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你現在看到了,有什麼差彆麼?”蘇平好笑地道。

侍女被蘇平這麼一問,反倒偏頭認真思考了起來,道:“你們身上都有一種特彆的感覺。”

“特彆好看?”

“好看?”

侍女愣了一下,搖頭道:“是一種很奇特的感覺,就像是跟天地自然融入一體,非常的平和。”

“唔”

蘇平忽然很想給她看一下自己的凶惡,

讓這個單純的侍女知曉一下,能夠修煉到混沌天驕榜上的人物,都不是善茬,冇經曆過生死和磨練,是無法達到這種位置的。

嗖!

就在這時,蘇平忽然抬頭,

看向神殿外的虛空中。

那裡一道裂縫浮現,一道身披潔白長袍的老者從裡麵走出,

眉目慈善,

看到蘇平時,眼中浮現出一抹驚色,飛快打量一眼,暗暗凜然,不愧是院裡近萬年來最妖孽的學員,果然有些不凡,他從蘇平身上都能隱隱感受到一種壓迫。

“你就是人族蘇平吧?”

老者微笑道。

“你是?”蘇平感知到這老者是至尊境,多半是院裡的導師或是更高的人物。

“是分院長老。”侍女連忙解答,同時低頭給老者行禮。

“冇想到你能從霖族手裡脫身,安然歸來,師尊讓我前來接你,有事找你,請隨我來吧。”白袍老者十分客氣地道。

蘇平目光微凝,至尊境的師尊?莫非是天道院的神皇?

他點點頭,

“好。”

“是長老大人”

侍女聽到對方的話,

心驚肉跳,

冇想到蘇平剛回來,就得到長老召見,長老在院裡的地位至高無上,除了檀師姐那樣院裡的天驕學員外,尋常學員想見長老一眼都難如登天。

在老者的帶領下,蘇平跟隨對方撕裂虛空,一路飛馳,來到了天道院深處,這裡尋常學員禁入,有一座座屹立在虛空中的絕妙殿堂,有的殿堂自帶結界,與世隔絕,雖然目光上一覽無餘,但殿堂內的時間和能量跟外麵截然不同。

很快,老者帶領蘇平來到一處名為蟾魚宮的殿堂中。

殿堂外的兩側,站著眾多的侍衛,赫然都是封神境。

此外,在殿堂外一處有道黑色豐碑,豐碑前竟有數十位封神者盤坐,

裡麵還有至尊境的氣息,

都在凝目觀摩黑碑。

“那裡是渾天碑,

是師尊從一頭深海巨獸身上斬下,上麵蘊含天然道文。”白袍老者給蘇平講解道,頗為善意。

蘇平遠遠看了一眼,感覺視線像被黑色碑文吞冇一般,有種陷入進去的感覺,不禁暗暗心驚,這碑文的確神異。

很快,老者帶著蘇平來到殿堂前方,老者鞠躬道:“師尊,人我已經帶來了。”

“好,你先退下忙去吧。”一道年輕清朗的聲音從裡麵傳來,冇有絲毫暮氣和老陳,反倒充滿活力,像個乾勁十足的年輕人嗓音。

“是。”白袍老者恭敬點頭。

旋即對蘇平微微一笑,轉身離去。

“請進。”

裡麵是聲音響起。

蘇平聞言直接大大方方地推門而入,便看到宮殿內的空間極不尋常,裡麵竟錯綜複雜有多重空間疊加,像是在構架一個極其複雜的時空。

在他前方,宮殿上並非王座,而是一道蒲團,上麵坐著一個身披青衫的年輕人,隨意地盤腿而坐,手裡捏著一卷古經,頭髮淩亂而隨意,有幾縷飄落在臉頰兩側,使得俊美的臉孔更增添了幾分慵懶和灑脫隨意。

“見過長老。”

感受到對方身上若隱若現的氣息,蘇平知道,對方的確是神皇境。

青年抬頭,上下打量蘇平片刻,臉上的驚訝越來越重,忍不住道:“你現在是什麼境界?”

蘇平老老實實地道:“應該是主神境。”

“剛成主神”

青年眼中光芒爆發,二人間的空間頓時消失,蘇平的身體直接出現在他身邊,他上下看了一眼,道:“難怪他們說你有祖神之資,果然說的冇錯,你體內好像有神王宇宙,是雛形嗎?”

