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鉑萊恩的呼喝下,兩道身影頓時從人群中飛掠而出,朝蘇平兩側包圍過來,配合鉑萊恩,要將蘇平鎮殺此地,不給他逃命的機會。

其他人則看向帥千侯,全場目光彙聚,帥千侯卻隻是臉色稍顯陰沉幾分。

“殺!”

隨著一聲號令,鉑萊恩率先出手,刹那間,他身影奔騰暴動,一步踏碎重重虛空,抵達蘇平麵前,金戟斬落,時間和毀滅同時影響。

蘇平再度出劍,熾烈的炎道席捲,像是劍氣分裂開來,朝身側周圍的虛空延伸,形成火海,在抵擋鉑萊恩的同時,也阻隔身邊兩側的襲擊。

嘭地一聲,蘇平手裡的劍刃微微震顫,好在他體內的仙力極其雄渾,雖然混沌規則被削弱,但依靠雄渾的力量,接下了這一擊!

星圖特性!

蘇平再度爆發,具有無上攻殺特性的三神星圖附著劍身,**星圖帶來的無窮變化,讓他的身體變得無比靈活,手臂延伸,劍術刁鑽詭異,斬向鉑萊恩的胸膛。

鉑萊恩臉色微變,冇想到在兩大至高法則的壓製下,蘇平還有如此強力的反擊。

轟地一聲,他爆發戰體,璀璨的金色神體顯露,同樣是十大神係戰體之一,而這,也意味著他具有第三道圓滿境法則!

“神陽戰體!”

璀璨的金色神紋覆蓋他的身體、臉部、手臂等處,刹那間,狂暴的神力氣息湧現,他體內的能量都短暫的轉化為純正的神力!

在這一刻,他猶如化身古老的戰神,霸道狂烈。

金戟飛速橫掃,如槍林彈雨般的戟芒砸落,將蘇平的身體完全封鎖。

一道道淩厲的毀滅戟芒,足以將尋常星主輕鬆秒殺,但蘇平手裡的劍光同樣快速斬落,劍光與戟芒接連抵消,掀動的撞擊如沉悶的大鼓在泥土中擊打,將周圍震得不停裂開。

蘇平體內的仙力浩瀚無窮,似乎用之不竭,雖然隻是星空境,但他體內的能量儲備卻絲毫不遜色眼前的鉑萊恩,這一點也讓鉑萊恩感到震撼,越發覺得,今日必要將蘇平斬殺於此,否則這樣的妖孽留在世上,必定大患!

“神陽大道!”

接連的猛攻不下,鉑萊恩終於動用自己的戰體大道,一輪金色神陽湧現,像是從海麵升起,變得無比璀璨,神聖超脫的氣息,讓在場不少人動容。

蘇平眼眸眯起,冇有硬接,而是迅速轉移戰場,遁入到虛空中。

“想跑!”

旁邊來協助的米特和波恩看到蘇平行動,連忙便要封鎖他的去路。

他們雖然也掌握圓滿大道,還不止一條,但並非是至高法則圓滿,因此不敢跟蘇平硬碰硬,隻能牽製和乾擾。

“寒冰!”

波恩祭出自己的大道,周遭的一切迅速延緩、冰封,一切都禁製,寒冰道的極致,便是靜止,達到絕對零度。

在這種情況下,即便是思維都會封鎖,一切原子都停止活動,如果他想做的話,能將一個普通人冰封萬年,使其重生複活。

但周遭的風、塵埃全都凝固,蘇平的身影卻唯獨冇受到影響,炎道的霸道,與其相剋,裡麵還混入了虛道,將寒冰虛弱,打破了絕對零度的臨界值,隨後迅速瓦解。

另一邊,米特也祭出自己的特殊大道,信念!

這是偏向於精神係的大道,不屬於風火雷電等宇宙物理基礎大道,而是一種類似於空間這類的,存在於宇宙當中,卻又極難感知到的大道。

他能將自己想象中的一切,都實現出來。

包括構造一些極強的生命體。

從理論上來說,隻要他的身體能撐得住,他甚至能構造出封神境的軀體。

甚至,他能通過信念,讓自己成為封神者,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形成,隻是這種封神,相較於正常封神來說,有些缺陷,而且需要他時刻維持,無法持久。

在這中央大陸,禁製封神出現,因此他也不敢強行催動,呼喚出封神的軀體來戰鬥。

否則哪怕是想象出一根封神境的手指,都能對不少絕世天才造成威脅。

刹那間,一個無比堅固的信念盒子,將蘇平籠罩,隔絕一切,禁止他逃亡。

“虛化!”

蘇平身體快速變動,將虛道融入混沌大道中,可惜他的虛道離圓滿還差一點點,否則的話,單靠虛道,就能將眼前一切虛化,化為虛無!

轟!

混沌之力猛然撞擊,刹那間,混沌力量的至高特性,讓一切歸於混沌,這禁錮的囚籠瞬間破碎,米特也受到重創,不過,他還是成功牽製住了蘇平一秒。

下一刻,那璀璨的神陽隨著金戟轟然砸下。

蘇平不得不返身招架。

嘭!

他的身體倒飛出去,渾身肌膚碎裂,鮮血濺射,恐怖的灼燒力,將其體內的骨骼都覆蓋上金色的神陽烈焰。

僅僅一擊,他血肉分離,化作燃燒的骷髏架。

但下一刻,一道天空主宰般的唳鳴長嘯而出,璀璨的金色神翼釋放,那燃燒骨架上快速滋生出血肉,而周遭濺射到泥土中的鮮血,也受到某種吸附力量的拉扯,快速迴歸,融入到蘇平身體中,頃刻間,蘇平便恢複原樣。

隻是,此刻的他,渾身烈焰翻騰,雙目璀璨赤金,充滿君臨天下的殺氣。

古老的金烏神體被激發出來,將剛剛那恐怖的神陽大道一擊給擋下!

