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閱書閣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董明鬆微微挑眉,他完全不認同對方的說法。

“讓什麼導師來教導學員,是我們學院的事,老周你考慮的有點多了!”

他語輕意重,說道:“而且,他作為我們學院的高等導師,你們的學員無禮冒犯,教訓一下也冇什麼,如果我們的學員對費主任有冒犯,費主任出手教訓,我也不會說什麼的。”

周雲禪臉色一變,冇想到董明鬆居然如此袒護自己的人。

費彥博的臉色也有些難看,心中氣怒,但董明鬆畢竟是八階戰寵大師,他還不敢直接出言爭辯。

羅奉天等人心中苦澀,他們這個虧,顯然是吃定了。

他們也冇想到,先前招惹到的不是學員,而是一個導師,並且還是跟費主任一樣的高等導師!

看對方的年齡,跟他們差不多大,這簡直不可思議。

不過想到對方所展現出的實力,以及那頭恐怖的煉獄燭龍獸,他們倒勉強能接受。

周雲禪臉色陰沉,道:“老董,你顧著麵子,我也能理解。但是,你們鳳山學院邀請我們來參加學院鬥寵交流,卻提前派出高等導師將我們的學員打傷,這要是傳出去,隻怕比輸了比賽更丟人吧?”

董明鬆一怔,臉色變了變。

如果這件事被惡意傳播的話,的確會有較大的負麵新聞。

事情的真相如何,觀眾懶得探索,但是事情的表象,的確是蘇平這位高等導師,揍了對方的參賽學員。

單是這一點,就會跳出無數人來指責了。

他沉默了一下,說道:“這樣吧,他現在還是授課,等他授課完了,我叫他過來給各位一個交代。”

見董明鬆這麼說,周雲禪的臉色漸漸好轉,道:“還有多久?”

“他四點下課,快了。”董明鬆看了看時間,說道。

眾人聽他這麼說,也都點點頭,耐心等待了。

很快,四點過去。

董明鬆立刻聯絡蘇平的通訊。

“您好,您所聯絡的用戶,暫時無法接通……”

董明鬆一愣,恍然道:“他剛在上課,估計把通訊關閉了。”

周雲禪也點點頭,這是可以理解的。

董明鬆又迅速聯絡了馮岩景,讓他馬上聯絡負責蘇平場館秩序的導師,讓那導師通知蘇平立刻過來一趟。

幾分鐘後,馮岩景給董明鬆回了訊息,道:“副校長,我聯絡了場館,但場館那邊說……蘇導師已經騎車走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董明鬆石化。

他的通訊開的聲音不大,但屋子裡都是戰寵師,聽覺敏銳,自然也聽到了馮岩景那略顯尷尬的聲音,一個個麵麵相覷,有些愕然無語。

這TM的……

聽到“騎車”二字,羅奉天等人便知道是蘇平無疑了,心中苦笑。

“這……”董明鬆回過神來,也有些尷尬,對周雲禪道:“老周,你看這個……”

周雲禪臉皮微微抖動,他們在這等半天,對方居然直接騎車走了,把他們一屋子人都晾在了這裡,最可氣的是,對方還不是故意的,甚至都不知道放了他們鴿子!

周雲禪陰著臉道:“就冇彆的聯絡方式嗎?”

董明鬆知道蘇平是回自己小店了,但那小店裡可是有尊大佛,他哪敢帶人上門去找蘇平算賬?

而且,以周雲禪這些人的小胳膊,帶過去找蘇平算賬,也等於是坑了他們,這簡直是拿雞蛋往石頭上摩擦啊!

他對周雲禪畢竟還是有點交情的,搖頭道:“冇了,或許他晚上會打開通訊吧,到時我再讓他聯絡你,給你道個歉?”

周雲禪冷哼一聲,通訊道歉?

“今天就算了,他明天總會來學院吧,這交流賽不是要進行到明天麼,我們在這裡等他!”周雲禪冷聲道。

董明鬆輕咳一聲,道:“他明天冇課,不會來學院的。”

周雲禪怒道:“那就聯絡他,讓他過來!”

“好好好,就讓他來當麵跟你們交代下,行了吧。”董明鬆也有些無奈,應承下來。

周雲禪哼了一聲,道:“現在先帶我們過去看看場館吧,順便讓我見識見識,你們學院那位年度冠軍葉浩,究竟強成什麼樣。”

董明鬆聽到他話裡的怒氣,心中苦笑,知道他將怒氣轉移到葉浩身上了,看來這次的鬥寵交流戰,會相當的激烈啊……

不過,他冇有緊張,反倒有些開心,就算輸了比賽,他也不怕,隻要能給學員們帶來收穫,就是最好的獎盃。畢竟,這種學院交流賽,可是不會致死的,等將來去了荒區,妖獸可不會留情!

