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個小時後。

蘇平從伊伯爾的寶庫中出來,馬不停蹄地進入到艾莉薇的寶庫中,隻留下伊伯爾跟希瓦雷洛相顧無言。

冇多久,蘇平便從艾莉薇的寶庫中出來。

望著三位至高神肉眼可見的萎靡神態,喬安娜忍俊不禁,心中忽然有種想笑的感覺。

“多謝三位了。”蘇平客氣地道,對待三人的態度有所轉變。

三人勉強擠出笑容,希瓦雷洛道:“哪裡哪裡,都是應該的,隻要蘇先生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就行。”

“一切都是為了迴歸故鄉,應該的。。”伊伯爾連道。

“為了迴歸”艾莉薇強忍淚水,迴歸是迴歸了,但從先前的榮歸故裡,變成乞討回村。

蘇平薅的太狠了,幾乎將她的秘藥搬空,好在她從伊伯爾跟希瓦雷洛的神色中察覺到一絲不妙,在蘇平踏入寶庫前,轉移了三分之一的秘藥,否則她現在真的是被薅得渣都不剩。

“難怪希芙那賤人先溜了。”艾莉薇心中咬牙切齒。

“好說好說。”蘇平客氣道。

冇多久,希芙的身影回到了至高神殿中。

剛一返回,希芙便從希瓦雷洛和艾莉薇等人眼神中,察覺到一絲殺氣和怨念,她心中咯噔一下,頓時有些猜測。

她暗暗吐舌,感覺自己離開真是一個明智的選擇,也冇詢問什麼,她跳過寒暄,直接道:“蘇先生,你要的渡劫者我已經幫你找到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蘇平的感知力已經延伸而出,感知到神殿外站著二十多位身影,有神族有亞神後裔,其中修為最弱的隻是九階戰寵師的程度,不過達到極限了,應該是要渡劫成為瀚海境,而修為最高的,也隻是星空境。

“冇星主境的”蘇平有些可惜,他還想乘著星主境的雷劫,體驗下星主封神時的感覺。

等蘇平的身影走出神殿,希芙頓時感覺周圍升起三團強大的怨念,她臉頰上滑下一滴冷汗,神色平靜,冇有回頭去看,緊跟著蘇平身後走出了神殿。

希瓦雷洛等人也隨蘇平來到神殿之外,

他們也想看看,

蘇平是如何蹭雷劫的。

這種事聽上去就有點懸乎。

“拜,

拜見至高神大人。”

二十多位渡劫者,看到希芙和希瓦雷洛等人,緊張得有些結巴,

慌忙下跪。

至高神的雕像在各大神城都能看到,無人不識。

“起來吧,

你們準備一下,

一個個渡劫。”希瓦雷洛吩咐道。

一股柔和力量將他們托起,

四大至高神也適當收斂身上的氣息,雖如太陽般璀璨不可直視,

但也冇到讓他們感到膽寒顫栗的程度。

蘇平活動了一下筋骨,將小骷髏和二狗它們呼喚了出來,反正也是蹭,

自然少不了它們的一份。

召喚出的二狗跟小骷髏它們,

或坐或立,

有的嘴裡滿滿囔囔的塞著秘藥,

還在咀嚼,有的懷裡抱著怪異的碩大果實,

在一口口啃吃,此刻被召喚出來,都一臉疑惑和無辜地看向蘇平。

艾莉薇看到它們手裡和嘴裡的東西,

先前勉強剋製住的傷口頓時止不住崩血。

希瓦雷洛和伊伯爾也注意到了,不禁對艾莉薇投去同情的目光,

但隨著小骷髏從自己的小世界裡掏出一些形狀怪異的花草和兵甲時,希瓦雷洛和伊伯爾的牙齒也忽然有些發酸了。

很快,

有人準備好,渡劫開始。

喬安娜將事情交代了一遍,

也讓這些渡劫者明白了他們被召喚來的原因,目光都落在蘇平身上,有些茫然和驚奇。

除了喬安娜這位叱詫多年的女戰神外,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,有人能平等地站在這些至高神身邊,而且看上去修為隻比他們高不了多少。

不過,他們冇敢詢問什麼,

很快便接引雷劫。

第一位渡劫的是天命境,渡劫晉升星空境。

當雷雲盤旋時,蘇平也冇客氣,招呼小骷髏它們入場。

隨著眾多戰寵和蘇平一同入場,

雷劫頓時感受到侵犯般,原先三十裡不到的雷劫範圍,頃刻間像是投入數個核彈在裡麵,翻湧的墨黑劫雲激盪得擴散開來,延綿至遠方,整個蒼穹都暗了下來。

渡劫的神族嚇得臉色都白了,忽然感覺他們成了小白鼠,這劫還怎麼渡?

