻,掌心出現一個劍匣。

“既然你劍術已成,我就送給你一柄神劍,這是一位修羅王族的劍,我自己有一柄,我不修煉雙劍,這劍就給你了。”暝說道,將手裡的劍匣拋給了蘇平。

蘇平微怔,連忙接住。

入手極沉,猶如萬斤寒鐵,劍匣通體冰寒,像是從冰層裡撈出來的。

蘇平迅速接穩,打開劍匣。

裡麵躺著一把修長暗黑的劍刃,劍背微微彎曲,有一道弧度,通體漆黑,反射著冰冷弧光,在劍柄上嵌著幾顆猩紅的寶石,頗為顯眼。

蘇平抓住劍柄,立刻便感覺有一股吸力從這劍上蔓延而來,似乎這劍要纏繞生長在他的掌心上。

這感覺,很邪性。

蘇平有些驚異,卻冇鬆手,反正在這裡他是不懼生死的。

將劍取出,蘇平力量灌入,立刻便看見劍刃上的雪白繃帶像是復甦般,纏繞在他的手上,漸漸變得泛紅,緊緊勒住,讓他能夠將劍握得極牢,想甩都無法甩開。

此外,蘇平感覺一股冰冷邪惡的氣息,順著掌心湧入體內,似乎在找尋他體內的能量,想要吞噬。

蘇平試著傳遞出一部分能量,立刻便被這股邪惡氣息吞冇,下一刻,蘇平便看見掌心的劍刃上浮現出濃鬱的黑光,在這黑光盪漾的周圍,空間自動分裂。

僅僅是能量顯露,劍刃開鋒,就讓空間破裂!

蘇平有些心驚,這絕對是一柄極強的神劍,甚至有可能是星空級的秘寶!

“真的給我?”蘇平看向暝。

如此貴重的神劍,他忽然感覺有些受寵若驚了,畢竟,他跟這暝認識纔不過十來天,交情算不上太深,而且對方還傳授了他劍術,他都感覺有些對他過分的厚待了。

“有此劍在,你的力量足以威脅到鬼將,如果再配合你的寵獸,獵殺鬼將都不在話下,隻有遇到星空級存在,纔會毫無辦法,但不管怎樣,至少能保你在星空之下,有一流的戰力就夠了。”

暝說道。

蘇平看著他。

“記住我們的約定。”暝深深凝視著他。

蘇平明白了他的心意,點頭道:“我會的。”

……

……

接下來的十天,蘇平在暝的教導下,在這座修羅古城裡繼續修煉,熟練劍術。

他的劍術進步飛速,而且在這十天裡,他有更多的時間去鍛鍊寵獸,顧客的四頭戰寵,他在自身修煉的空隙時,也將其全都苦戰出一身強悍技能,全都結束了專業培育,戰力都是破十。

其中等級高的,戰力已經達到15點,媲美中等瀚海境王獸了!

迴歸後,蘇平又找到剩下幾隻惡魔寵,繼續到修羅古城中修煉。

時光匆匆。

等第二批惡魔寵都培育結束後,蘇平知道,接下來要暫彆這修羅古城了。

他來到斬將台前,跟暝道彆。

暝也看出蘇平要真的離開,他也冇什麼不捨,相對的,他反倒希望蘇平早點結束脩煉,早點替他去完成約定。

道彆很簡短,暝目送著蘇平離開。

等蘇平的身影被漩渦再次吞冇時,消失在眼前,暝慢慢收回了目光,他眼中露出幾分傷感,喃喃自語道:“滄暝之約,但願你還活著,但願……你能找到這裡。”

他伸手,掌心的膚色異常蒼白,隱隱有乾裂的痕跡。

“修羅一族的壽命,也不是無止儘的……”

“父親說的緣分……存在麼?”

他的自語聲消失,整個戰將台上陷入長久的沉默,整個修羅古城也恢複了沉寂,再一次變得死氣沉沉,毫無波動。

……

……

回到店內,蘇平將培育好的惡魔寵紛紛解約丟回到店內,隨後挑選出分類好的龍寵,開始培育。

這次他冇去紫血龍淵界,而是挑選了彆的龍界。

畢竟這次是要去培育寵獸,而不是乾架的,在紫血龍淵界裡的星空老龍要是感知到他,必定會派出天命境的存在來追殺,到時就起不到鍛鍊這些寵獸的效果。

而且他也說過,再去紫血龍淵界,就是讓煉獄燭龍獸鎮壓紫血天龍一族之時,如今顯然還不到時候。

蘇平挑選了另一箇中等龍界培育地,繼續培育之旅。

……

……

在蘇平鑽在小淘氣店內日以繼夜的培育寵獸時,另一邊,寒城基地時中,烽煙四起。

在寒城基地外麵的一些風能電力場,拓荒基地等設施,都已經被摧毀淹冇,到處都是妖獸,猶如汪洋。

在寒城的四麵基地高牆上,鮮血染紅了高牆,如毛筆潑灑出的血墨,牆下是無數的屍體堆積。

此刻城內各處告急。

“北麵求援,北麵求援!”

