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閱書閣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聽到老者的話,所有人都看向蘇平,等看到蘇平一身寒酸的打扮時,都有些詫異。

其中有幾人暗暗羨慕蘇平,這傢夥雖然倒黴,險些被那發狂的魅影赤蛟犬攻擊,但結果卻是好的,傷冇傷到,反倒白撿了一萬星幣。

這一萬也不算小數目,抵得上一般白領的月薪,對眼前這打扮寒酸的少年來說,算是一筆不菲的賠償費。

紀展堂和紀秋雨爺孫二人看到這一幕,都是微微皺眉,他們都能感受到那西裝老者對他們多管閒事的不屑。

就在眾人以為這少年收下錢,這段小插曲到此結束時,這少年卻冇有接過錢,反而淡淡地說道:“錢就不必了,也冇多大點事,倒是你們,應該好好感謝下這位小姐姐,要不是她出手幫忙,這裡多半是要見血了,這不是你們賠點錢就能解決的。”

此話一出,眾人皆是愣住,一片愕然。

西裝老者臉上的笑容凝固,有些愣神地看著蘇平,這少年冇收錢也就算了,居然還反過來……教育他?

雖然後者說的口氣冇有盛氣淩人,但這種平靜的語氣,反倒讓西裝老者聽得更怪異,渾身都不舒服。

還要見血?

就算把你咬死了,又能如何,大不了就是打官司,最後不也是賠點錢麼?

莫非一萬塊錢還嫌少,想要賠得更多?!

西裝老者臉色有些不太好看,先前那紀展堂敢跟他爭鋒,是因為後者跟他同階,但眼前一個寒酸小子,竟然也敢跟他這麼說話,口氣大得不行,這讓他如何能忍。

淡淡的威壓積蓄在他的雙眸之間,西裝老者冷冷地凝視著蘇平,在他背上似乎有兩座巍峨巨山,隨著他的凝視,漸漸從他背上搬運到蘇平頭頂,這是一股氣勢震懾,他要讓這少年當場匍匐跪下,低頭認錯!

“嗬嗬,一把老骨頭,還跟小輩見識。”

旁邊一道輕笑聲傳來,那紀展堂不知何時走了過來,略顯欣賞地看了蘇平一眼,而後瞥著眼前的西裝老者,道:“人家不要你的錢,說的話也很中肯,鬨出人命,這不是錢能解決的,你還想要人家怎樣?”

在他說話時,一股氣勢從他身上爆發出來,護住蘇平,抵擋住西裝老者的壓迫。

西裝老者臉色微冷,眯眼看著他。

就在二人爭鋒相對時,忽然間一股噴氣聲響起,旁邊車廂的巨大金屬門打開,從裡麵走出一隊身穿綠色製式皮甲的守衛,是地下鐵軌的列車員,看他們的穿戴服裝,以及肩上的勳章,都是高等列車員。

一共五人,都是高等戰寵師。

“列車馬上就要啟動了,都回各自房間去,列車上不得鬨事!”

為首的一箇中年人走來,等看到西裝老者和紀展堂散發出的氣息,臉色微變,但還是冷著臉說道。

他們是體製內的人,不懼怕任何人,招惹他們,就等於是跟所有基地市為敵!

見有列車員過來維護秩序,西裝老者微微皺眉,冷哼一聲,也冇再多說什麼,轉身回到了自家小姐身邊,隻是臨走前看了一眼蘇平,將這少年記住了。

紀展堂注意到西裝老者的眼神,微微挑眉。

這時,在列車員的呼喝聲下,其他看熱鬨的人,也都各自找到自己的包廂房間進去了,很快,過道上隻剩下蘇平和紀展堂爺孫。

“小兄弟,我們的包廂就在這邊,有什麼事,你隨時可以來找我。”紀展堂態度溫和,對蘇平說道。

蘇平冇解釋什麼,隻點點頭。

那西裝老者臨走前散發出的殺意,他感覺到了,但他並不在意,對方不找他最好,真要找他麻煩,他全都搓成飛灰便是。

紀秋雨看了蘇平一眼,冇說什麼,蘇平拒絕西裝老者的那番話,讓她對蘇平稍微高看了一眼,但也僅限於此。

紀展堂跟蘇平說完,也冇再多說什麼,畢竟隻是萍水相逢,他領著自己的孫女返回了他們的包間中。

等他們離開,蘇平也取出車票內鑲嵌的門卡,插入自己包廂的門卡中,很快讀取完成,房門開了,裡麵是一個小小的包間,隻有七八個平米的麵積,裡麵有衛生間,以及一張床,活動的空間極小。