其他渡劫者也都身體發軟,有些險些跌坐下來,有的想要逃走,但看到希芙等至高神的身影時,那點希望頓時破滅,連逃跑的勇氣都冇,隻剩下絕望。

“我我我我”

那準備渡劫的天命境神族,此刻身體如篩,兩腿不停打擺子,就差冇尿出來,他都快哭了,要是他自己吸引來這樣的天劫,單憑這種規模,足以揚名整個天下,他將成為絕世天驕。

但現在是靠蘇平導致天劫暴增,威力是增加了,可他自身的能力冇增加啊!

從那滾滾醞釀的雷劫中,他已經感受到毀滅的味道,僅憑他自身的話,估計第一道雷劫就足以讓他灰飛煙滅!

“這是至尊神的陰謀!”他心中如此哀嚎。

高空中,蘇平跟二狗、小骷髏他們淩空而立,抬頭仰望著頭頂滾滾不休的雷劫,天地間狂暴的風肆掠,將他們身上輕薄處吹得迎風飄動。

這熟悉的感覺,讓蘇平忽然有些懷念。

似乎很久冇有並肩跟小骷髏他們,一同經曆戰火了。

最近修煉時,都是他自己單獨修煉,雖然他感悟到的規則,通過契約能夠傳遞給小骷髏它們,但有些體質方麵的改變,卻無法同步。

“來吧。”

蘇平神色平靜,等待著天劫降臨。

很快,醞釀好的雷劫翻湧,暴跌而下,化作一道雷霆瀑布,將數千米全都淹冇。

如此駭然的聲勢,讓旁邊準備渡劫的眾人,臉色發白,這哪是天神境雷劫,分明是神將境!

轟隆隆!

白熾的雷光席捲,毀滅力量瀰漫,像滔天雷海,將整個世界化作廢墟。

然而雷海很快分岔,中間出現一道道身影,正是蘇平跟小骷髏他們,屹立在雷海的衝擊中,像立在瀑布邊的頑石,讓雷海分流,輕鬆抵擋住這雷海的衝擊。

蘇平微微皺眉,感受著身邊的雷光,有些意外,這太弱了,感覺還冇他晉升到星主境時的雷劫強。

蘇平看了看左右的小骷髏跟二狗它們,照理說它們這麼多一起蹭雷劫,在雷劫的感應中,應該會降臨下數十倍於天命境的雷劫纔是。

“莫非,是按照蹭雷劫的修為上限來設置?數量隻是起到小幅增幅作用?”蘇平回想起種種,包括在奈何魂海引動的雷劫,那一次雷劫覆蓋的範圍內,大量魂獸侵入,被雷劫誤認為是相助他渡劫的助力。

也使得雷劫的威能最終推動到極其恐怖的層次,甚至媲美至尊一擊!

“雷劫被乾擾的增幅,似乎是有上限,我當初渡劫星主境,大量至尊境,甚至神皇境的魂獸摻雜其中,但吸引來的雷劫威能,最終也隻勉強達到至尊一擊的層次,所以現在這位天命境渡劫者所吸引的雷劫,無論怎麼乾擾,最終的上限也隻是星主境,甚至勉強達到封神境。”

蘇平隱隱明白過來。

哪怕是至高神踏入進來,也不會再將雷劫進一步激發了。

本身吸引雷劫的基數太低,如果是星空境的話,也許有望吸引來封神境雷劫。

“難怪那些大家族的強者,能夠出身庇護,讓自己子孫後代輕鬆渡劫,隻要出手庇護的人足夠強悍,甚至可以一念驅散雷劫!”

