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有中位神族麼?”蘇平疑惑。

白袍老者搖頭道:“以前有,但不是這一代,中位神族想要誕生道子級的妖孽,極其艱難,首先中位神子的修煉資源就不能跟高位神族相比,其次是中位神族的血脈潛力,就無法與高位神族媲美,

高位神族有祖神,種族下的所有子民,都會受到祖神的影響,血脈時時刻刻都在優化和凝鍊。”

“這也是為什麼,有祖神的種族,能成為高位神族,

因為能夠屹立萬古不倒,除非族裡的祖神出事”

說到後麵,他的聲音悄然降低了下來。

顯然,

談論到祖神隕落,是對祖神的一種大不敬。

蘇平微微沉默。

雖然他以人族自居,但他知道,自己如今的血脈,已經是原始混沌族。

對方說的話雖然現實,但的確如此。

血脈潛力,修煉資源,都是限製各族天才發展的重要原因。

冇有資源,再妖孽的天賦也展現不出來。

而血脈的潛力的確是有差異的。

就像再強壯的螞蟻,也無法搬動大象。

有些人出生就含著金湯匙,

有些人寒窗苦讀奮鬥一輩子,

卻不及彆人家裡一套房,

人生的起點!

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尚且如此之大,何況是種族血脈間的差距。

很快,

蘇平隨著白袍老者的身影一同飛掠而下,

落在廣場上。

感受到眾人投來的敵意,蘇平神色如常,

冇有理會他們,

而是看向廣場的前方,那裡數道身影從漩渦中走出,其中包括先前在蟾魚宮見到的那位青衫長老。

“他就是你推薦的競選者?”

站在中間的赫然是一個身材曼妙,清冷絕美的少女,戴著銀色耳飾,三千青絲飄蕩在微風中,有種拒人千裡之外的孤冷。

在她左側卻是一個身材矮小,腦袋碩大的孩童,看上去可愛淘氣,此刻聲音發出極為稚嫩的聲音:“看上去的確不凡,我的神罩環都有反應了。”

青衫青年微笑道:“我看好他,能從霖族的太古追殺令中脫身,除了人族保護外,他自身的氣運也不能忽視,氣運恰好也是能力的一種。”

“早有耳聞,的確不錯。”

另一位看上去蒼老的老者拂鬚點頭。

“那就讓他們準備下吧,總得先過了候選者這關。”另一位體態豐腴的媚感少婦輕笑道。

聽到幾人的話,八位候選者都是微微皺眉,

顯然冇想到五位長老跟蘇平隻是初次見麵,就對他如此看好。

難道這人族真有不凡?

八人彼此對視一眼,很快,目光落在其中一位身穿金袍,氣宇軒昂的青年身上。

這青年見眾人望來,冷哼一聲,也冇推脫,雖說先前大家都對蘇平不悅,但長老們的態度,讓他們都起了慎重之心,冇人願意出頭試驗,那就隻能由他來了。

誰讓他跟這位人族,有過節呢!

“那就讓我第一個來會會你吧,小子,聽說你先前斬殺了我族的神子,哼,雖說是在院裡的規矩之內,但你做事太冒進了,凡事留一線,日後纔有幾分薄麵,今日是道子競選,我就不跟你客氣了,給你點時間準備!”

金甲青年目光冷傲,對蘇平說道。

蘇平一愣,看了看他的戰甲,等看到上麵熟悉的族徽時,頓時恍然,有些驚訝和意外,“你也是霖族的?霖族的神子都被斬了,你是哪位?居然混到了候選者裡麵”

“你這是什麼話?”金甲青年有些惱怒,目光冷冽,道:“本座乃是霖族第182代神子,你斬殺的墨烽,是184代神子,但他跟本座不可同日而語,這裡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,注意你的言行!”

“182代神子?”

蘇平怔住,下意識道:“伱們霖族的神子更換這麼頻繁嗎?”

“你!”

金甲青年勃然大怒。

“嘿嘿,不管你們有冇有私仇,在院裡就得守院裡的規矩,既然是候選者挑戰,有什麼話就等你們挑戰時再說,先進入吾的乾坤雲海吧!”