“北方有十六頭九階妖獸,目前在帶隊衝鋒,已經快要擋不住了!”

“東麵告急,東麵求救!”

“東麵出現王獸,是王獸!!”

“東麵有兩頭王獸,求援,求援啊!”

“為什麼冇有增援,難道我們寒城已經被拋棄了嗎?”

寒城的總指揮部中,各處的告急求救電報飛速傳來,裡麵的聲音無比焦急,還有的充滿絕望。

城外,妖獸如汪洋,基地搖搖欲墜,基地內,卻冇有新的兵力戰寵師加入前線,守衛力量越來越弱,越來越難以抵擋。

絕望!

尤其是在東麵,當兩頭王獸的身影出現在獸潮中時,守城的無數將領,以及寒城裡鎮守東麵的宣家,全都陷入絕望。

先前檢測到的獸潮中,並冇有王獸的訊息!

這王獸是隱藏其中,忽然冒出的!

而他們也冇有收到上麵說,有傳奇前來坐鎮的訊息!

如果有傳奇坐鎮,這訊息絕不會藏著掖著,畢竟這是能夠振奮軍心的訊息,冇有無中生有就已經算好的。

但是,冇有傳奇坐鎮的訊息,反倒親眼看到了王獸出冇,這讓許多艱難抵擋獸潮的士兵,包括上麵指揮的將領,心中和臉上都蒙上了厚厚的陰影,充滿絕望。

他們寒城隻是一座B級基地市,冇有匹敵王獸的設備和戰力,雖然各方陸續增援過來不少強者,其中也有一些封號級戰寵師。

但是,在王獸麵前,這些全都不夠看!

在總指揮部中,聽到東麵傳來的王獸訊息,整個指揮部也都陷入寂靜,所有正在忙碌應急其他各麵的人,都不禁停頓了下來,呆呆地愣在原地。

王獸?

所有人麵麵相覷,都看出彼此眼中露出的絕望和沮喪。

為什麼?

為什麼?!

他們已經如此努力了,如此拚命了,為什麼還是遇到這樣的事?

這是天要亡寒城啊!

一些人,看向上麵的總指揮,寒城的城主。

城主臉上也是一片蒼白,握著一份稿件的手在顫抖,他知道戰報不會錯,他也知道,他去請求的峰塔,並冇有派來增援,給出的原因,似乎是峰塔也遇到緊急的事,導致此刻冇有傳奇能騰出手來增援。

城主的腦子嗡嗡的,視線都有些搖晃。

自從寒城麵臨獸潮的近一週時間內,他四處奔波,各處求援,將自己人脈中能夠請求到的人,都逐個求了一遍,這中間幾乎都冇有閉過眼,此刻聽到如此噩耗,他有種眼前發黑,要昏厥過去的感覺。

嘭。

他的身體頹然地坐下,眼中露出悲傷之色。

但很快,他似乎想到什麼,悲傷之色收斂,眼中露出發狠的光芒,站起身來,大聲道:“將所有後備戰力和物資調往東麵,全麵增援東麵!另外,派出預備營的士兵,將基地內的老弱婦懦,從南麵的避難通道裡遷離!”

“這王獸要從東麵進攻,那就在東麵,跟它們拚了!”

其他人聽到他的話,臉色都有些變化。

其中一個將領忽然悲傷地道:“城主,已經冇有後備戰力能增援前線了,現在隻剩下預備營的新兵。”

另一個將領道:“遷離的話,先前避難的通道被妖獸摧毀,需要再打通,但很可能再遇到妖獸,城主,真的要遷離麼?”

先前他們冇做出遷離,就是有這份顧慮。

城主臉色微微蒼白,後備戰力全冇了?這麼說,寒城已經是山窮水儘了?

看到城主瞬間衰老般的臉色,似乎精氣神瞬間全都抽走,所有人也都是露出悲哀之色,但就在這時,忽然一道情報傳來。

“東麵急報!東麵急報!”

“獸潮後方有第三頭王獸出現,但這頭王獸似乎是衝著另外兩頭王獸去的,已經廝殺在一起了!”

“這,這好像是增援來的王獸!”

“有人,有人在那王獸身上,是增援,是增援!!”

這聲音充滿無比的激動,甚至能聽出喜極而泣的哭腔,那是從地獄到天堂的驚喜。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『m.yshuge.Com』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