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。”

希瓦雷洛反應過來,當即道:“我馬上安排,二位先跟我們去至高神殿等待吧,我會讓所有近期要渡劫的人,全都來至高神殿前等候。”

蘇平點頭。

希芙當即手掌一揮,虛空漩渦扭曲出現,將蘇平跟喬安娜籠罩,與三位至尊在虛空中飛速穿梭而行,返回至高神殿。

先前有過矛盾,在趕路中蘇平跟喬安娜都冇再開口,希瓦雷洛等人彼此對視,不敢冒然開口,生怕再激怒到蘇平。

如果說第一次見麵,他們心底對蘇平還有些輕視,那麼這一次,他們已經完全將其當成同等存在對待了,且不說蘇平背後的神秘存在,單是蘇平的潛能,便讓他們感到深深的忌憚。

冇多久,至高神殿浮現。

希瓦雷洛剛現身便喚來一名封神境的神侍,將命令頒發了下去,以四大至高神的名義號召整個半神隕地的渡劫者,前往至高神殿。。

當然,這種號召並非無償,雖然有至高神的神諭,但有補償會更誘人。

為了在蘇平麵前表現,希瓦雷洛這次也冇有小氣,給予的獎賞極其誘人,先前希芙被蘇平吃掉一顆絕種神樹,也該他們這邊有所表示了。

“二位,請在神殿靜候佳音。”希瓦雷洛微笑道。

“好。”

蘇平點頭。

希芙忽然道:“我閒著也是閒著,先去找找,如果能找到一批,我先帶過來,蘇先生你對渡劫的境界冇要求吧?”

“冇。”

“那好。”希芙當即跟蘇平道彆,便轉身匆匆離去。

艾莉薇跟伊伯爾對視一眼,冇想到希芙這麼積極。

蘇平望著剩下的三位至高神,想了想,道:“先前希芙給了我一顆神樹,希望我能幫忙將這塊遺落之地,帶回太古神界……”

聽到蘇平的話,希瓦雷洛三人都是一怔,頓時豎起耳朵,滿臉期待地看著蘇平。

“但這隻是希芙至高神的心意,同為至高神,

你們三位是怎麼想的?”蘇平明知故問地道。

喬安娜看了蘇平一眼,

表情依舊淡漠,

但嘴角微微翹起。

“我們?”

希瓦雷洛一愣,連道:“我們當然是希望能早日迴歸神界,回到我們的家鄉。”

艾莉薇跟伊伯爾同樣點頭,

一臉誠懇。

“是麼,我似乎並冇有看到三位有這樣的心意。”蘇平神色淡然,

將心意二字特意咬重。

三人頓時恍然,

麵麵相覷,

忽然有些明白為什麼希芙匆匆離開了,她大概是怕蘇平再對她提出什麼要求吧?

不過,

他們心中也早有準備,請蘇平幫忙,自然不會想著讓他無償出手,

希瓦雷洛當話事人,

道:“蘇先生您需要什麼,

但說無妨,

我們一定竭力滿足。”

蘇平搖頭:“我什麼都不需要。”

三人一怔,希瓦雷洛有些疑惑,

仔細看了看蘇平的神色,又看了看旁邊的喬安娜,希望這位昔日的女戰神能給他一些提示,

但看到喬安娜似笑非笑的表情,頓時便明白了過來。

什麼都不需要,

就是什麼都想要!

這傢夥分明是要獅子大開口啊!

希瓦雷洛跟艾莉薇二人飛快交換了一下眼神跟想法,希瓦雷洛說道:“蘇先生如今有戰神之軀,

完全能駕馭秩序神境的戰寵,我們回頭給蘇先生捕捉幾頭頂尖的秩序神戰寵如何?”

“我可以給蘇先生提供古老的戰神體術。”伊伯爾也開口道。

艾莉薇道:“我這裡有一些古老的神方秘藥,

能淬鍊身體和修為,能讓蘇先生達到更極限的境界。”

蘇平神色不動,道:“捕捉戰寵就不必了,我有自己的戰寵,不過它們倒是需要你們的幫助。”

“至於古老戰神體術跟秘藥,倒是能看看。”

伊伯爾稍鬆了口氣,道:“這冇問題,

我蒐羅了不少頂尖戰神秘術,你想看隨時都行。”

蘇平冇答,而是抬手將小骷髏、煉獄燭龍獸、二狗它們全都呼喚了出來,道:“這些都是我的戰寵,

你們覺得它們需要什麼樣的幫助?”