那個身材矮小腦袋碩大的孩童笑嘻嘻地道。

說完他手掌一揮,渾身散發出極其恐怖的氣息,皇者的威壓浩蕩席捲,眾人頭頂裂開一道極深的漩渦,裡麵傳來陣陣深不可測的強大氣息。

其他七人見狀,也冇多說什麼,看了蘇平一眼,便轉身踏入。

金甲青年眼神陰沉,瞪了蘇平一眼,也轉身踏入漩渦中。

蘇平見狀,緊隨其後。

“走吧,看看這位的表現,他好像不是純粹的人族,身上的氣息非常古老和奇怪,甚至比吾的血脈還要純粹。”一位老者輕笑道,眼神中露出期待,先前的觀測,讓他對蘇平極為好奇。

其他人也都陸續飛入到那漩渦中。

漩渦另一邊,赫然是一片浩瀚的宇宙。

這宇宙名為乾坤雲海,是腦袋碩大孩童的宇宙。

隨著眾人出現在星空中,隻見宇宙內雲霧環繞,這些雲霧仔細凝視,便會發現裡麵組成雲霧的赫然是無數的微小星辰。

“這”

蘇平看到此景,有些震撼,這宇宙跟外麵的原始宇宙太像了。

甚至就像原始宇宙的雛形!

雲霧就像星係外的星環,如一片片海洋,隻是看周圍的空間,似乎太過密集,並且這些組成雲霧的微小星辰,排列的軌道,牽引的力場,跟宇宙星係中的力場頗為不同。

蘇平閉上眼仔細感受了一下,才發現雖然看起來有些相似之處,但實際上卻是兩回事,非要形容的話,就是太冗長,有太多的多餘之處。

“這些雲霧雖然蘊含強大的聚合力,但彼此不能形成閉環,持久運行,需要一股外力推動,不像宇宙中的星係,以恒星為中心,群星環繞,規則井然有序,相輔相成,彼此借力”蘇平睜開眼眸,眼神微微閃動。

不過,除了一些缺點外,他感覺對方的宇宙,跟他的混沌宇宙有一些不同。

這種不同的感覺,非常奇異。

穀燃

就像是眼前的宇宙,是靈活的,有生命力的。

而他的混沌宇宙,卻是死氣沉沉。

這是他第一次進入神皇的宇宙中,纔有這樣深切的體會。

“我的混沌宇宙也能孕育生命,也能裝載無數生靈,我一直覺得跟外麵的原始宇宙冇什麼區彆,隻是規模小點,但現在看來,好像還有很多不同之處,跟真正的宇宙,仍有極大差彆,真正宇宙中的一些特彆處,我冇有察覺到,所以纔會感覺冇有區彆”

蘇平有所感悟。

“發什麼愣呢!”

就在這時,一聲冷喝傳來。

蘇平回過神來,喝斥的是金甲青年,此刻在眾人前方的星空中,雲霧散開,有一片潔白的物質組成如廣場般的遼闊戰場。

顯然,這裡就是競選者的戰場。

讓蘇平驚訝的是,在這戰場外麵,卻是一片雲霧般的觀眾席,而此刻觀眾席上竟坐滿了身影,全都是身穿天道院服侍的學員,其中還有一些導師的身影。

他們的身邊坐在雲椅中,興致勃勃地議論著。

“不會是臨時膽怯了吧?”

“哼,人族畢竟是人族,冇見過什麼世麵,看到這麼多神族關注,哪能不緊張。”另外的幾位候選者中,有人眼神輕蔑。

雖然先前長老們較為看好蘇平,但他們更相信自己的判斷。

“他居然要挑戰道子”

人群中,一個穿戴嚴實,緊露出手腕和鎖骨的絕美少女,正凝眸看著蘇平。

她冇記錯的話,眼前的青年正是先前在道場上,在她替師尊傳道解惑時離場的人。

雖然她冇怎麼放心上,但畢竟時間太短,加上眼前又挑戰道子,讓她一下子便回想了起來。

現在看來,當時對方離開,多半不是冇有聽懂她的思路,而是懶得聽?

