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空間顯然還屬於古屍的體內,在體內引動天劫蘇平有些好奇,想看看會不會發生。

很快,混沌小獸在濃鬱的混沌力量風暴中,身體逐漸異變,表皮變得如橡膠般光滑,極富彈性的感覺,在它腦袋上還生長出許多的黑色小孔,在飛速吸收混沌能量,如一個個微型黑洞。

與此同時,在其頭頂旳虛空中忽然出現一道裂縫。

這裂縫外麵,雲霧聚集,滾滾雷鳴聲傳來,竟是一片天劫。

蘇平有些驚奇,冇想到在這裡居然真能渡劫。

在這裂縫外似乎就是古屍體外,但這裂縫卻不像是天劫劈開的,而是某種域場導致的自然出現。

“可惜,不能在培育世界渡劫,否則能將天劫最大化,得到更多好處。”蘇平凝望著上麵的天劫,心中略感一絲遺憾,但並冇有阻止混沌小獸,畢竟感召來了擋都擋不住,刻意壓製的話,下次未必會有這樣的狀態,除非能篤定找到更好的封神之路。

沉悶而奇異的雷鳴響起,讓人有種心跳停滯的感覺,一種強大的壓迫氣息從裂縫外蔓延進來。

卡婭芙蕾忍不住睜眼,雖然裂縫的範圍很小,但她的神識能從裂縫延展出去,頓時便看到一片延綿不絕的烏雲,覆蓋極廣,將整個古屍的上空都覆蓋了,還遠未達到邊界,似乎將混亂星域的內城區也都遮住了。

“紅劫!”

這時,卡婭芙蕾看到天劫中隱隱顯露出紅色雷光,

不禁變色。。

這是在古典中記載的恐怖雷劫,

傳聞隻有極少數的妖孽存在能夠引來這樣的天劫,

每一個吸引來紅劫的妖孽,都是冠絕同境的強者,霸占一個時代。

除紅劫外,

尋常封神者基本都是紫劫。

極少數的妖孽,能吸引來金色神劫已經極為不易了。

除此之外,

傳聞中還有黑色滅世之劫!

傳聞當黑劫降臨時,

山河崩塌,

將有無數災難湧現,也預示著一個能掀翻整個時代的恐怖妖孽現世。

“是因為它是混沌生物的關係麼,

我也隻能吸引來金色神劫”卡婭芙蕾微微咬牙,心中竟有一絲嫉妒,區區一頭戰寵渡劫竟然比她還強,

這豈不是說她的天賦還不如蘇平的戰寵?

“等傳承結束,

斬了此子,

這戰寵也歸我了,

就算封神結束,也隻是封神境,

再強的封神也無法挑戰至尊”

卡婭芙蕾收斂心思,剋製住內心的躁動,很快便平靜下來,

全速吸收消化。

另一邊,蘇平看到混沌小獸吸引來的紅劫,

也有些意外,但想到混沌小獸的血統和天賦,

也有些釋然了。

雖然他冇刻意栽培混沌小獸,但畢竟是頂尖混沌生物,

天生血統就達到天花板級彆,再加上他傳授的七重小世界,混沌小獸的戰力遠超紫青牯蟒跟二狗它們這些跟隨最早的悍將。

由此也不得不說,血統和出身的確非常重要。

有些人出生的起點,就是你畢生奮鬥都無法達到的終點。

隨著雷劫降臨,耀眼的紅光出現在天地間,將裂縫外的世界照得一片血亮,

整個古屍身上都朦上一片血色。

混沌小獸停止了吸收,仰頭望著天劫,從裡麵似乎感受到某種意誌,想讓它屈服,

同時也是對它的考驗。

它發出咆哮,血統中逐漸傳承出的高傲,讓它感到憤怒,頭顱高高抬起,一爪將第一道天劫擊潰。

很快,第二道第三道天劫應聲而至。

蘇平冇讓二狗它們參合去增強天劫,這裡是外麵,一旦死掉就冇法再生,天劫的覆蓋之下,時空規則也支離破碎,無法逆轉,即便是至尊,甚至是神皇境的強者到來,都無法拯救毀滅在天劫之下的生命。

哪怕僅僅是瀚海境的渡劫,一旦失敗都將飛回湮滅!

由此也可見,在培育世界隕落在天劫下無數次再生,

係統的能力是多麼的強悍!

隨著天劫不停轟鳴,

狂暴的雷光讓蘇平也感到一絲心驚肉跳的感覺,這紅劫的威力是小青渡劫的數十倍強度,如果是尋常封神者的話,

第一道天劫估計就已經將其斬滅了。

“應該能撐住吧”蘇平望著混沌小獸,

看到對方依舊冇動用小世界的力量,才稍微放心下來。

他默默觀望,準備真有危險隨時出手相助。

與此同時,在古屍外麵的虛空中,宋淵等人的身影呆立在虛空中,不敢行動。

在他們旁邊便是宇宙裂縫,一種超越規則和道紋的力量,在不停地吸食他們身上的力量,壓製他們的道紋和規則,使得他們無法瞬移,隻能靠飛行趕路。

但趕路到一半,突如其來的劫雲讓他們有些發懵。

尤其是劫雲中散發出的紅光,更是讓他們立馬停下了腳步。

此刻他們也所處在劫雲的覆蓋範圍之下,在雷區當中,如果冒然釋放出身體能量,也許會被天劫誤認為是渡劫者的助力,從而對他們降下天劫,而且是加大力度的那種

“紅劫”

眾人望著頭頂上的劫雲,有些震驚,這時候引發雷劫的是誰?

從劫雲中的氣息來看,明顯是封神雷劫!

此刻,有人在這裡封神!

“是小師弟?”

宋淵跟姬雪晴等人麵麵相覷,臉色卻有些複雜,既是驚喜,又是另一種難以言明的念頭。

在這爭奪傳承的時刻,蘇平卻封神了。

以蘇平先前可怕的戰力,一旦封神後,他的小世界也會蛻變為封神世界,到時力量提升之大,無人能知,但毫無疑問,絕對會成為極其棘手可怕的存在!

“該死!”

海魅女皇臉色難看,這封神雷劫也讓她想到了蘇平,先前蘇平的表現她已經暗中從其他人那裡知曉了,現在蘇平封神的話,極有可能連她都未必是對手,畢竟這是一個史無前例,能在星主境就匹敵天君的怪物!

在眾人僵持時,劫雲逐漸變得狂暴,混沌小獸的身體沐浴在劫雲中,飛速蛻變,一股超然古老的氣息,從其身上漸漸釋放出來,如含苞待放的花朵,釋放出花蕊中的那一縷神秘力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