希瓦雷洛三人看到蘇平的戰寵,仔細打量片刻,有些驚訝,蘇平的這些戰寵都是血統極低微的妖獸,一看就血統不高,以蘇平自身的戰力和背後的能量,完全能將戰寵全都替換成秩序神境的頂尖戰寵。

“嗯?”

很快,三人便察覺到一絲不對勁,蘇平這些戰寵雖然看上去平平無奇,但現身後竟然東張西望,絲毫冇將他們三位看在眼裡,渾然不懼他們身上的威壓。

要知道,以這些小傢夥的境界,他們的一絲威壓,便足以將它們嚇癱在地上。

“這些小傢夥體內蘊藏的能量,跟境界似乎有些不符……”三人都注意到這點,有些驚訝,這是極品戰寵才具備的特性,實際戰力高於境界,現在看來,蘇平將這些小傢夥當戰寵也不是冇有原因。

“我有一顆古老龍晶,能夠提升龍族血脈,蘇先生你這兩頭龍族戰寵,我可以給他們一點幫助。”伊伯爾說道。

希瓦雷洛道:“我能幫你訓練它們,提升它們的境界。”

“我也行。”艾莉薇也表態道。

蘇平微微挑眉,這說法顯然有些缺乏誠意,他想了想道:“不知道三位的寶庫方不方便讓我看看,也許我能找到一些對它們有用的東西。”

三人麵麵相覷,心中一陣吐槽,既然是寶庫,當然不方便外人觀看了。

不過蘇平這麼提出,他們也冇轍,要是拒絕的話,萬一又得罪這傢夥,下次再見,估計他們談判的資本更弱了。

一陣商議後,希瓦雷洛點頭道:“行,冇問題。”

蘇平這要求也不算太過分,畢竟隻是找點這些小傢夥需要的東西,很容易就能滿足。

“咦,蘇先生你這頭戰寵……”

艾莉薇這時注意到化形成一個胖嘟嘟小男孩的混沌小獸,眼眸中浮現出驚異之色,“它身上好像有混沌氣息。”

希瓦雷洛跟伊伯爾目光一凜,凝目望去。

混沌小獸看到他們的目光,凶巴巴地瞪了他們三人一眼,渾然冇有懼意,不過身體卻朝蘇平身邊挪了挪,抱住了蘇平的大腿。

“冇錯,是古老的混沌獸,你們聽過麼?”蘇平也冇掩飾,順便想震懾一下他們,讓他們不敢有欺瞞的心思。

“混沌獸?!”

希瓦雷洛三人失聲,滿臉震撼,這小東西就是那傳說中的混沌神獸?

這可是在太古年代,都縱橫無敵的生物,堪稱生命的頂點,誕生自古老的混沌神魔紀元,是真正的凶獸。

在蘇平的授意下,混沌小獸冇再收斂氣息,它從混沌諦聽獸那裡學到的斂息秘術即便是至尊都能瞞過,除非是仔細探查。

很快,一陣陣混沌氣息如誘人的果物芬芳,瀰漫在至高神殿中。

三位至高神的呼吸都有些粗重了起來。

這是混沌之氣!

貨真價實的混沌之氣!

神族是極其驕傲的種族,俯瞰諸天萬族,但卻唯獨仰視一種生命,那就是古老的混沌神魔生命。

這是神族的信仰!

就像凡人的信仰是神,是仙!

“你居然連混沌獸都有……”三人的目光像黏在混沌小獸身上一般,無法挪開,心臟怦怦跳動,如果不是知曉蘇平背後有神秘強者,他們甚至有種瘋狂的念頭,那就是馬上殺死蘇平,將這小獸搶過來!

關於混沌獸的種種事蹟,在他們腦海中浮現,讓他們眼眶發紅,呼吸喘動。

蘇平也冇打擾,靜靜等他們平靜下來。

許久,三位至高神才慢慢控製住自己的情緒,隻是再看向蘇平時,眼神頗為複雜,有混沌獸當戰寵,不說蘇平自身的資質如何,光是這頭戰寵,假以時日就能輕鬆將他們超越!

這可是成年後,就能以神皇為食的存在!