他的身軀堪稱是星主境極限,除非是超越星主境的攻擊,否則他都能承下!

原本他的金烏戰體還冇有如此強悍,畢竟就算是金烏一族,也不敢說在同境當中,冇有任何力量能威脅到它們,隻是,在太古神界的混沌諦聽獸幫助下,蘇平的金烏戰體吸收了濃鬱的古老混沌力量,發生了某種特殊的蛻變。

這使得他的戰體變得更一步增強。

在蘇平戰體顯露的刹那,整個戰場上,正在圍攻帥千侯的眾人,都感受到一陣驚悸,他們體內合體的戰寵,似乎感受到極強的威脅,傳出恐懼的念頭,而他們自己,也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。

“這就是他的戰體?”

鉑萊恩目光一凝,從未見過這樣的戰體,而且這種壓迫的氣息,讓他都感受到壓力,可他是頂尖神係戰體,難不成在這宇宙中,誕生出了超越十大戰體的身軀?

蘇平驀然展翅,揮灑出一片金焰,周遭的虛空頓時灼燒洞穿,幾人也從表世界離開,進入到深層空間當中。

金焰焚燒,深空層層灼穿,一直到第六深空,才停留下來。

蘇平羽翼揮動,虛空行走配合逐日身法,一步踏出,幾乎在瞬息間,就抵達鉑萊恩麵前,狠狠一劍斬出。

鉑萊恩臉色冷冽,雖然蘇平的戰體讓他吃驚,但並不能改變結局,他金戟上凝聚出一道小世界虛影,暴砸而下。

轟地一聲,小世界的虛影潰散,但恐怖的衝擊力,也讓蘇平倒飛出去。

“速戰速決!”

鉑萊恩沉喝道。

他看出蘇平這個星空境小傢夥,有臨死反撲的能力,不願自己因此受傷。

米特和波恩臉色一肅,二人背後都顯露出小世界的虛影,裡麵有圓滿大道支撐,小世界極其牢固,如一顆星球般,隨著他們的攻殺,朝蘇平一同轟殺而來。

蘇平眼眸眯起,是該速戰速決了。

眼前的鉑萊恩,算是他目前為止,遇到的第二強星主境!

而最強的,便是那位霖族神子,墨烽!

轟地一聲,他背後的小世界也顯露出來,但不是虛影,而是直接動用小世界真身!

看到蘇平背後凝聚的無比清晰的小世界,三人臉色都是一變,冇想到蘇平這麼瘋狂,上來就拚命!

僅是虛影的話,破碎了還能再凝聚,但動用小世界真身,一旦破碎,便是重創,極難痊癒,蘇平這是打算拚死反撲了嗎?

感受到蘇平小世界的壓迫,鉑萊恩臉色陰沉,也冇有留情,他眼底露出淩厲的殺氣,除了兩道至高法則和神陽大道外,他還掌握了三條基礎基礎大道,此刻全都爆發。

與此同時,他背後的小世界真身顯露,六條圓滿大道,像六條金龍般,拉拽著小世界,朝蘇平奔騰而去。

“我馳騁星空時,你的祖先都是一隻猿猴!”

鉑萊恩大吼一聲,揮戟斬下。

“我認識一個用戟的人,她的戟比你強千倍萬倍!”蘇平眼眸冰冷,渾身的金烏之力,化作巨掌,推動小世界,狠狠擲砸而下!

轟地一聲,璀璨的流光爆發,猶如核彈般在第六深空爆發。

“啊啊啊!!”

鉑萊恩發出狂嘯,渾身戰體發裂,動用全身力量,一杆巨大的金戟從他的小世界中延伸而出,怒斬而下。

但蘇平的小世界中,卻飛出一頭金烏虛影,一口銜住了金戟,緊接著,兩道小世界毫無保留的相撞,刹那間,鉑萊恩如遭重創,渾身鮮血狂濺,身體像被火車頭撞上,如散架般倒飛出去,大口地噴吐出鮮血。

他的小世界金光璀璨,如神界縮影,但此刻卻寸寸裂開,遍佈裂痕。

而蘇平的小世界同樣如此。

隻是,蘇平本身卻屹立在原地,紋絲未動。

“時光逆轉!!”

鉑萊恩抹去嘴裡的鮮血,發出大笑,刹那間,他破碎的小世界,包括他自身,都在頃刻間快速癒合,裂痕消失,他身上的傷口和血跡也急速消失,一切都回到碰撞之前,包括他體內流逝的力量,也在這一刻補全。

“再來啊!!”

鉑萊恩發出狂嘯,略顯猙獰地看著蘇平。

蘇平一臉從容,道:“行啊!”

下一刻,他頭頂的小世界快速癒合,表麵的裂痕也儘數消失。

看到這一幕,鉑萊恩怔住了。

但緊接著,他便看到永生難忘的一幕。

在蘇平小世界的後麵,竟緩緩地再度升起一道小世界。

那是難以想象的奇景!

瑰麗,偉大,恐怖!

那是……兩重小世界!!

不光鉑萊恩看呆了,旁邊準備協力的米特和波恩,也都停了下來,有些呆滯,不敢想象眼前看到的景象。

兩重小世界相互疊加,一個荒涼,一個虛無朦朧,恐怖的氣息顯露,在這一刻,他們有種直麵深淵的驚怖感。

“再來啊。”

蘇平說道。

下一刻,兩重小世界迎麵撞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