“不是不能相助渡劫,而是不能同境相助。”

“螻蟻不可抱團,隻能尋求強者庇護”

蘇平抬頭望去,靜靜等待雷劫洗禮,這種普通偏上的星主境雷劫,對他而來跟沐浴冇什麼兩樣,在封神之軀麵前,他冇有感受到絲毫的痛覺。

反觀旁邊的二狗和瀚空雷龍獸,紫青牯蟒它們,在雷海中倒是歡快,受到雷劫的刺激,在飛速吸收雷霆之力。

尤其是小白,它是瀚空雷龍獸一族,血脈裡天生執掌虛空和雷霆規則,此刻在雷劫的刺激下,體內的雷之血脈似乎在不斷髮生異變,渾身隱隱出現一種奇異的深色雷霆之意,蘊含著彆樣的毀滅氣息。

蘇平望著小白在蛻變,心情頗好,隨後看到無動於衷的小骷髏跟煉獄燭龍獸,不禁無奈,這種程度的雷劫對它們而言,還是太弱了。

蘇平也冇嫌棄,盤腿坐在雷海中,感悟裡麵蘊含的那一絲劫意。

除了劫意外,蘇平還感受到雷劫上空,在雷雲的中心深處,似乎有一股飄渺虛無的氣息,那種氣息極其古老,也極其深邃可怕,稍微感知便讓人渾身發寒。

“難不成真有所謂的‘天’,在操控雷劫?”

“如果真有‘天’,那‘天’屬於什麼境界?”

蘇平忽然想到金烏一族的長老,提到的天尊。

‘天’都奉為尊者,這是什麼境界?

蘇平將思緒收斂回來,繼續沉浸在雷劫的感悟中。

但冇多久,雷劫便徐徐消散了,似乎被耗儘。

僅有少許逸散的雷霆之力,被下方渡劫者吸收,使其突破瓶頸,修為得到極大提升。

這渡劫者有些驚喜,冇想到自己還能活下來。

“這是給你的獎賞。”希芙的身影飄動,隨手賞賜下一道寶物,對星空境而言絕對是至寶,但對她來說,就跟隨手丟一顆瓜子冇啥區彆。

“多謝希芙神,多謝希芙神!”

渡劫者連連道謝,激動無比。

其他渡劫者看到,麵麵相覷,冇想到這人能活下來,他們都看清了,那吸引來的雷劫大多都被上方那奇異的神族青年和他的戰寵所吸收,在下方根本冇什麼危險。

“看來,並非是至尊在做什麼實驗。”

“如果至高神要殺我等的話,一個念頭我們就化成灰了,甚至能直接控製我們的思想,讓我們化身為奴,看來是我們錯怪諸神大人了。”

這些渡劫者有些唏噓,心中自責,在他們心目中,至高神的信仰還是極高的,如非遭遇生死危機,幾乎不會去猜忌,這是一種褻瀆。

很快,希芙欽點第二位渡劫者上前,繼續吸引雷劫。

剛烏雲消散的天空,再度烏雲彌補。

蘇平也再度沉浸在雷海的修煉當中。

隨著一位位渡劫者的出手,吸引來的雷劫有強有弱,差異不大,其中幾位星主境的神族所吸引來的雷劫,在蘇平的刺激下,達到封神境級彆,但對蘇平而言,強度依舊太弱了。

他的肉身堪稱封神頂尖,在天劫的反覆打磨下錘鍊得越發完美,而且對雷霆的抗擊力大幅度提升,封神境的雷劫對他而言,隻是輕微的酥麻和小小的刺痛,這點疼痛對蘇平的意誌力來說,基本能忽略。

沐浴在雷海中的小骷髏它們,或多或少都吸收了不少好處,變化較大的是小白跟混沌小獸。

小白的龍軀發生異變,原先的白色鱗片上,出現一道道扭曲的裂痕,像是細密的電光刻痕,蘊含著某種天地規則。

其血統似乎也發生變化,原先星空境的血脈上限質壁被打破,其身軀在雷海中快速成長,變得越發挺拔,雄偉,充滿剛勁的力量,渾身冇有一絲贅肉的地方,每一寸龍軀似乎都蘊含著爆炸般的力量。

蘇平能感覺到,小白快要突破到星主境了。

蘇平冇有歡喜,境界和血脈他都不看重,突破境界順其自然就好,如果他真要追求境界的話,能讓小白和小骷髏它們,在極短的時間內全都晉升到封神境,但這樣一來,根基不穩,資質評價反倒會跌落。

如今它們的資質評價,依舊保持在上等,這還是蘇平冇有將自己六重小世界規則傳授給它們的情況下。

一旦繼承蘇平所感悟的六重小世界規則,它們也將能開辟出自己的六重世界,資質評價將會暴增!

“在封神前,得找機會傳授給它們,不過現在還是先將劫道完善”

在渡劫中,蘇平先前有一絲捕捉的劫道,漸漸踏入到門檻中,有入道的趨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