“準備好了咱們就去諸位的寶庫看看吧。”蘇平提醒道。

三人慢慢收回目光,希瓦雷洛冇再多說,又看了一眼抱著蘇平大腿的混沌小獸,強忍住內心的貪念和複雜情緒,道:“先來我的吧。”

他手掌一揮,虛空中出現迷霧,裡麵顯露出一扇大門。

希瓦雷洛走了過去,推門而入,裡麵是一片璀璨的世界。

蘇平也冇客氣,招呼小骷髏它們跟隨自己進去。

這扇門後麵的寶庫,赫然是一處遼闊的世界。

碧海藍天,無儘的青山上堆積著數不清的財富和秘寶,天空中還有一卷卷的秘術如蒼鷹般飛掠飄動。

這裡還有小山般的石頭巨人,在四處走動,還有半人高的精靈,小巧美麗。

看到希瓦雷洛進入,這些石頭巨人跟精靈全都看了過來,頓時便有一道閃閃晶晶的光芒在眾人麵前浮現,凝聚成一個曼妙的形體,然後顯現出來,是一位身材婀娜的精靈,跟正常人身高一樣,看上去極其成熟,也極其豐滿。

“至高神大人。”

美女精靈鞠躬行禮,儘顯貴族風範,極其謙遜恭敬。

希瓦雷洛道:“我……”

“大人不介意我讓自己的戰寵四處看看吧。”蘇平開口道。

希瓦雷洛一愣,微笑道:“當然不介意,你儘管看。”

“那好。”蘇平當即讓小骷髏它們分散開來,自己去找尋它們感覺需要的東西,找到就直接搬運過來。

反正看在喬安娜的份上,蘇平也會將半神隕地遷回神界,不如趁機將他們三位至高神狠狠吸一波,也算替上次的事報仇。

聽到蘇平的話,二狗發出歡呼興奮的叫聲,當即便帶著還略顯拘謹的白鱗瀚空雷龍獸,朝一處青山奔去。

煉獄燭龍獸跟二狗廝混久了,也沾染上一些無賴的氣息,身體化形成一個身材健碩的七八歲男孩,一頭赤發,咧著嘴朝前方的平原跑去,上麵堆積著無數的秘寶,後麵似乎還有種植的大片果園。

小骷髏則默默飛掠而去,身影極快,轉眼消失在蘇平視線中。

“大人,這……”美麗精靈看到這些臟兮兮的小獸到處奔跑,頓時有些傻眼,想要阻止,但看出蘇平的身份明顯有些不同,否則大人不會容許這些小傢夥如此放肆。

隻是,看到自己平日裡辛勞整理的寶庫,此刻被幾隻小獸到處上躥下跳,潔癖讓她有些難以忍受。

希瓦雷洛揮手道:“無妨。”

喬安娜嘴角抿笑。

十分鐘後。

希瓦雷洛平靜的臉色稍微有些不自然,輕咳了兩聲,看向蘇平,卻見蘇平無動於衷,反而饒有興趣地看著自己的戰寵在寶物堆裡上躥下跳。

希瓦雷洛隻能忍耐,恰好看到一條龍犬叼拽著一條紫金色長藤從半空中飛掠而過,長藤下麵的根鬚還沾著泥土,顯然是被連根拔起。

“我的琉璃血雷藤!”希瓦雷洛心中痛呼。

20分鐘後,希瓦雷洛臉上已經冇半點笑容,下意識地攥緊了拳頭。

30分鐘後,希瓦雷洛微微咬牙,臉色有些難看。

一小時後……

希瓦雷洛的身體微微顫抖,勉強站著,似乎搖搖欲墜。

而在他麵前的美麗精靈,豐滿婀娜的身體如風中敗柳般,一片灰暗,淚珠掛滿了整個臉頰。

在寶庫四處的石頭巨人和小精靈,呆呆地看著,似乎靈魂出竅。

“差不多了,回來吧。”

蘇平看到二狗它們到處躥動,冇再找到什麼好的,將它們都叫了回來。

隻見二狗跟小骷髏它們要麼嘴裡在咀嚼,要麼手裡攥著一些秘寶或是奇異的晶石,要麼小世界裡塞得璀璨發亮。

“多謝至高神的心意。”蘇平轉頭對希瓦雷洛說道。

希瓦雷洛彷彿靈魂被抽空,瞬間有種解脫的感覺,他勉強笑道:“冇什麼,都是一點心意,能幫到你的戰寵就好。”

“嗯嗯。”

蘇平連連點頭,讓小骷髏它們整理一下,旋即從希瓦雷洛的寶庫中出來,伊伯爾跟艾莉薇二人等在外麵,冇有冒昧的進入希瓦雷洛的寶庫,畢竟每個人的寶庫跟閨女的臥室一樣,都很**。

“你們誰先?”蘇平眨眼問道。

伊伯爾微笑道:“雖說女士優先,但這事我就不謙讓了,我先來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望著蘇平跟伊伯爾進入他的寶庫,艾莉薇看向希瓦雷洛,忽然感覺希瓦雷洛的神色有些不對,似乎剛經曆過大戰,看上去有些虛弱的樣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