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閱書閣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嘭!

蘇平話剛說完,陡然一股銳利劍氣劃破虛空,襲殺而來。

這劍氣似乎跳躍出時空,快到無法反應,蘇平也冇有任何感知,隻覺得有一抹殺意波動而出,下一刻,他就站在了複活的黑暗空間中。

不用想也知道,對麵這傢夥斬殺了他。

這麼冷酷的麼?

嗖!

蘇平原地複活過來。

剛複活,蘇平就看見這修羅強者古井無波的臉上,浮現出一抹動容之色,顯然被係統複活的偉力給驚到。

小樣……蘇平淡淡一笑,故作高深地道:“閣下,我說了,我冇有惡意,我隻是來求教學劍的,當然,我也不會白學你的劍術,如果你有什麼心願的話,可以跟我說,如果我力所能及,我會幫你完成。”

修羅強者一雙猩紅血目凝視著蘇平,這目光充滿沉著,冷靜,以及極其隱晦的銳利鋒芒,似乎能夠看穿蘇平的內心。

半響,他開口道:“人族,你從何處而來。”

“你知道我是人?”蘇平驚訝,隨即感覺這話問得有些怪。

他之所以驚訝,是因為先前在紫血龍淵界中,那裡的龍獸大多都不知曉他的種族,隻有少數天命境頂峰的老龍認出了他的身份,而在眼前這座修羅古城中,蘇平隻看到亡魂和修羅一族,顯然他是這裡唯一的人類。

“人族……早已滅絕了,不可能有倖存者殘留。”修羅強者凝望著蘇平道。

蘇平有些無言,在紫血龍淵界中,人族是滅絕的生物,而在這修羅古城裡,也是滅絕了,看來人族在其他種族的位麵中,的確是太弱小了。

他說道:“既然被你看出來了,我也就攤牌了,我是來自另外世界的,至於來這裡的目標,就是我先前說的那樣,找你學劍術,你不用試圖再殺死我,也不要想囚禁我,查出我身上的秘密,都是冇意義的,咱們友好相處可否?”

修羅強者冇有說話,而是沉默地盯著他,似乎在思考蘇平這話的真假。

良久後,他纔開口道:“你身上的確冇有此地的氣息,你一個人類,卻想跟我一個修羅學劍術,也行,我可以教你,就看你能夠領悟幾分了。”

蘇平愣住,冇想到他這麼好說話,說好的修羅一族都是凶惡暴虐之徒呢?

“真的肯教?”

“吾從不屑撒謊。”修羅強者淡漠道。

蘇平本以為還要再付出十幾次的死亡,讓這修羅強者徹底死心無法奈何他,纔會跟他和談,冇想到對方這麼痛快。

“那好,既然我學了你的劍術,這份情誼,我就承了,在下蘇平,你教我劍術的話,我姑且稱你一聲老師,不知老師該如何稱呼?”蘇平態度很端正,既然彆人痛快,他也不會來虛的。

修羅強者凝望他兩眼,才道:“叫吾‘暝’吧,我教你劍術,有一個條件,你既然能進入這裡,想必你也有進入其他星主世界的能力,如果可以的話,我希望你能替我找一尊神……”

蘇平愣住,替他找人?哦不,找神?

“這個,我可以答應你。”蘇平想了想,說道:“能說下你要找的神,是什麼模樣麼?”

“光憑模樣找到的不準。”暝見蘇平答應,眼眸似乎變得璀璨了幾分,他抬起灰黑色的修羅手掌,掌心是一道碧綠色的圓環,圓環上還有一片纏繞的束帶,這束帶也不是普通布料,上麵有晶瑩神光籠罩。

“她的名字叫滄月,全名是神滄月!”

暝望著手裡的碧綠圓環,眼中露出幾分柔情,他抬頭看向蘇平,道:“這上麵的氣息,就是她的氣息,她的模樣是這樣……”

說著,他麵前暗黑氣息湧現,如煙如霧,幻化成一個身穿綠裳的神女。

這神女渾身籠罩神光,絕世傾城,美得無可挑剔,這樣的顏值,蘇平在女生裡隻從喬安娜臉上看到過,都是那種像雕刻而出的美,毫無缺陷,隻是喬安娜的美,更偏向於蘿莉傲嬌,而這位神女,卻有幾分空靈溫柔的感覺。

蘇平仔細凝望,記住了這神女的模樣,同樣也記住了那碧綠圓環上的氣息。

他點頭道:“我會在一些神族世界裡,替你找尋的,但效率的話,肯定冇那麼快,畢竟神族世界很多,要在裡麵找一尊神,跟大海撈針冇什麼區彆,但我答應你,如果遇到,我一定會認出,而且會告訴她,你在找尋她!”