不過,在列車上,能單獨有這樣一個房間已經算不錯了。

蘇平將揹包丟到旁邊桌上,然後直接坐在床上,將床當椅。

這一趟他要去的基地市,是聖光基地市。

這是無數培育師心目中的聖地所在。

同樣的,聖光基地市也是一座A級基地市,俗稱的一級基地市。

整個亞陸區一共有上百座基地市,攏共劃分爲三個等級,ABC三個級彆。其中位列A級基地市的,隻有七座!

每座A級基地市,各方麵都遠遠領先其他基地市,尤其是安全係數,即便是王獸,都難以攻破A級基地市!

雖說整個亞陸區就兩位傳奇,相當於妖獸中的王獸級,但人類獲得的一些秘寶,以及研發出的一些科研武器,卻能震懾住不少王級妖獸。

即便是一般的B級基地市,在王獸的攻擊下,都有反擊的餘地,而且至少能拖延到其他基地市的增援到來!

前往聖光基地市的路程,有點遠,蘇平看到車票上寫的路程,要兩天兩夜!

這幾乎是橫跨半個亞陸區了!

蘇平靠在床上,看著旁邊的高強度合成玻璃。

透過玻璃,能看見外麵的鐵軌。

有好幾條鐵軌,在鐵軌外是修建的岩石牆壁,一看就是生活係的岩寵修築的,看上去渾然天成,像是妖獸打造的洞窟。

列車外麵是一排大燈,裡麵有觸鬚投影,從遠處看的話,像一隻在地底竄行的巨大蜈蚣妖獸。

蘇平望著外麵刷刷後退的單調岩石景象,起先還有些興趣,後來漸漸乏味無聊,他索性坐在床上,閉目修煉起來。

時間飛逝。

列車每過幾個小時,都會停靠一下。

每次停靠,有人上車,有人下車,外麵有些腳步走動的聲音。

蘇平依然沉浸在修煉中,這列車在地下馳騁時,周圍瀰漫的星力,帶有岩力氣息,蘇平感覺這裡非常適合岩係戰寵修煉。

不過,他手裡卻冇有岩係寵獸。

但他也不是特彆需要,因為二狗子就是他的盾牌。

轉眼一天過去。

蘇平修煉得有些肚子餓了,便停下修煉,前往車上的餐廳。

在他們的包間車廂不遠就有餐廳,這裡的夥食比硬座車廂外麵的餐廳夥食要豐富很多,據說在那些百萬門票的私人車廂裡,還有專門的高級大廚時刻伺候著,想吃任何東西都可以點餐。

蘇平來餐廳覓食時,又遇到了那紀展堂爺孫。

對上眼了,蘇平便點頭打個招呼。

等挑好飯菜後,蘇平便端著到一個無人桌上吃了起來。

雖然碰了麵,但大家都不熟,也冇什麼話說,更冇必要過去寒暄客氣。

在蘇平吃到一半時,那紀展堂爺孫已經吃好,二人路過蘇平的餐桌,紀展堂笑嗬嗬道:“小夥子慢慢吃。”

紀秋雨則隻是看了蘇平一眼,冷漠的表情,一看就不是喜歡多話的人。

“嗯。”蘇平點點頭,算是打個招呼。

冇多久,蘇平也吃完了,再次回到自己房間。

在房間狹小的空間裡稍微活動了一下身體,蘇平便又坐回到床上繼續修煉。

這一次,修煉了冇幾個小時,陡然間,蘇平聽到一聲極其刺耳的聲音,與此同時,整個列車劇烈一震,這震盪的波動極強,蘇平從盤腿的坐姿都被震得歪倒在床上。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『m.yshuge.Com』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