想到此處,檀香韻有些暗暗不爽。

“二位請入場吧。”

那位豐腴成熟的美婦長老嫣然道:“畢竟是道子競選,乃是院內大事,訊息已經通知了下去,院裡的弟子都可以來觀摩,希望你們能帶來一場精彩的戰鬥,也讓其他人好好學習學習。”

金甲青年微微點頭,對蘇平又是冷哼一聲,轉身飛入戰場中。

“好。”蘇平點頭,同樣邁入戰場中。

隨著二人入場,在戰場外的觀眾席上,眾多天道院的學員都有些沸騰了。

其中的導師則保持著微笑,看上去較為淡定,但實則內心也頗為激動。

他們雖然是導師,但這些候選者的能力,都能勝任院內的導師,真論戰力的話,他們都無法比肩,而這些候選者的導師,也基本都是對位院裡的長老,雖然請教長老是道子纔有的特權,但候選者,也都能得到一兩位長老的青睞,能得到長老解惑授業。

“好久冇看到道子競選了,這是我第一次看,請問能大聲喊加油嗎?”

“冇想到這樣的事居然落到咱們這一屆頭上,有哪位神通廣大的學長能說說,現在這二位是誰嗎?”

“這你都不認識?右邊的那個是霖族曾經的神子,早年加入咱們天道院,冇多久就登臨混沌天驕榜,你冇見過他,總該聽過戰無雙吧?”

“戰無雙學長?他就是一槍斬殺七神的戰無雙?!”有人驚撥出聲。

聽到此人的話,其他人也都恍然,雖然不少人冇見過戰無雙的模樣,但一槍斬七神實在太出名了,是戰無雙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戰績,剛剛得到神印時,便一槍斬殺了七位成名已久的惡神,堪稱絕世!

“那另一位呢,戰無雙學長早就是道子候選者了,那另一個就是挑戰者吧?”

“這另一位說起來跟戰無雙學長還有點淵源,前段時間的太古追殺令你們都聽說過吧,霖族的皇者出手,親自頒發,所追殺通緝的對象,就是咱們院裡的某位學長,咯,就是你們眼前的那位,人族的蘇平學長!”

“是他?!”

眾人震顫,神皇親自頒發的太古追殺令,在整個神界全地域通緝,一旦被追殺,基本必死,除非有大人物庇護,苟且一世,他們都聽說自己院裡學長跟霖族的過節,冇想到這位學長就是眼前的蘇平。

八卦傳得快,眾人雖然冇見過蘇平的模樣,但對他造成的事蹟都如雷貫耳,此刻都有種恍然和熟悉的感覺。

原來都是兩位狠人!

“這麼說來,這一戰可能是持久戰了!”

“持久戰?你想多了,戰無雙學長成名多年,我聽說這位人族蘇平學長,是靠人族請動其他高位神族的神皇,才得以庇護下來,而且院裡的長老也出麵了,否則你以為單靠他自己,能逃脫太古追殺令?”

“我也聽說了,的確,彆說是他,就算是神王,在太古追殺令下都撐不過幾天。”

其他人都議論紛紛,從戰力上來說,對蘇平較為不太看好,雖說蘇平先前斬殺了霖族神子,但那隻是一個剛得到神子身份的人,都冇有被天道院直接錄取,這樣的傢夥被斬殺了也冇什麼稀奇的。

“哼,就讓我看看你的傲慢吧,人族!”

檀香韻站在觀眾席上空,淩空而立,眼眸眯起,對下方的議論也都聽入耳中,心中同樣對蘇平並不看好,甚至有些惋惜,可能自己都冇機會親自出手教訓一下這傢夥,趁機出口氣了!

“準備好,就開始吧。”

腦袋碩大的孩童笑嘻嘻地道。

稚嫩的聲音迴盪在宇宙中,但在場的眾人都不敢輕視。

“那個”

蘇平不禁舉手。

“什麼事?”腦袋碩大孩童詫異,明亮的眼眸看著蘇平,有些意外。

其他人也都一愣,有人說道:“他不會是想臨時棄權吧?”

“冇有什麼規則要宣佈的麼?”蘇平不禁問道,他冇想到開場白這麼簡單,跟以前學校裡那些老教師相比,可太貧瘠了。

“規則?”

腦袋碩大的孩童愣住,不禁啞然失笑,道:“規則很簡單,擊敗對手就行,當然了,擊敗一個不夠,今日到場的八位候選者,你都要擊敗,纔能有挑戰道子的資格。”

“什麼手段都行嗎?那如果不小心擊殺了呢?”蘇平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