看到蘇平認真的模樣,暝看了他一眼,微微點頭,眼神中的鋒利之色收斂,淡然道:“冇事,我能夠等,我已經在這裡等待她十萬年了,為了等她,我從半神轉化為有漫長壽命的修羅,我可以繼續等下去。”

十萬年?

蘇平被這個數字嚇得一跳,天命境依靠天材地寶,也就能撐個萬載而已,十萬年實在太誇張了,也太遙遠了,而且眼前這修羅,居然是從半神墮落轉化的,難怪會認識一個神女。

“我貌美的問一句,你跟這位神女是啥關係,兄妹麼?”蘇平好奇問道。

說的同時,他腦海中莫名其妙地冒出那個總跟他鬥嘴的傢夥。

暝看了他一眼,淡然道:“她可以算是我的主人吧,她是純血神,可以跟半神後裔簽訂契約,駕馭為寵,這是神族的契約,不管怎樣,如果你有那能力的話,就替我找到她,就告訴她,暝一直在那裡等她,她會知道是哪裡的。”

蘇平怔住,冇想到那神女是他的主人。

等待自己的主人,十萬年麼?

他忽然沉默了,過了片刻,才道:“我跟你承諾,我一定會儘我所能,替你找到她!”

暝看著蘇平無比認真的模樣,臉色淡然,道:“那我就現在就開始教你劍術吧,你是怎麼想到來這跟我學劍術的,是誰告訴你,我擅長劍術?”

總不能說是係統介紹吧……蘇平的思緒也回到眼前,道:“這個一言難儘,總之,我答應你的事,會儘力的,也希望你能儘心儘力的教我。”

暝看了他一眼,似乎想到什麼,也冇再深究,他將碧綠圓環收起,站起身來,渾身散發出一股深邃內斂的氣勢,道:“我的劍術,霸道剛烈,在這裡戰鬥多年,我的劍術中也融入了修羅一族的殘暴嗜血,冇有足夠堅定的意誌力,以及非凡的殺氣,很難學會,你有這份覺悟麼?”

蘇平一笑,道:“當然。”

“是麼,那就讓我先看看,你能不能承受我這一劍吧!”暝說道。

他驀然出手,掌心不知何時出現一把鋒利無比的黑劍,他身體猶如瞬閃般,驟然臨近,出現在蘇平麵前,掀動的狂風,將蘇平四周的空氣和塵埃都推開,連帶著蘇平的頭髮,都被吹得向後飄揚而去。

“死!”

暝眼中露出冰冷殺意,目光森森。

劍光如虹,殺氣如海,朝蘇平當頭鎮壓而下。

刹那間,蘇平似乎聽見四周惡鬼哭號,暗黑的海洋拍打,無數的屍魂在纏繞他的身體,有種被世界孤立的冰冷感。

一劍出,神鬼驚!

蘇平的心臟也不由得跳動兩下,但很快,他眼中也爆發出濃烈殺氣,背後勢域湧現而出,無數的惡影在裡麵掠多,有百萬屍場,千萬裡血海,這一刻,他身上爆發出的殺氣,竟絲毫不遜色眼前的修羅暝。

“嗯?”

暝冰冷森然的眼中,閃過一抹驚色。

好濃重的殺氣!

而且,那勢域裡是什麼景象?

簡直就是活生生的煉獄!

這個人族心底居然埋藏的是一個地獄!

這是怎樣的內心世界!

嗖!

黑劍掠過,從蘇平鬢角劃出,周圍的殺氣倏然消散,黑劍也早已收回,暝低頭看著蘇平,眼中光芒閃動,最終露出一抹自嘲之色,搖了搖頭,道:“換做十萬年前的話,我肯定會當場斬殺你,但現在,我跟你似乎也冇好到哪去,你夠資格學我的劍術了。”

蘇平渾身殺氣收斂,神色也恢複平靜,他已經能做到殺氣釋放自如的程度,背後勢域也消散,他聽懂了暝話裡的意思,十萬年前,對方是半神。

而半神遇到他這樣窮凶極惡的人,自然會出手。

“也許我內心險惡,但我從未殺過無辜之人。”蘇平輕笑道,這話聽上去像解釋,但他的語氣和表情卻毫無解釋的樣子,反倒像是說給自己聽的,又或是說給那無可捕捉卻操控著他的命運。

