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圓滿境!”

鉑萊恩看到蘇平這一劍,瞳孔微微收縮,居然是圓滿境的混沌法則!

而且,這一劍太凶,他極少見到如此狂暴犀利的劍法,僅僅是凝聚的殺氣,就足以撼動人心,連高傲的龍獸都會避讓顫抖!

然而,他並不會退!

轟地一聲,鉑來恩眼中射出強烈的寒光,渾身戰體爆發,一股同樣超然絕世的氣勢沖天而起,將周圍的人都逼退。

他像一顆爆發的太陽,爆發無儘光芒。

他的戰鬥風格恰好也是以硬碰硬,以強克強!

一杆金戟出現,掌握在他的手中,戟芒爆發,周圍的時間猶如停止,但唯有蘇平與他的劍,能破開一切,冇有受到絲毫影響。

“毀滅!!”

鉑萊恩發出怒吼,同樣極儘輝煌的一姬斬落而下。

嘭地一聲,整個虛空破碎,劍戟相交的地方,恐怖的能量和規則,形成一處坍塌的黑洞,將周圍的一切都吞噬,掀動出的勁力,將附近森林中的巨樹全都連根推翻,地麵轟然巨震,難以承受,不停往下塌陷裂開。

周圍觀戰的眾人驚駭,望著這驚世一戰。

至強的法則對戰至強法則,堪稱恐怖!

隻是,讓所有人都冇想到的是,區區星空境的蘇平,居然能跟五萬年前就叱詫星空的“鉑皇”有如此凶悍的交手!

這真的是一個纔剛踏入星空境的小傢夥嗎?

蘇平眼中露出精光,有種興奮的感覺,這是他從培育世界修煉以來,極少動真格交手,此刻他的劍竟然被擋住,就像斬在一處大山上,竟無法撼動!

這可是能將天都斬開的劍術!

蘇平體內仙力燃燒,劍光持續爆發,相比起擊敗對方,他此刻內心的想法更多的是,不想墮了此劍的名聲和威能!

但在他的全力爆發下,卻隻是將對方漸漸壓迫,無法做到摧枯拉朽的斬滅!

此刻,更為震驚的卻是鉑萊恩,他這一戟同樣是古老奇術,名為鎮山戟,一戟可鎮山填海,是古老紀元裡極強的秘術,曾經都是人見殺人,無人能擋,如今卻被蘇平這一劍給擋住了!

而且,他感覺蘇平的力量,似乎比他還強。

體內就像蘊含著一頭恐怖的怪物!

這是什麼星空境?

“湮滅!”

鉑萊恩再度出手,這次他不再隱藏,兩道至高法則驟然相融,刹那間,一種奇異的特性出現,帶著令人心悸的氣息。

蘇平臉色微變,他感受到了,自己掌控的混沌規則,在被快速蠶食!

對方時間道和毀滅道,都是圓滿境,並且早已掌握,極其熟練,能夠將其特性相融!

要知道,圓滿境的大道想要特性相融,難度是入道級的千倍萬倍,因為圓滿境大道渾然如一,無法拆解!

“這人在規則上的掌控,比我更強!”

蘇平心頭凜然。

不愧是早已成名的星主,宇宙中的絕世奇才太多了,他目前僅僅是混沌法則圓滿,單靠法則對拚,很難逃到好處。

炎道!

蘇平手裡的神劍上頓時爆發出烈焰,熊熊燃燒,似乎要淹冇一切!

但下一刻,炎道便被時間道隔絕,封鎖在“下一瞬”的時間節點中,看似在燃燒,實則永遠無法傷害到這一刻的鉑萊恩。

同樣是圓滿境,這就是至高法則的碾壓性!

炎道再強,卻無法超越時間維度。

旁邊,眾人全都屏息凝目,誰都冇想到,蘇平居然掌握兩種圓滿大道,跟鉑萊恩打到這種程度。

帥千侯也在凝目關注,想看看蘇平還有冇有隱藏。

但下一刻,蘇平直接祭出了石盾。

至寶現身!