蘇平搖頭,“神王可一戰。”

青年怔了一下,不禁大笑起來,道:“好,好一個神王可一戰!不愧是我天道院的學員,單是這份豪氣,就足以鎮壓混沌天驕榜上大半的妖孽,難怪一直低調的人族為了你,不惜得罪高位神族,難怪那麼多神族,願意與人族結交,果然冇看錯人。”

蘇平一怔,他問道:“長老,我們人族現在的處境艱難麼?”

“還好。”

青年輕笑道:“霖族雖然是高位神族,但伱們人族這麼多年,也在神界混到了中等種族地位,而且還是一位高位神族的附庸,他們冇辦法輕易對人族發動滅族之戰,雖說你斬殺了他們霖族的神子,但是在我天道院內,符合規則條件的情況下做出,這一點我院能夠出麵證明,因此,這他們無法以此論罪。”

蘇平鬆了口氣,道:“多謝院裡相助。”

“你不必謝。”青年搖頭,“你是我天道院的弟子,被你斬殺的霖族神子也是,除了死於你手的霖族神子外,本院還有彆的霖族學員,他們對你頗為記恨,但本院素來公平公正,再有私仇,也不能在院裡動手。”

“如果你是在違規的情況下斬殺了霖族神子,我們也不會保你,你可明白?”

“明白。”

蘇平點頭。

青年露出滿意之色,“看你入院的時間,以你如今的修為戰力,足以畢業了,院裡還冇怎麼對你好好栽培,你的成長速度超出了我們的栽培,如果你願意的話,隨時能畢業,也可以繼續留任在院裡,擔任導師。”

蘇平搖頭,“我還想在院裡多學習學習,我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,教人還差了點。”

“過分的謙虛,可是一種傲慢哦。”青年輕笑著提醒道:“讓你擔任導師,也確實是浪費你的時間,院裡準備給你特等學員的身份,畢竟你的資質得到混沌天驕榜的感知,已經登榜,足以得到這層身份。”

“但是,以你現在的戰力,單是一個特等學員的身份,估計還有些單薄了,我準備提議,讓你擔任道子!”

“道子?”

蘇平一怔,顯然,這是一個位元等學員還要高的身份。

“冇錯,道子的身份,類似於你們種族裡的神子,或是聖子,像你們人族的話,叫火種!”青年微笑道:“咱們天道院最優秀的學員,會得到全院的資源無條件栽培,所有的長老都可為道子服務,隻要長老不在閉關當中,隨時有義務為道子解惑和服務。”

穀胐

蘇平錯愕。

這身份有點高的誇張了!

天道院的道子,這豈不是集院內萬千寵愛?

所有長老這可都是神皇境的強者啊,隨時為他服務?!

“你先彆高興的太早,我隻是提議而已,但能不能通過,還需要靠你自身,不過以我的眼光來看,你通過的問題應該不大,畢竟像你說的,神王也可一戰嘛,希望你不會是吹牛哦”青年笑著道。

蘇平撓了撓頭,感覺這位長老似乎過分隨和了。

“我會儘力的。”蘇平說道。

如此身份,他自然要全力爭取。

不光是為他自己,也為了太古神界的人族。

如果他是道子的話,估計單是他自己的身份,就足以得到天道院的庇護,不需要人族再為他擔驚受怕,保駕護航了。

畢竟人族還冇有辦法跟霖族這樣的龐然大物正麵剛,人族可冇有祖神!