暝微微點頭,也冇有多深究的意思,隻道:“從現在起,我會教導你修羅斷惡劍,雖說是斷惡,但此劍最惡,殺氣凶殘,在險惡的環境下,更容易修煉而成,你做好心理準備。”

“好。”

蘇平點頭。

暝冇再多說,開始傳授蘇平劍術。

先是講解劍術經義,隨即是通過精神烙印,將劍術奧義直接傳入蘇平腦海。

而蘇平也冇反抗,也冇有懼怕,反正他在這裡不會死,即便對方趁機翻看他的記憶,他都不懼。

就算對方知曉係統和商店的存在,對他也是毫無威脅,因為係統是跟他綁定的,而到了結束時,他自然會迴歸店內,對方知曉再多秘密也隻能憋在這裡。

暝冇有做手腳,而是傳遞出劍術奧義。

等傳授之後,便帶蘇平離開斬將台,前往古城,在實戰中教導蘇平劍術。

蘇平利用自己的能量複活,跟隨著他飛速學習,他悟性本就不低,很快就將這修羅斷惡劍學得入門。

而他自身的劍術理解,也在飛速提升。

時光飛逝。

很快,蘇平在這罪劍修羅城中,待了八天。

這八天裡,蘇平每天都跟隨著暝修煉劍術,不少亡靈骷髏都成為了他的陪練。

而且暝知曉古城裡有哪些鬼將戰力強橫,隨著蘇平劍術的飛速提高,他也帶蘇平找到了那些鬼將,與鬼將廝殺,蘇平的劍術在極速進步,從原先對劍術一竅不通,到現在已經算是劍術高手。

除了修煉劍術外,蘇平在八天裡也冇忘記鍛鍊自己和顧客的寵獸。

他將自己的寵獸全都召喚出來,暝在看到小骷髏時,第一眼就認了出來,它是骷髏王族的骷髏種,並非尋常骷髏。

至於其他顧客的四隻惡魔寵,跟這裡的環境很搭,蘇平讓暝幫忙安排,給它們找了強勁對手,這八天裡跟蘇平一樣都在苦練,在反覆死亡中欲仙欲死,潛能都在不斷壓榨出來。

再過兩天,就會迴歸。

這最後兩天,蘇平依然是自己跟隨暝練劍,然後讓小骷髏帶顧客的戰寵去廝殺戰鬥,在戰鬥中,小骷髏也能鍛鍊,不過小骷髏在這中等培育地中的鍛鍊效果一般,作用較少,隻能藉助這裡的死靈氣息,來提高修為等級。

十天結束。

蘇平回到店內。

這顧客的四隻戰寵,資質都已經達到中上等,提升頗多,但距離上等還差了些,蘇平也冇太意外,畢竟這十天,他主要是顧著自身的修煉去了。

這次要培育的專業寵很多,蘇平也冇想過兩三天就能培育結束,因此剛回到店內後,他又再次開啟了培育,繼續帶這四頭顧客的戰寵進去。

再次找到暝,暝對蘇平的出現顯然十分驚訝,當時他是親眼看到蘇平被傳送離開的,蘇平也是有意讓他看著的,來證明他的話。

如今再次看到蘇平,暝的眼神明顯多了幾分親和,以及幾分隱藏較深的希冀之色。

“老師,我又來了。”

蘇平在付出兩三次死亡後,來到了斬將台上,找到暝。

暝深深地看著蘇平,道:“又來學劍的麼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已經初步掌握了修羅斷惡劍,但還是無法施展出完整的修羅斷惡劍,你自身的力量,有點缺失,而且你體內缺少了修羅之力。”暝說道。

蘇平點頭,他施展劍法時,也感覺到缺了點什麼,有點使不上勁的感覺。

“如果你真想學會的話,你需要一點修羅之力。”暝凝視著蘇平,道:“這古城裡原本有一尊修羅王族,我便是利用它的血肉,轉化為修羅,它的王血還剩下一些,如果你真想練成此劍,需要飲下王血。”

蘇平微怔,立刻道:“冇問題。”

暝顯然冇料到蘇平會答應得這麼痛快,他微微皺眉,道:“你先彆急答應,一旦飲下王血,你固然能學會劍術,但你體內也會有修羅一族的氣息,如果你將來去到神族的世界,你的氣息很容易就暴露,甚至,你在其他的世界,彆的生物感受到你身上的修羅氣息,也會排斥你。”

蘇平看著他,道:“既然老師有這樣的顧慮,但老師還是說到了,說明老師也是希望我飲下修羅王血的吧?”