蘇平冇動用第二小世界的力量,相比起石盾這個已經明牌的底牌,第二世界屬於他的暗牌。

此刻的石盾,已經退去石色,像是從沉寂中解封,釋放出璀璨的黑金色光芒,表麵也出現奇異的紋路,一股濃鬱的超然神力氣息顯露。

僅僅是這股氣息,便讓在場眾人無不變色。

這是……封神境的氣息!

但是,似乎又冇那麼明顯。

這是屬於閹割的封神秘寶,不會觸及到中央大陸禁製封神的規則禁令。

看到至寶果然在蘇平手裡,鉑萊恩眼中閃過一抹亮色,下一刻,他也不再留手,掌心翻出一杆金幡。

金幡揚起,猶如一尊封神境屹立在場中。

“封!”

鉑萊恩祭出金幡,直接催動威能。

金幡迎風暴漲,猛然朝蘇平手裡的金盾捲去。

蘇平在來到中央大陸時,就感知到至寶解封了,也知曉了至寶種種威能,這件至寶的確是防禦至寶,攻殺能力也有,但效果一般。

主要是防禦。

此刻他剛催動至寶金盾,那金幡便化作一道遮天大布似的,包捲過來,纏繞在了金盾上麵。

“哈哈……”

鉑萊恩看到此景,忍不住大笑起來。

“這些至寶都是至尊們請聯邦聖者鍛造,為了保證這次的爭奪公平性,每個至寶都隻賦予一樣封神境能力,看你的這模樣,應該是防禦吧?”

鉑萊恩心情極好,得到這件防禦至寶的話,配合他的金幡,他掌握兩大至寶,接下來將無敵!

如果再得到一件攻殺至寶的話,那就徹底真無敵了!

他的金幡剛好就剋製防禦類至寶,特性較為簡單,就是短暫束縛住一件至寶!

如果是極強的攻殺至寶,也許未必能束縛住,反倒金幡會受創。

但恰恰是防禦至寶的話,根本無法掙脫金幡的束縛,這算是瞌睡來了有人送枕頭!

鉑萊恩在這一刻都感覺自己是天命之子,氣運來了。

“恩?”

看到此景,蘇平跟帥千侯都是變色了。

不用說,他們也猜到了這金幡至寶的能力。

他們的至寶這是第一次出戰,還冇顯露出屬於至寶的威能,結果就受到致命打擊,被壓製的死死的,毫無卵用。

帥千侯臉色變了變,眼眸閃爍,就這麼撤退?

他不甘心,他看向那鉑萊恩,拳頭漸漸攥緊,也許,他隻能動用自己真正的力量,來解決這一場戰鬥了。

靠蘇平,指望不上。

這位小輩師兄,終究還是太年輕了!

“拿一件防禦至寶,也敢到處來跑,你們是黃金星區的吧,就你們倆出來,其他人呢?”鉑萊恩心情大好,看蘇平如看送財童子。

蘇平的目光從頭頂上捲住神盾的金幡上收回,眼眸微微閃動,他本打算動用至寶來防禦,然後自己不停攻殺,將對方耗死,現在看來,似乎還是得靠自己。

“你這至寶,也冇那麼厲害。”

看到鉑萊恩嘲弄的目光,蘇平冷聲道:“雖然束縛住我的至寶,但也是一換一,現在你也冇至寶可用!”

“你真當自己是什麼東西,殺你還需至寶?!”

鉑萊恩眼中露出輕蔑之色,雖然蘇平的天賦讓他震撼,但再有天賦又如何,現在要死了,人一死,就毫無價值,是蠢貨!

真正的天才,是不會將自己置於危險之地的,宇宙中那些驚豔星空,最終卻急速隕落的天才,誰還記得?

都是埋葬在曆史中的蠢蛋罷了!

“米特,波恩,你們來配合我將他斬殺,其餘所有人,將那個臭小鬼給我殺了!”鉑萊恩不再多說,招呼眾人齊上。

他說的臭小鬼是帥千侯。

他修煉的年月比帥千侯更久,稱對方為小鬼完全夠資格。-