“行,那我回頭通知一下其他長老,你回去等訊息吧,大概一天後就會有結果。”青年提醒道:“這段時間你好好準備下,想競爭道子可不輕鬆。”

“好。”

蘇平點頭,看了看對方,發現對方冇什麼彆的話,當即拱手告退。

等離開殿堂後,蘇平仍感覺有些不真實,對方過分的隨和好說話,天道院對待他的態度,也十分親和。

“看來,天道院裡果然有祖神,甚至有可能不止一位,否則不會輕易得罪霖族這樣的家族。”蘇平目光閃動,離開了這座殿堂。

“小傢夥”

殿堂內,青年望著蘇平離開的背影,輕笑了一聲:“如果你能成為道子的話,我也算回報了當初人族的那份人情吧。”

他並非神族,而是太古神界的獸族,早年曾蒙受過人族一位低等修者的恩情,那位修者如今早已亡故,但這份恩情,他卻一直記著,因此對待人族格外親切,也是主動請纓要通知蘇平,就是想親眼看看這位人族崛起的天驕,是否真的有能力帶領人族,創造出輝煌的時代。

蘇平回到自己居住的神殿中。

他跟自己的侍女詢問了一些關於道子的事,得知蘇平要競爭道子,侍女的反應比蘇平還大,將自己知道的東西一股腦地倒出。

讓蘇平意外的是,天道院的道子並非一人,而是三位!

常年有三個名額!

而且道子也並非一成不變,當有第四個具有道子資格的人出現,就會從三人中排擠下一位。

但道子替代的事情極少發生。

畢竟一旦成為道子,得到的資源太過豐厚,在如此豐厚條件下還被人擠下去,隻能說明誕生出更加妖孽數倍的怪物。

“原來如此,先從候選人中競爭,再擊敗道子,才能得到道子的身份”蘇平恍然,又詢問了一下其他道子的戰力,讓他稍微放鬆的是,雖然侍女接觸的有限,也不瞭解,但可以確定其他道子冇有達到神皇境。

也對,達到神皇境已經是太古神界的巨頭了,在高位神族中,都屬於鳳毛麟角的存在,除了祖神外,無人能擋。

這樣的存在,已經不需要道子的身份了。

“如果能拿到道子的身份,就能請院裡的長老出麵,將半神隕地拉回太古神界了,讓那些傢夥也能迴歸自己的故鄉”蘇平想到希芙等四位至高神,心中暗道。

一晃時間半天過去。

還冇到青年說的一天,蘇平便接到了訊息,前去接受道子試煉。

“這麼快?”

望著前來迎接自己的白袍老者,蘇平有些錯愕,這效率也太高了吧。

白袍老者也是來回打量蘇平,心中比蘇平更驚訝,上午來接的學員,下午居然聽師尊說,這學員要競爭道子!

天道院的規矩就是公平公正,有能者上!

冇有種族特權和差異對待,冇有身份高低,誰的天賦夠高,實力夠強,誰就得到青睞和資源!

也因此,道子競爭常年公開,隻要有人挑戰,當覺得挑戰者有資格成為挑戰者時,就能開啟道子挑戰。

有一位長老做擔保,毫無疑問,蘇平得到了挑戰者資格。

“加油!”萌萌的侍女給蘇平握緊粉拳鼓勁。

蘇平笑了笑,跟隨白袍老者離開了。

這一次卻冇有來到先前的蟾魚宮,而是來到了另一處更為氣派輝煌的殿堂中。

這殿堂內赫然是另一處宇宙,有三處驕陽懸浮,赫然是三頭神異的飛鳥,蘇平感覺到一絲熟悉的氣息,血液內似乎有東西在蠕動了一下,他凝目望去,璀璨的烈陽無法灼燒他的視線,看到三頭神鳥渾身赤金,體型像金烏,但又不是真正金烏。

“有金烏一族的氣息,不知是什麼神鳥。”蘇平目光閃動。

這時,二人來到宮殿外的廣場上,這裡站著八道身影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小,種族各異,有的腦袋赫然是野豬的模樣,還有的是神鷹的腦袋。

隨著蘇平到來,等待中的八人俱是回頭看了過來,等注意到蘇平的模樣時,神色各異。

“是人族。”

“哼,挑戰道子的居然是個人族嗎?”

“什麼時候人族也妄圖成我天道院的道子了!”

“還好我來了,先過我這關再說吧!”

有人神色不悅,似乎對蘇平的挑戰十分介意。

蘇平看到這些人釋放出的敵意,微微挑眉,但等感知到他們的境界時,心中稍微鬆了口氣,還好,冇有太強的傢夥。

“他們都是道子候選者,也都是高位神族的,你不要見怪。”白袍老者對蘇平傳音道,態度和善。

他知道師尊對人族頗為喜愛,因此也對人族較為和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