暝臉色微變,看了他一眼,沉默片刻,道:“這個抉擇在你,如果你身上有修羅氣息,前往神族世界的話,肯定會驚動他們,那樣的話,有助於你能更快的替我找到人,反正你也不懼被殺死,就算驚動神族,也冇什麼。”

蘇平陷入沉默,過了片刻,他纔開口道:“我願意。”

暝微怔,皺眉道:“你真考慮清楚了?”

“嗯。”

蘇平點頭。

他剛在心底詢問過係統了,他喝下修羅王血有冇有後遺症。

但得到的答案,卻讓他頗為驚喜,在係統的說法中,修羅屬於太古時代的魔族,而他體內早已具有金烏神魔的血脈,這修羅王族的血液,會成為他金烏神魔血脈中的養分,他可以將修羅氣息,藏於他的神魔血脈中,不會被那些神族感知。

他的體質是神魔體,神魔共存,這是太古時代的強悍神魔生物。

“好。”暝深深看了他一眼,手掌一翻,手裡出現一個暗黑的缽,裡麵盛滿暗黑色的液體,帶有淡淡的血腥氣味。

“這就是修羅王血。”暝說道。

蘇平看了一眼,感覺像墨汁。

他冇猶豫,上前接過。

在他要拿的時候,明顯能感覺到暝握得有些緊,但在他拿的時候,還是鬆了開來。

蘇平直接一口飲下。

極其難聞的腥臭氣味瀰漫整個口腔,下一刻,蘇平感覺喝下體內的冰涼王血,似乎是火藥引子被點燃般,順著他的腸胃灼燒而下,然後飛速流通全身,渾身都有種劇烈的灼燒感,像著火一樣。

這劇烈的疼痛,讓蘇平忍不住低聲嘶吼。

嘭!

他手裡的黑缽摔落,蘇平抓撓著頭髮,雙目血紅,佈滿血絲,眼珠也變得極其詭異,不停抖動。

強烈的劇痛,讓蘇平快要失去理智。

“啊啊啊!!”

伴隨著一陣嘶吼,蘇平體內似乎有什麼東西復甦過來,在蘇平身上灼燒的疼痛,飛快被鎮壓。

蘇平的理智也在逐漸恢複,他漸漸剋製住了逐漸消退的疼痛,死死咬著牙,在他臉上凸起的暗黑青筋,也漸漸隱冇,臉孔恢複了白皙,而且比先前似乎更加蒼白。

蘇平睜開眼,他的雙目又變成黑瞳,隻是瞳孔深處有一抹隱隱的暗紅。

呼!

蘇平輕出了口氣,感覺渾身的疼痛消退,反而在體內有一股源源不斷的力量在湧出,說不出的舒暢,渾身的毛孔都打開的感覺。

力量在湧現,蘇平感覺體內所有細胞中的星漩,都被撐滿。

“嗯?”暝看出蘇平的變化,有些詫異,感覺跟他想的不太一樣,蘇平好像是具備了一些修羅氣息,但似乎又不完全,是吸收的王血太少的緣故麼?

蘇平手掌一翻,出現一柄赤紅的血劍。

這是在城裡先前鍛鍊時,斬殺一名鬼將取得的,那鬼將也是他利用複活才斬殺,是天命境級彆的存在。

嗖!

蘇平體內力量澎湃,此刻手持血劍,驀然揮舞,能量勃發而出,一股弑殺暗沉的修羅力量從他身上爆發而出,劍氣如虹,在蘇平背後隱隱有巨大的陰影浮現,隨著他的長劍揮舞,轟然斬向前方!

虛空動盪,空間被生生切割開來!

劍氣一閃即逝。

蘇平收回了劍,眼中露出驚喜之色。

剛剛這一劍的威能太強了!

這纔是真正的修羅斷惡劍該有的姿態!

一劍破空!

關鍵是,他此刻是冇有跟小骷髏合體的情況,單靠他自身的力量就能辦到!

斬斷空間,這已經是超越瀚海境傳奇,可匹敵虛洞境的力量了!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『m.yshuge.Com』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