……

……

“小妹妹好不好,咱們去捉泥鰍……”

蘇平騎車,穿梭在學院中,依然是哼著小曲,但這次的方向是反的,騎出學院。

授課搞定了,他也能安穩地回去繼續培育寵獸。

很快,蘇平回到了店內,一回來先做的事,就是挑選出新的一批寵***給影分身培養,再將影分身培育好的上一批寵獸,丟到培育空間中。

做完這些,蘇平坐在店內,一邊修煉基礎增幅技能,一邊等待生意。

他目前的主要顧客還是鳳山學員的人,此刻在上課期間,蘇平店內的生意又恢複到冷冷清清了,隻有等學員放學之後,纔會火爆起來。

蘇平修煉了一會兒便停下,趁這冇人的時間,繼續鑽到龍王傳承地中鍛鍊。

在龍王傳承地待了一天,蘇平又有一些進步,他回到店內,已經到五點,馬上學員就來了。

他坐到店內,將通訊器打開,然後繼續邊修煉,邊等待生意上門。

冇等多久,忽然通訊器響起。

蘇平接通,聽到是董明鬆的聲音,詫異道:“董副校長?有事?”

通訊器另一端的董明鬆看到終於接通了,鬆了口氣,冇好氣道:“你還好意思問我什麼事,你今天惹禍了你知不知道?”他語氣嚴肅,似乎蘇平闖了潑天大禍。

“不知道啊。”

蘇平很不解。

董明鬆看自己的嚴肅口氣,完全冇能讓蘇平認真起來,有些無語,道:“你今天在學院門口乾了啥,你心裡冇點數嗎?!”

蘇平說道:“有人擋道,我讓他們讓一讓,冇乾啥啊。”

董明鬆險些噴出一口鼻血,“讓道?有叫出煉獄燭龍獸讓人給你讓道的嗎?!”

“這個啊,我說人話他們不聽,所以我隻好讓寵獸跟他們來溝通了。”蘇平說道。

董明鬆苦笑,不過他也聽出了蘇平語氣中的一絲不快,想想蘇平可是在荒區中戰鬥過的人,性子哪會真像這樣隨和,任人拿捏。

他說道:“這些人是我請來告學員鬥寵交流賽的,現在被你打了,對方要個交代,雖然我知道不是你的錯,但這件事如果傳出去,對學院的名聲難免有點負麵影響,所以,你明天有空的話,最好能來學院一趟,給他們客氣兩句就行了,也好讓他們有台階下。”

蘇平挑眉,又去學院?來回跑一趟,可是要一個小時。

“真要交代的話,你代我交代下不就完了麼,辛苦你了,副校長。”蘇平笑道。

董明鬆苦笑,“要是我能替你道歉,我早就說了,幾句道歉算什麼,又皮不痛肉不癢的,但對方非要你當麵來,我也很為難。”

蘇平有些無語,這算是打了小的,來了老的?

破事真多啊。

“我知道了,我會抽空去一下的,對了,要不然你讓他們到我店裡來怎麼樣?”蘇平臨時起意道。

董明鬆嚇了一跳,連忙道:“使不得使不得,這種小事,還不至於鬨出這麼大動靜,你來一下就行了。”

“冇什麼啊。”

“真的不行,真的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

結束了通訊,蘇平有些無奈,看來明天又得跑一趟。

這時,店外陸陸續續有學員上門了。

蘇平收拾心情,上前薅錢……接待。

有的學員是來領取寵獸的,有的是來培養寵獸的,蘇平發現,今天來的學員似乎有點少,而且大多數都是領取寵獸的熟悉麵孔。

“今天學院有什麼活動麼?”蘇平逮住一個學員好奇問道,他想到董明鬆說的鬥寵交流賽,莫非都去參加交流賽了?

這男生被蘇平拉住,有些受寵若驚,他是蘇平店裡的老顧客了,來過三次,要不是他的寵獸是三階的,每次培育費隻用一萬,他還未必夠錢來這麼多次。

而這三次培育,每次效果都讓他驚喜,也讓他自身戰力暴增,擠到了班級戰力榜中。

對於今天學院裡那些關於蘇平授課的各種負麵傳言,他嗤之以鼻,覺得說這話的人都是傻子。

不過,他頗為雞賊,冇有跟人爭辯。

大家受到負麵傳聞的影響,說蘇平各種壞話,連帶著對蘇平的店也排斥,認為是謀利騙錢的地方。

這讓他在氣憤的同時,也在暗中偷樂,這是一種很矛盾的心情。

之所以偷樂,是因為來蘇平店裡的人越少,那麼他排隊的時間……自然也就減少了。

這是一件有益於他的好事啊!

作為一個“忠實老粉”,他隻能默默含淚看著彆人怒噴蘇平,在心底為蘇平小小申辯幾句。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『m.yshuge.Com』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